香港兩大記者組織首次就警暴問題去信聯合國

2020-06-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指,香港警方針對記者的違法違規問題持續超過一年,情況不單沒有改善,反而變本加厲。(記協網頁截圖 / 拍攝時間不詳)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指,香港警方針對記者的違法違規問題持續超過一年,情況不單沒有改善,反而變本加厲。(記協網頁截圖 / 拍攝時間不詳)

過去一年的「反送中」運動,香港記者幾乎變成了「戰地記者」,早前一份問卷調查顯示,超過八成有採訪示威的記者,都表示曾遭遇過不同形式的警方暴力,但一直投訴無門。香港兩大記者組織首次向聯合國發信,呼籲派員到港考察警方對記者的暴力行為和採訪打壓。而除了肢體暴力,逼在眉睫極的「港版國安法」也極可能威脅到香港的新聞、言論及出版自由。(呂熙 報道)

過去一年,胡椒噴劑、催淚彈,幾乎成為了香港前線記者的採訪日常;頭盔、防毒面罩,也取代了紙筆,成為香港記者的採訪必需品,不少人形容,香港記者已經變成了「戰地記者」。

而香港記者在示威現場面對的危險和暴力,主要來自於香港警察,甚至有記者被拘捕扣押。在經歷了本地投訴及司法程序都不得要領後,香港兩大記者組織決定「求援國際」。

香港記者協會及香港攝影記者協會向聯合國相關組織發信,投訴警員對記者的暴力行為。在投訴報告中,兩大記者組織表示,從去年6月反對逃犯條例運動爆發以來,香港警方多次妨礙傳媒報道衝突場面、襲擊記者、扣押甚至逮捕記者,嚴重踐踏新聞自由。

他們引述記者協會早前的一份問卷調查顯示,超過八成有採訪示威的記者,都表示曾遭遇不同形式的警方暴力,並被阻撓其採訪。而今年以來,這些阻撓變得更有系統、更有針對性、更大規模,包括以核實身份為由,大規模進行截停搜查、甚至扣留在場記者,或將他們趕離現場。

而包括記協在內的新聞機構和個人,向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提出了143宗投訴。但是監警會的報告並沒有批評警員違法違規的行為。報告表示,過去一年,記者面對警暴的威脅,再次印證了聯合國多年來對香港缺乏獨立警察投訴機制的批評和關注。

兩大記者組織向聯合國人權機構和特別報告員作出多項呼籲,包括設立專責小組就香港情況提出建議、赴港進行官方考察、要求港府交代投訴個案及警務人員受處分數字、建議港府作獨立調查,以及對香港的表達自由現況表示關注。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建興周五(26日)接受本台訪問,他表示香港警方針對記者的違法違規問題持續超過一年,情況不單沒有改善,反而變本加厲。記協已不斷就記者遭受的暴力對待發表聲明,也曾與港府官員、警方代表甚至警務處處長會面,試圖反映意見,更曾嘗試透過司法程序追究警方責任,但都沒有成效。因此決定去信聯合國,相信是香港業界首次以此方式向聯合國求助。

楊建興說:香港透過中央政府,也參與聯合國的一些會議,也要匯報香港的人權情況,包括新聞自由的情況,所以我們覺得國際社會、聯合國,也可能是一個有效的渠道,給香港政府一些壓力,給香港警察一些壓力。香港是一個國際社會,《中英聯合聲明》也是一個國際條約,國際社會其實也希望香港保持自由,包括新聞自由。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就對本台表示,香港除了有香港本地記者,也有大量外國媒體記者,當香港面臨「大陸化」過程,制度急劇轉變,在香港的國際持份者也會關注。

呂秉權說:我覺得他們(記者組織)的投訴,雖然不會有太樂觀積極的效果,因為在整個制度裡,北京也是力撐(香港)警方各種專政的手段,但是這種可行的意見表達,我覺得還是可以一試的。

而除了肢體暴力,逼在眉睫的「港版國安法」也可能威脅到香港的新聞、言論及出版自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將在6月28日到30日開會,極有可能表決 「港版國安法」 ,並立即在香港刊憲生效,中央派駐香港的國安公署或將同步 「掛牌」 成立。然而草案的全文內容,至今仍未發布,就連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都對草案細節 「一問三不知」。

香港記者協會表示,北京目前公布的「港版國安法」草案說明,未有具體條文保證媒體編採自由不受影響,不但未能釋除新聞工作者的疑慮,不少條文和規定,更直接衝擊司法獨立,令新聞自由、記者人身安全更缺乏保障。記協要求人大常委懸崖勒馬,撤銷立法,如必須進行,應該首先展開公開和廣泛的諮詢。

香港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亦發表聲明,表示雖然當局一再強調「港區國安法」只針對極少數危害國家安全人士,但公眾至今仍未看到條文具體內容。協會強烈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在作決定前,公開草案具體條文,讓各界有機會表達更全面的意見。協會促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廣納意見,確保香港賴以成功的新聞、言論、出版及資訊自由流通,不會被削弱,以釋除公眾及新聞業界的疑慮及擔憂。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