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两大记者组织首次就警暴问题去信联合国

2020-06-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指,香港警方针对记者的违法违规问题持续超过一年,情况不单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记协网页截图 / 拍摄时间不详)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指,香港警方针对记者的违法违规问题持续超过一年,情况不单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记协网页截图 / 拍摄时间不详)

过去一年的「反送中」运动,香港记者几乎变成了「战地记者」,早前一份问卷调查显示,超过八成有采访示威的记者,都表示曾遭遇过不同形式的警方暴力,但一直投诉无门。香港两大记者组织首次向联合国发信,呼吁派员到港考察警方对记者的暴力行为和采访打压。而除了肢体暴力,逼在眉睫极的「港版国安法」也极可能威胁到香港的新闻、言论及出版自由。(吕熙 报道)

过去一年,胡椒喷剂、催泪弹,几乎成为了香港前线记者的采访日常;头盔、防毒面罩,也取代了纸笔,成为香港记者的采访必需品,不少人形容,香港记者已经变成了「战地记者」。

而香港记者在示威现场面对的危险和暴力,主要来自于香港警察,甚至有记者被拘捕扣押。在经历了本地投诉及司法程序都不得要领后,香港两大记者组织决定「求援国际」。

香港记者协会及香港摄影记者协会向联合国相关组织发信,投诉警员对记者的暴力行为。在投诉报告中,两大记者组织表示,从去年6月反对逃犯条例运动爆发以来,香港警方多次妨碍传媒报道冲突场面、袭击记者、扣押甚至逮捕记者,严重践踏新闻自由。

他们引述记者协会早前的一份问卷调查显示,超过八成有采访示威的记者,都表示曾遭遇不同形式的警方暴力,并被阻挠其采访。而今年以来,这些阻挠变得更有系统、更有针对性、更大规模,包括以核实身份为由,大规模进行截停搜查、甚至扣留在场记者,或将他们赶离现场。

而包括记协在内的新闻机构和个人,向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提出了143宗投诉。但是监警会的报告并没有批评警员违法违规的行为。报告表示,过去一年,记者面对警暴的威胁,再次印证了联合国多年来对香港缺乏独立警察投诉机制的批评和关注。

两大记者组织向联合国人权机构和特别报告员作出多项呼吁,包括设立专责小组就香港情况提出建议、赴港进行官方考察、要求港府交代投诉个案及警务人员受处分数字、建议港府作独立调查,以及对香港的表达自由现况表示关注。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建兴周五(26日)接受本台访问,他表示香港警方针对记者的违法违规问题持续超过一年,情况不单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记协已不断就记者遭受的暴力对待发表声明,也曾与港府官员、警方代表甚至警务处处长会面,试图反映意见,更曾尝试透过司法程序追究警方责任,但都没有成效。因此决定去信联合国,相信是香港业界首次以此方式向联合国求助。

杨建兴说:香港透过中央政府,也参与联合国的一些会议,也要汇报香港的人权情况,包括新闻自由的情况,所以我们觉得国际社会、联合国,也可能是一个有效的渠道,给香港政府一些压力,给香港警察一些压力。香港是一个国际社会,《中英联合声明》也是一个国际条约,国际社会其实也希望香港保持自由,包括新闻自由。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就对本台表示,香港除了有香港本地记者,也有大量外国媒体记者,当香港面临「大陆化」过程,制度急剧转变,在香港的国际持份者也会关注。

吕秉权说:我觉得他们(记者组织)的投诉,虽然不会有太乐观积极的效果,因为在整个制度里,北京也是力撑(香港)警方各种专政的手段,但是这种可行的意见表达,我觉得还是可以一试的。

而除了肢体暴力,逼在眉睫的「港版国安法」也可能威胁到香港的新闻、言论及出版自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6月28日到30日开会,极有可能表决 「港版国安法」 ,并立即在香港刊宪生效,中央派驻香港的国安公署或将同步 「挂牌」 成立。然而草案的全文内容,至今仍未发布,就连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和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都对草案细节 「一问三不知」。

香港记者协会表示,北京目前公布的「港版国安法」草案说明,未有具体条文保证媒体编采自由不受影响,不但未能释除新闻工作者的疑虑,不少条文和规定,更直接冲击司法独立,令新闻自由、记者人身安全更缺乏保障。记协要求人大常委悬崖勒马,撤销立法,如必须进行,应该首先展开公开和广泛的谘询。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亦发表声明,表示虽然当局一再强调「港区国安法」只针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人士,但公众至今仍未看到条文具体内容。协会强烈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在作决定前,公开草案具体条文,让各界有机会表达更全面的意见。协会促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广纳意见,确保香港赖以成功的新闻、言论、出版及资讯自由流通,不会被削弱,以释除公众及新闻业界的疑虑及担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