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突征用新公屋作隔离营 本台专访顿失居所准上楼户

2020-0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2月21日,香港火炭公屋骏洋邨被征用作强制隔离检疫中心,准住户「上楼梦」顿时落空。(张展豪摄)
2020年2月21日,香港火炭公屋骏洋邨被征用作强制隔离检疫中心,准住户「上楼梦」顿时落空。(张展豪摄)

港府突征用新公屋作隔离营 本台专访顿失居所准上楼户

新冠肺炎为香港一班准公屋住户带来一场恶梦,这班准住户原定最快2月尾入伙,然而新公屋临时被征作隔离检疫中心,准住户「上楼」梦顿时落空。有准住户向本台控诉政府从未通知,自己一直蒙在鼓里。另外亦有准住户面临无家可归危机。(文海欣 报道)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下,本港确诊数字不断上升,至周五(21日)累计确诊数字已增至68宗。政府强调要采取围堵政策,即「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对隔离检疫中心需求亦大幅上升。虽然政府早前征用了4个隔离检疫中心,但其150个床位已将近饱和,政府开始向新落成屋邨入手,例如火炭骏洋邨,而周四(20日)已有首批隔离人士入住,即已经回港的首批「钻石公主号」港人乘客。

火炭骏洋邨为新落成公屋,共5座大厦,提供4846个公屋单位,原定首批入伙住户约4000户。

有准住户透露,2019年年尾接到房屋署通知获派骏洋邨,最快2月尾可以拿锁匙入伙,然而骏洋邨被用作检疫中心后,准住户上楼梦碎。

其中一名准住户曾太对本台指,与丈夫前后轮候公屋已有约15年,当时知道自己获派骏洋邨后,立即放下心头大石,因为无需再担心流离失所、捱贵租、又可与丈夫同住。然而2月9日那天她从新闻看到有警察用水马包围整条邨的出入口,才得悉骏洋邨被政府征用作临时隔离检疫中心,但作为准住户的她,过程中从未收过房屋署任何通知,至今如是,所有消息都是透过新闻、区议员、街坊口中得知。曾太受访时哭诉政府出尔反尔,并指一班街坊尝试用很多方法反抗、示威,表达诉求,结果却被警察驱赶,她形容警察是帮极权政府打压市民。曾太续指,她们只是希望拿回锁匙,反问为何香港市民连安居也得不到。

曾太说:其实房屋署一个通知也没有,突然政府说要拿来作隔离,完全是「天堂跌落地狱」。

2020年2月21日,香港火炭公屋骏洋邨被征用作强制隔离检疫中心,出入口有大批警员驻守。(张展豪摄)
2020年2月21日,香港火炭公屋骏洋邨被征用作强制隔离检疫中心,出入口有大批警员驻守。(张展豪摄)

我们大家很失望、很伤心,哭了很多次。其实情绪对我们街坊来说很困扰,为甚么特区政府出尔反尔?1月28日在晖明邨事件中,(政府)说明不再考虑使用公屋,但现在只过了10天左右,就马上说要用骏洋邨,可以说是强抢。因为在没有知会、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全部市民被蒙在鼓里。

另一名准住户林太、一家三口轮候公屋已有7年,她对本台指现时住在套房单位,适逢租约期满,且起初获悉最快2月尾能入伙骏洋邨,因而已经退租。怎料骏洋邨突然被征用作隔离检疫中心,她顿感旁徨,即将无处可住。她批评政府毫无咨询。

林太说:我们纯粹在新闻、媒体上才知道。直至有一天,他(房屋署)发短讯给我们,告知我们的单位将被征用,但都是未有收到任何信件。都没有和市民对话、交代所有细节。我们只有自己一头雾水地问,究竟要征用多久?

2020年2月21日,有香港公屋骏洋邨的准住户收到房屋署信件,称受影响的准居民可申请入住中转房屋,惟能否成功编配须视乎供求情况。(骏洋邨准住户提供)
2020年2月21日,有香港公屋骏洋邨的准住户收到房屋署信件,称受影响的准居民可申请入住中转房屋,惟能否成功编配须视乎供求情况。(骏洋邨准住户提供)

至周五房屋署回覆本台称,政府最终会使用骏洋邨多少个单位作为检疫设施及使用多久,需视乎疫情的发展。对于房屋署如何为准住户作出安置安排,房屋署回覆,在骏洋邨的预配通知书中说明入伙日期未能确定,亦特别提醒申请者在等候入伙期间,切勿过早进行迁往编配地区的安排,例如转职或转校等。房屋署续指,准住户如有需要,可申请入住新界屯门宝田中转房屋,但能否成功编配须视乎供求情况。对于有多少中转屋单位提供,房屋署则未有回应。

就此,曾太表示至今仍未收到有关通知或信件。而林太则表示至周五有收到房屋署有关信件,要求他们选择取消或保留骏洋邨已预配的单位,若取消则要在扩展市区等候下一次编配。林太表示无奈之下,暂时都打算会搬到中转屋,因为现时居所已退租、亦难以再负担昂贵租金、及不知道要等待多久。但她批评政府并无给予任何选择、亦无咨询空间,她称其女儿于九龙区上学,若搬到屯门中转屋将非常不便,要跨区上学。

除了过渡安置问题,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周三(19日)表示,明白骏洋邨的准住户很失望,另外向受影响住户发放6千元补贴是一份心意。曾太强调,她并不是要赔偿,只希望政府把锁匙交回给他们。而林太就批评,6千元连交租也不够,她要的是时间表及一个交代。

另一方面,当骏洋邨一旦完成隔离检疫的相关工作,交还给准住户的后期工作亦是关注问题之一。曾太称,在街坊眼中,骏洋邨已经变成一个「细菌营」,有专家亦指粪渠都可能是传播病毒途径之一,然而现今善后工作未明,安全风险成疑。曾太更引述街坊经历称,有装潢师傅不愿到骏洋邨装潢。

曾太说:他是否会更换所有渠、喉、厕所坐厕,换过很多东西给我们呢?没有的。房屋署并没有告诉过我们一个大方向,他们事后会如何处理。因为他连通知我们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加不会知道善后工作是如何,甚么也不知道。

而房屋署回覆本台称,政府会尽快清空及进行彻底消毒,房屋署亦会尽快完成相关维修工作,以便将骏洋邨尽快恢复为公共屋邨,让相关居民入伙。再未有更多详情。

当区区议员、公民党麦梓健向本台透露,得知目前有约500个骏洋邨单位被征用作检疫单位,一旦不幸有人确诊,准住户均会非常忧虑卫生防疫问题。另外他亦估计一旦湖北滞留港人返港后,亦会入住骏洋邨隔离检疫、而这班人群更为高危,征用时间可谓是无了期,他要求政府尽快交代确实时间表并告知检疫中心的运作过程、卫生防疫安排等。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