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向國安交資料 支聯會5常委不准保釋 當局擬將其剔出登記冊

2021-09-10
Share
拒向國安交資料 支聯會5常委不准保釋 當局擬將其剔出登記冊 就《刑事訴訟條例》第9P 條,有關保釋申請的報道限制,羅德泉法官指考慮到司法利益,希望盡可能提高透明度,決定撤銷報道限制。
粵語組製圖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以及常委鄧岳君、梁錦威、陳多偉及徐漢光,被控違反《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5「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案件周五(10日)提訊,5人均否認控罪,案件訂於10月21日作審前覆核,5人被拒保釋。而《國安法》指定法官、署理總裁判官羅德泉,最終撤銷此案保釋申請的報道限制。另外,支聯會指收到保安局長鄧炳強信件,指當局擬引用《公司條例》,將支聯會剔出公司登記冊。

這宗案件在周五(10日)同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審理,亦是由審理支聯會「煽顛案」的《國安法》指定法官、署理總裁判官羅德泉主理。鄒幸彤出庭時一邊揮手一邊笑說「又是我!」其餘被告亦揮手回應旁聽人士。控方律政司再由署理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代表。大律師張耀良代表鄧、梁、陳、徐 4名被告,鄒幸彤則繼續自行代表。

控方原申請將案件押後至9月28日,指警方周四(9日)才搜查及檢獲證物,需要調查是否有人管理或協助管理支聯會,若有需要會加入此案。

鄒幸彤對此反對。張律師說原則上不反對,但此項控罪最高刑罰是判監6個月,若押後並不理想。而且警方國安處往往均是「先拘捕後調查」,質疑警方能否在兩星期內將50 隻 USB 記憶體及電腦等證物檢視完畢,希望其作出承諾下次再訊時已準備好。不過羅官說「無人可未卜先知」,認為無須承諾。

羅官最終認為,控方提出可能會再有涉案人士,這原因「太過遙遠並有太多假設」,即使找到亦要先發出通知提交資料,繼而該人再違反通知才會被起訴,因此否決控方的押後申請。

眾被告不認罪 鄧岳君:我不是「外國代理人」

其後控方提及,徐漢光已就支聯會是否「外國代理人」一事,向高等法院提司法覆核,問到需否等到有裁決再繼續審理。辯方及鄒幸彤均認為無需要,鄒亦質疑需要他們提交資料的基礎是他們為「外國代理人」,這是用錯法律,而是次案件沒有一句話指他們為「外國代理人」。

其後控、辯雙方及鄒表示已準備好答辯。眾被告表示不認罪,其中鄧岳君說「我不是外國代理人,我不認罪」。

控方未準備好文件 辯方:拉人速度快過調查速度

鄒幸彤指出,她需要控罪相關文件,但控方「未準備好又拉人上庭,非常不理想。」

控方隨後表示需要一個月準備文件,涉及一、兩個文件夾,估計有 10 至 15 位證人。羅官問到是否已完成落口供程序,控方支吾以對「需要一些時間。」隨即有旁聽人士諷刺「咁又拉人?」

張大律師說,「看到控方壓力,似乎拉人速度快過調查速度」,因此樂觀估計兩個月後可再上庭。不過鄒幸彤則表示希望盡快,建議6星期,因為控方反對其保釋。

控辯雙方終同意押後至下月21日審前覆核,羅官說屆時控方須向辯方提供案件資料,令辯方可更清楚案情。

控方:至今仍未提交資料、持續犯案

就5名被告保釋方面,控方拒絕保釋申請,說沒有充足理由相信,他們不再做危害國家安全的事,而且他們至今仍未提交國安處要求的資料,不斷持續犯案。

辯方反駁他們沒有潛逃風險,且再危害國家安全可說微乎其微,而且他認為即使罪成,初犯者很少被判最高刑期,若不准保釋,有可能「坐監坐凸了」(指還押時間超過判刑),因此希望考慮讓他們保釋。

5名被告保釋遭拒 還押候審

惟羅官指不能信納他們不再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並說被告至今未有提供資料,必然令調查受影響、甚至有人逃脫,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之一,因此駁回眾被告的保釋申請。鄒、鄧、陳及徐保留 8 天覆核權利,下周三( 15 日)再作覆核申請。

官同意撤銷9P條的報道限制

就《刑事訴訟條例》第9P 條,有關保釋申請的報道限制,羅官指考慮到司法利益,希望盡可能提高透明度,而有關法例屬新法例等因素,決定撤銷9P條的報道限制。

退庭後,旁聽人士高呼「頂住」、更有人說「平反六四」。眾被告面帶微笑揮手道別,徐漢光則示意加油的手勢。

本案被告依次為鄒幸彤、鄧岳君(53 歲)、梁錦威(36 歲)、陳多偉(57 歲)及徐漢光(72 歲),控罪指他們於2021年9月8日,作為支聯會在港幹事或在港或管理協助管理該組織的人士,並根據《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5送達通知,而沒有遵從根據該通知的規定。

當局擬引用《公司條例》 將支聯會剔出公司登記冊

另外,支聯會發新聞稿確認,指7名常委收到保安局長鄧炳強信件,指鄧炳強擬建議特首林鄭月娥會同行政會議,行使《公司條例》第360C條下的權力,命令公司註冊處處長將「支聯會」剔出公司登記冊。

支聯會引述鄧炳強在信中指,在考慮了警務處處長蕭澤頤的建議和資料後,認為假若支聯會屬《社團條例》適用社團,則根據條例第8條禁止其運作是維護國安、公安及公眾秩序所需。局方要求7名常委,在9月24日下午5時前,向鄧炳強提出書面解釋。支聯會表示,須就此徵求法律意見,稍後再回應。

蔡耀昌:港府須向支聯會及公眾作出全面交代

支聯會前常委兼秘書蔡耀昌在庭外見記者表示,局方信中提到,支聯會涉嫌危害國家安全,估計因此將支聯會剔出公司登記冊。蔡燿昌就強調,自己不能代表支聯會正式回應,但就他個人見解而言,當局一旦通過剔出支聯會的決定,等同解散支聯會,認為港府須向支聯會及公眾作出全面交代。

蔡耀昌說:這個法律含義都很清晰,就是等於政府解散支聯會。我相信這個情況當然是非常不尋常,政府有需要就此方面,認真想清楚當中的法律、人權(的問題),而且對有關香港人的權利、自由所造成的影響,亦須向社會作出交代。

鄒幸彤:讓法院成為主辯論場 看人心和歷史站哪一邊

被還押的鄒幸彤就透過律師傳達口訊,表示數日之間,支聯會全部常委被還押,公司註冊將可能被剔除,資金被凍結,會址被查封,這是對一個組織的趕盡殺絕。又指一切被打壓的觸發點,竟是莫須有的「外國代理人」指控。她強調堅守了32年的信念,不可能輕易退讓,希望讓法院成為主辯論場,看人心和歷史最終站在哪一邊。

鄒幸彤又指,幾經爭取,法庭終於免除了「不提供資料罪」一案提堂的保釋報道限制,希望同樣的標準可以也貫徹到控方陳詞、「煽動顛覆」以及其他《國安法》案件中,以及貫徹到司法的整個過程。

同日上午,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鄒幸彤及支聯會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案件提堂,惟法官拒絕就該案撤銷9P條的報道限制。周三(8日),「民主派初選案」被告何桂藍的保釋申請中,《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同樣拒絕撤銷有關限制。

記者:文海欣/鄭日堯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