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立會最資深議員涂謹申 泛民總辭標誌「一國兩制」徹底終結


2020-11-13
Share
hk-james 專訪涂謹申:連寸土必爭的泛民都要離開,是「一國兩制」的徹底終結。(粵語組製圖)

專訪立會最資深議員涂謹申 泛民總辭標誌「一國兩制」徹底終結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史無前例總辭,不足三星期,他們就要告別立法會。 本台專訪了其中最資深議員、民主黨的涂謹申,他說連寸土必爭的泛民都要離開,是「一國兩制」的徹底終結。對於29年議會任期中留下的最大遺憾,是香港沒有真普選。(劉少風 報道)

涂謹申在立法會從政29年,他的辦公室外擺放著一個個的儲物箱,堆積如山的文件紀錄了他過往的「戰績」。辭任立法會議員後,他首先要思考的不是個人去向,而是忙於執東西。

涂謹申說:現在要忙的是執東西,因為執東西也很辛苦,因為幾十年,有很多可能是92年的文件,上網有就算,不保留真跡。2003年 7.1 大遊行反《基本法》23條,單是23條已經花了十幾二十個(文件);雷曼兄弟倒閉,香港,單是秘密的資料檔都有二十幾、三十個……現在打算碎掉,單是這個程序也相當花時間。

雖然即將離開議會,但他仍然惦記著他所協助的案主。涂謹申說,辭任議員後,他仍是律師及區議員,希望在議會外盡責任。

涂謹申說:還有一些是仍然想以律師身份,幫受害者家屬, 刑事好、民事也好,給意見也好,催逼他們(當局)繼續調查,海難事件、菲律賓被囚終身、英國買爛尾樓 ,那是以千(受害)人計,另外有很多申訴個案還未結束,仍然要處理,這段時間最重要做好對職員的責任,然後對當事人、案主有甚麼文件要保留,繼續幫人。

涂謹申稱,在立法會的遺憾不大,不過有一件事一直未做到。

涂謹申說:我唯一遺憾可以說,香港沒有真的普選,而香港人是值得有普選,本來亦都是中國地方裡,值得有個地方有普選。但是香港治港政策這二十幾年做錯了,判斷錯了,用一個錯誤的系統聽不了香港人真正意見。

自97回歸以來,港府曾硬推《基本法》23條立法、《逃犯條例》修訂,但都未能成功。去年立法會《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召開會議,由於尚未正式選出主席,所以由「最資深議員」涂謹申充當主席,他在會上以「拉布」形式圖阻「惡法」,他稱從未想過這條法例,會令香港走到如此地步。

涂謹申說:我想一年幾前,沒有人想過「送中條例」可以發展到令香港玩完,亦都沒有想過林鄭月娥做特首,因為她的性格缺陷,與她的自大、無知也好,是可以玩到香港那麼殘。

不過,香港隨之迎來的是《港區國安法》、立法會議員被DQ……北京急於推出各種「惡法」,涂謹申都看在眼內。他形容,香港人一直以來都很溫和,但似乎北京已對香港失去耐性,擔心香港的局勢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涂謹申說:講到底香港人其實一直以來都很溫和,共產黨最近在說白皮書開始就是全面管治,有個概念是全面管治,換句話說,以前較著重「一國兩制」,現在是全面管治,即是意味任何事都收緊空間,直接點是想取消一國兩制,它忍不到,例如97年開始那十年,它是無法忍受那種較模式的自由。

民主派以總辭對抗專政,連溫和的泛民都不再留守議會。涂謹申稱,今次是要給予外界強烈訊息,「一國兩制」徹底完結。

涂謹申說:離開是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告訴國際社會,香港玩完,一國兩制,是真玩完。就算你(北京)以後不讓我參選,我亦都未必會參選,但就算以後你也不讓,因為你不能容忍,到最後社會每一個人都會記在心裡,是否永遠那麼悲、永遠那麼低壓,永遠你最大?我有信仰,我信上帝,我的上帝大過你共產黨,我的上帝大過你習近平,我信上帝它的能力,如果它的心意要某一天發生,它會發生得到。

採訪結束後,涂謹申稱趕著與何君堯辯論,寒暄的說話沒有多說,不過他不忘介紹書櫃上笑得燦爛的「多啦A夢」,涂謹申稱特意將公仔擺在書櫃上,希望大家開會時不會那麼沉悶,可以開心一點。

雖然政見不同,但人民力量副主席蘇浩向本台表示,有關注涂謹申處理的案件,認為涂謹申做事專業,包括在處理南丫海難事件、港人在外地被捕或遇難,都能夠即時處理。蘇浩又指,涂謹申去年在《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主持會議,令他出乎意料,「本身以為他未必夠膽站到那麼前,但竟然在重要時刻擔上崗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