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立会最资深议员涂谨申 泛民总辞标志「一国两制」彻底终结


2020-11-13
Share
hk-james 专访涂谨申:连寸土必争的泛民都要离开,是「一国两制」的彻底终结。(粤语组制图)

专访立会最资深议员涂谨申 泛民总辞标志「一国两制」彻底终结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史无前例总辞,不足三星期,他们就要告别立法会。 本台专访了其中最资深议员、民主党的涂谨申,他说连寸土必争的泛民都要离开,是「一国两制」的彻底终结。对于29年议会任期中留下的最大遗憾,是香港没有真普选。(刘少风 报道)

涂谨申在立法会从政29年,他的办公室外摆放著一个个的储物箱,堆积如山的文件纪录了他过往的「战绩」。辞任立法会议员后,他首先要思考的不是个人去向,而是忙于执东西。

涂谨申说:现在要忙的是执东西,因为执东西也很辛苦,因为几十年,有很多可能是92年的文件,上网有就算,不保留真迹。2003年 7.1 大游行反《基本法》23条,单是23条已经花了十几二十个(文件);雷曼兄弟倒闭,香港,单是秘密的资料档都有二十几、三十个……现在打算碎掉,单是这个程序也相当花时间。

虽然即将离开议会,但他仍然惦记著他所协助的案主。涂谨申说,辞任议员后,他仍是律师及区议员,希望在议会外尽责任。

涂谨申说:还有一些是仍然想以律师身份,帮受害者家属, 刑事好、民事也好,给意见也好,催逼他们(当局)继续调查,海难事件、菲律宾被囚终身、英国买烂尾楼 ,那是以千(受害)人计,另外有很多申诉个案还未结束,仍然要处理,这段时间最重要做好对职员的责任,然后对当事人、案主有甚么文件要保留,继续帮人。

涂谨申称,在立法会的遗憾不大,不过有一件事一直未做到。

涂谨申说:我唯一遗憾可以说,香港没有真的普选,而香港人是值得有普选,本来亦都是中国地方里,值得有个地方有普选。但是香港治港政策这二十几年做错了,判断错了,用一个错误的系统听不了香港人真正意见。

自97回归以来,港府曾硬推《基本法》23条立法、《逃犯条例》修订,但都未能成功。去年立法会《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召开会议,由于尚未正式选出主席,所以由「最资深议员」涂谨申充当主席,他在会上以「拉布」形式图阻「恶法」,他称从未想过这条法例,会令香港走到如此地步。

涂谨申说:我想一年几前,没有人想过「送中条例」可以发展到令香港玩完,亦都没有想过林郑月娥做特首,因为她的性格缺陷,与她的自大、无知也好,是可以玩到香港那么残。

不过,香港随之迎来的是《港区国安法》、立法会议员被DQ……北京急于推出各种「恶法」,涂谨申都看在眼内。他形容,香港人一直以来都很温和,但似乎北京已对香港失去耐性,担心香港的局势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涂谨申说:讲到底香港人其实一直以来都很温和,共产党最近在说白皮书开始就是全面管治,有个概念是全面管治,换句话说,以前较著重「一国两制」,现在是全面管治,即是意味任何事都收紧空间,直接点是想取消一国两制,它忍不到,例如97年开始那十年,它是无法忍受那种较模式的自由。

民主派以总辞对抗专政,连温和的泛民都不再留守议会。涂谨申称,今次是要给予外界强烈讯息,「一国两制」彻底完结。

涂谨申说:离开是一个很重要的讯息,告诉国际社会,香港玩完,一国两制,是真玩完。就算你(北京)以后不让我参选,我亦都未必会参选,但就算以后你也不让,因为你不能容忍,到最后社会每一个人都会记在心里,是否永远那么悲、永远那么低压,永远你最大?我有信仰,我信上帝,我的上帝大过你共产党,我的上帝大过你习近平,我信上帝它的能力,如果它的心意要某一天发生,它会发生得到。

采访结束后,涂谨申称赶著与何君尧辩论,寒暄的说话没有多说,不过他不忘介绍书柜上笑得灿烂的「多啦A梦」,涂谨申称特意将公仔摆在书柜上,希望大家开会时不会那么沉闷,可以开心一点。

虽然政见不同,但人民力量副主席苏浩向本台表示,有关注涂谨申处理的案件,认为涂谨申做事专业,包括在处理南丫海难事件、港人在外地被捕或遇难,都能够即时处理。苏浩又指,涂谨申去年在《逃犯条例》修订法案委员会主持会议,令他出乎意料,「本身以为他未必够胆站到那么前,但竟然在重要时刻担上岗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