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法生效后黄之锋等暂未被捕 国际压力下的结果?

2020-07-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恶法生效后黄之锋等暂未被捕:国际压力下的结果?(粤语组制图)
恶法生效后黄之锋等暂未被捕:国际压力下的结果?(粤语组制图)

盛传会在《国安法》实施后被捕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仍积极参与民主派初选工作,更呼吁港人继续顽强抵抗。至于另一「高危人物」、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就表示,《国安法》实施前后一直被跟踪监视,相信北京随时「收网」。《港区国安法》下香港的白色恐怖阴霾挥之不去。学者指,《国安法》不单在起到「震慑作用」,也是实际的打压工具。而国际制裁恐怕难以收效,因为习近平坚持在香港问题采取底线思维。(文海欣、实习记者程灏 报道)

《港区国安法》实施前有传言指《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高危敏感政治人物」将被捕,甚或带到内地受审。现时,《港区国安法》实施已有十天,传言中的情况暂时未有发生。黄之锋周五(10日)出席电台节目时指出,《港区国安法》实施后的确担心个人的人身安全,又指新法下没有政治人物能够预计受打击的程度,只能严阵以待。现在他仍然选择留在香港参与民主派的初选。

至于曾属同党、致力国际游说工作的前香港众志创党主席罗冠聪已经离开香港,黄之锋就认为,罗冠聪在外国面对的制肘较留在香港少,《国安法》下各人应在抗争上各司其职,他希望港人能继续顽强抵抗。

黄之锋说:现在任何一个继续投入国际倡议工作的香港政治人物,若他人在外地,未来能否返回香港拥有一个基本的人身自由,根本就是未知知数。而这个亦是政权施加的白色恐怖。面对这个《国安法》,我相信未来都会有身处外地的政治人物会有继续国际倡议的工作,亦会继续争取国际关注。在本地的政治人物即使面对更大程度的掣肘、威吓以致白色恐怖。但我们仍然很希望大家可以战胜或者跨越到这个白色恐怖及末日感。

黄之锋呼吁港人踊跃参加周六(11日)及周日(12日)的民主派的初选投票。他说,无人能预计9月份立法会选举能否顺利举行,今次好可能是最后一次无筛选的自由选举。他说,只要有超过十万人投票,政府就难以打击全部人,且令初选结果更有认受性,让国际社会知道香港人未投降、未对政权卑躬屈膝。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呼吁,港人应继续顽强抵抗。(文海欣 摄)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呼吁,港人应继续顽强抵抗。(文海欣 摄)

而另一受关注的政治人物、三十一年来坚持「结束一党专政」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周五接受本台访问时就表示,支联会的工作一向都是公开透明,当局的行动完全出于是政治考虑,对付支联会只是迟早问题,取决于北京何时采取行动。他又表示,《港区国安法》实施前后一直被跟踪监视,但指会坦然面对打压。

李卓人说:不能去估计,因为所有都是政治考虑。他可以严厉地去执法,因为要杀鸡儆猴。但他可能亦在全世界的压力下,或会拖长去打压。所以到底他很快会对付支联会,还是拖长,都是看他的「红线」、其政治需要、或想制造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会否做些行动。我们都无从估计,只能坦言面对。

李卓人表示会坚持继续支联会的工作,并透露将于下周一(13日)晚上举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纪念会。目前李卓人已有7宗案件在身。其中他与黎智英等十三人,被控于今年6月4日(六四事件三十一周年当日)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并将于下周一(13日)提堂。

对于《港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的局势,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讲师李家翘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指,在没有普通法传统约束的情况下,《国安法》变为一种无所不包的法律,很多行为都会被禁止。社会上形成恐慌甚至是自我审查。而设立《国安法》的结果不单如北京所说产生「震慑作用」,亦是实际的打压工具。

李家翘说:所谓的震慑和恐吓的效果是自然存在的。社会中人现阶段未必知道法律执行的标准为何,大家都有所忌讳,然后各方面都会多想一层的时候,其实已经形成了一种恐吓和震慑的效果。但是我们一定要清楚知道,(国安法)的功能绝非只限于震慑或者恐吓。有需要的时候,北京是绝对可以用的。

李家翘指,现阶段无论是社会,甚至是执法当局,都需要时间摸索法律真正付诸实行的具体情况和准则,例如参考将来法庭的案例。他相信,因应情况,社会上的反对力量会慢慢建立起新的抗争模式和策略。

周四(9日),美国首次以《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4名新疆官员。而目前,美国亦正就香港人权问题审议制裁中港官员的法案。不过,李家翘就认为,美国制裁的震慑效果可能不如预期般大,中国的斗争路线不会改变。以北京的底线思维,中国已做了「最坏情况的准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