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全方位向港府施壓 法律界憂心港法治前景

2020-04-1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共在「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再次重申對港立場,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指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制度不夠完善,要盡快在法律及執行上「下工夫」。一眾親北京人士則表示要加快為《基本法》23條立法《路透社》引述三名香港資深法官的訪問,指香港法治面臨回歸以來最嚴重的威脅,法律界人士認為,當局是想完全箝制香港人的自由。亦有學者對香港法治前景堪憂。(劉少風 報道)

周三(15日)是中共官方訂立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在香港,一眾官員及親北京人士藉機再次強調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並促請《基本法》23條立法。其中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表示,香港回歸近23年以來,國家安全是突出弱點,認為維護國家安全制度不夠完善,要盡快制定、修改法律及執行機制。

駱惠寧說: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始終不夠完善,不少人對國家安全的觀念也相對薄弱,在香港回歸祖國的近23年,國家安全始終是突出短板(弱點),這個短板在關鐽時刻會成為致命的隱患,要盡快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層面下工夫,該制定的制定、該修改的修改、該激活的激活、該執行的執行、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駱惠寧批評,有人在社會共同抗疫時刻,仍伺機縱火堵路、製造爆炸品,威脅市民人身安全,認為違法行為如未能得到應有的懲治,會摧毀國家安全的「大壩」。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致辭時提到反修例事件,指如果不能遏制違法活動,有可能提升至危害國家安全層面;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就指近期搜獲不少爆炸品、槍械等案件,代表「本土恐怖主義」正在香港滋生,雖然已有很多條例處理到,但香港未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未履行憲制上的責任,這是特區政府一個「空白」。

前特首梁振英就指,香港主權移交後,英、美兩國利用香港的「反對派」,作為「與中國較勁的棋子」。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表示,香港回歸23年,各式各樣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浮現。她認為社會應該支持香港政府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憲制責任。

《路透社》報道引述接近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人士指,有北京官員及法官持續向他強調,法治最終是維護一黨專政的工具。(路透社資料圖片)
《路透社》報道引述接近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人士指,有北京官員及法官持續向他強調,法治最終是維護一黨專政的工具。(路透社資料圖片)

近日被港澳辦及中聯辦點名譴責故意癱瘓立法機關運作的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持人,兼法律界議員郭榮鏗接受本台訪問,他指北京明顯想趁建制派仍在立法會佔大多數,在九月換屆前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完全箝制香港人的自由。

郭榮鏗說:現在我相信香港的法治是面臨最大的挑戰,回歸以來,無論是中方的壓力到人大釋法,到23條,我相信這些都是「寫在牆上的壓力」。現在(中央)就是想做這件事(23條立法),很明顯,尤其是靠立法會(建制派)佔大多數,九月可能失去大多數,所以它想現在進行(立法)。

政治上北京向香港政府極限施壓,香港的司法體系亦岌岌可危。英媒《路透社》去年匿名訪問三名資深法官,引述他們稱修例是香港司法制度面臨的最嚴峻挑戰。在接近一年後,《路透社》周二(14日)報道,再訪問了三名不具名的香港資深法官,但無透露是否去年受訪的三人。

報道引述三名受訪法官形容,香港司法制度正經歷存亡戰,擔心北京失去耐性,從各方面加緊管制,收緊香港法院裁決憲法事務的權力,又指若法官任命受干預,將會觸發法官離職。

報道又引述接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人士指,有中央官員及法官持續向他強調,香港司法系統對捍衞國家主權及國家安全的重要性,又指法治最終是維護一黨專政的工具,馬道立要抗衡不理解司法獨立價值的中央官員,令他感到疲累,又指雖然馬道立不是被逼離開(退休),但持續捍衛法院之戰令他日漸沮喪。

本身是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對本台指,報道引述三位資深法官講述香港的法治情況,沒有人比他們更有權威,相信有關說法是事實,而消息人士指馬道立因要抗衡中央官員而感到疲累,反映北京嘗試任何時候都壓逼及影響香港司法機構。

楊岳橋說:他們所說的都牽涉到法官任命上,這些都是事實。在2018年時,當時希望任命加拿大及英國前首席法官在香港做非常任法官,但在立法會遇到建制派很強的阻撓,這也是反映法官憂慮,北京是透過建制派之手嘗試干預法官的任命。

記者向特首辦查詢但未有回覆。但馬道立周三(15日)發表聲明,表示自2010年擔任終院首席法官以來,終院首席法官從未在任何時間遇到或感受到內地機關以任何形式就香港司法獨立,包括委任法官的事宜,作出干預;他指出,司法獨立受《基本法》保障,是香港法治的重要一環。

香港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張舉能,上月獲推薦出任終院首席法官,接替即將退休的馬道立。張舉能以往曾處理不少敏感案件,最矚目的是立法會前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因宣誓問題被撒銷議員資格的案件。外界擔心,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受到干預。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成名表示,無論張舉能的任命是否與北京有關,都有理由相信,香港法治前景堪憂。

成名說:無論這位候任者是否北京直接指使,接任人本身對法治的理解只會比較保守,保守可能會蔓延到法官如何理解所謂公民抗命、捍衛人權及維持社會穩定之間的平衡應該如何, 如果是保守的時候,難免令人產生憂慮,香港的人權會受到進一步抗壓。

法律專業團體「法政滙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亦對香港司法獨立能否延續,產生疑問。他相信,中央被指向香港資深法官「洗腦」,以至連日來中聯辦以至親北京陣營一再就《基本法》23條立法營造氣氛,並非偶然。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