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举能获任命掌终审法院 香港司法界大吹左风?

2020-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左为张举能,前面中间为马道立。(路透社资料图片)
图左为张举能,前面中间为马道立。(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立法会通过周四(18日)通过张举能担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张举能一贯被认为立场亲中,加上最近有多宗涉及反修例示威者的判案引起争议,有本港律师对香港法治前景表示观望。(文海欣 报道)

立法会周四通过任命张举能接替马道立担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任期从明年1月11日开始。

张举能的作风多被指保守,立场较倾向政府,曾于前立法会议员梁颂恒及游蕙祯「宣誓风波」一案中,采纳人大常委会就宣誓问题的释法内容。

香港法律专业团体「法政滙思」成员、大律师苏俊文周五(19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过去部份案件的判词问题是个别法官问题,与司法机构及张举能法官没有直接关系。

苏俊文说:无论哪一个上都好,我们律师对新首席大法官的期望,都是希望他真的可以用我们普通法的法律原则,去公平、公正地处理… 我想他们的官阶处理的都是终极上诉、终审法院的案件。希望可以有持平、客观、引用我们法律的原则作一些公道裁决。

是次任命在立法会上以39票赞成、5票反对和11票弃权投票获通过,是首次在任命法官的议案上有立法会议员投反对和弃权票,当中全部是泛民议员。

有份在议会内投「弃权票」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指,香港巿民过去相信香港司法独立,但现时的民意已不能同日而语,他们民主党投「弃权」就是要为全港巿民、法律界和司法机构响起重要警号。

亲建制法律学者、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就支持张举能,认为其过去的判词值得细阅,表现大公无私和无畏无惧。

另一方面,香港司法体制过去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称许,但最近有多宗涉及示威者的判案,引起了极大争议。

最新的一个案例出现在周四(18日),首次有社工因涉及「反送中」示威被判刑。当事人刘家栋涉及在去年7月的「反送中」示威中,在警方与示威者之间调停,当时他手持社工证展示其身份,结果被裁定一项阻差办公罪罪成,重囚一年。

署理主任裁判官苏文隆的判词说,警员当时作驱散行动,有权冲向示威者令人群瓦解,「过程中有人与警方推撞,倒地受伤都无可避免,强调「无人可阻挡警员的去路」,又批评被告行为已令警阵打开缺口,打乱警方部署。事件让香港社会福利界震惊,反驳指社工在冲突现场履行人道支援工作的使命,是恪守其专业及履行天职。组织并发起「一人一相片」活动声援被重判的社工。

另一引起争议的案件,就是将军澳「连侬隧道」斩人案中,区域法院法官郭伟健对被判意图伤人罪成的被告,竟然在判词当中称赞其「情操高尚」,令人哗然。

还有一宗就是一名小学老师于十一月「三罢行动」中,驾车上班时疑车速太慢遭交通警截查,被指提膝撞向警员腹部,最终被控袭警罪成。裁判官吴重仪指老师是有文化,不相信警员会无缘无故、用粗口骂他,亦不相信警员曾说「从天桥掉你下去」,认为被告供词「令人难以置信」,质疑他心智有问题,还柙小榄精神病院。而吴重仪更指案中三名警员证供不一,显示各人没有「夹口供」,称赞三警诚实可靠。事件引起各界关注,有人认为还柙精神病院做法不寻常,质疑法官滥用权力。

这种种把个人意见加入判词的做法,令部份人忧虑香港法律的公正问题,令巿民看不到公义得到彰显。对此,苏俊文就认为,反修例下个别法官有一些情绪投射,影响中立或客观性。不过现时仍有机制可作上诉。苏俊文续指,相信情况无关法官要透过判词表忠,而只是个别法官问题。

苏俊文说:反修例的发生,的而且确可能在你刚才说的判词里,有些法官是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我也觉得作为法官可能要避免情绪上的(介入),但至少现行机制可以上诉。我亦觉得似乎这些不是因司法机构有甚么转变,所以这些官就这样判案,纯粹是个别法官的判决。

他举例指在将军澳「连侬隧道」斩人案中,最终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都明确表示法官或司法人员公开发表不适当或无必要的政见,有机会损害不偏不倚形象,影响公信力,所以决定郭伟健暂时不应审理任何涉及类似政治背景的案件。可见司法机构都是一贯作风,要向市民表现出司法独立。

而对于警员证供不一及有被告被送到精神病院的问题,黄国桐就指做法非常罕见。他说法庭非精神科专家,而且判决并非基于事实根据、只根据主观因。不过整体来说,他对香港司法前景仍保持观望态度。

黄国桐说:我们都是拭目以待,因为很多案件都是开始开审中,大家拭目以待。

从香港警方回覆本台的最新数据显示,由去年反修例运动初至今年5月31日,有近九千人被捕,当中1,808人已经或正在进行司法程序。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