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箝制工運力度不斷加大 港勞工界發起全球抗議

2019-03-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3月26日,香港職工盟和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團體以及市民遊行至中聯辦抗議,要求釋放被捕的勞權人士。(職工盟提供)
2019年3月26日,香港職工盟和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團體以及市民遊行至中聯辦抗議,要求釋放被捕的勞權人士。(職工盟提供)

大陸工運發展空間狹窄,曾引起全國各地學生、左派人士,甚至是國際社會關注和聲援的深圳佳士工潮,至今仍有逾40人被刑拘。香港勞工組織「職工盟」發起「國際行動周」,呼籲聲援者到所屬中國使領館抗議,韓國和葡萄牙已經有組織響應。香港亦有團體於周二(26日)遊行至中聯辦要求立即釋放被捕的勞權人士。(文宇晴 報道)

大陸部分工人為了爭取福利待遇而抗爭,但往往因為缺乏工會支持,工人的維權行動不時在政府打壓下以失敗告終。去年引發全國各地學生和左派人士聲援的深圳佳士工潮,亦因為員工為爭取成立工會而遭到打壓,包括員工和聲援人士,至今已經有超過40人被刑拘。

香港勞工組織「職工盟」發起全球行動,呼籲世界各地關注中國勞工權益的組織或人士,參與周一(25日)至周日(31日)的「國際行動周」,到當地中國領事館外抗議,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在囚工人、勞工維權人士和工運支持者。

「職工盟」統籌幹事林祖明向本台表示,全球行動一呼百應,韓國和葡萄牙已有勞工組織響應。

林祖明說︰除了我們(香港)之外,韓國民主勞總亦到中國駐首爾大使館抗議,他們也有20多人參與。葡萄牙數十名碼頭工人,也組織了一次抗議。我們陸陸續續收到不同國家或地區的工會,也表明在本周內有行動(聲援大陸的勞權人士)。

佳士工潮之後,數百名在深圳打工患上塵肺病的工人,去年底到深圳市政府辦公大樓外靜坐請願,要求與當局商討賠償問題,未料在1月初遭到警察武力鎮壓參與深圳佳士工人聲援團活動的自媒體《新生代》主編楊鄭君,也有關注過塵肺病工友的維權。就在塵肺工人暴力清場翌日,即被以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羈押。

此外,《新生代》另外2名編輯危志立和柯成冰,亦懷疑因為關注和報道工運,日前遭到深圳警方到廣州拘捕,至今下落不明。家屬奔走深圳和廣州兩地了解,卻未有一個政府部門承認責任。危志立的妻子﹑「女權五姊妹」之一的鄭楚然在網上發起「尋夫」,希望了解丈夫到底被關在哪裡。

香港「職工盟」統籌幹事林祖明呼籲,國際社會持續關注大陸工人維權備受打壓的情況,藉此改善大陸工人的工作環境﹑福利待遇,以及因聲援而遭到打壓的勞權人士。

林祖明說︰希望可以透過行動呼籲各地工會﹑公民社會的成員亦有行動,聲援佳士工人又好,或是其他因素被打壓﹑被拘捕或刑事拘留的勞權人士。

深圳勞工人士謝六生指出,即使工人較過去更懂得維權的重要,但是在當局介入協助企業的鎮壓下,令原本打算站出來爭取權益的工人逐一卻步。同時在輿論和網絡消息的封鎖下,國際社會更難了解到大陸的勞工聲音。他慨嘆,大陸工人的維權甚艱難。

謝六生說︰因為把他們(勞權人士)都關起來了,你看,就沒有人敢再組織活動。我認為目前的高壓政策是不可能引起更多聲音了,因為很多人都怕了,再鬧就會找藉口追究刑事責任。等於是遭到第二次嚴重傷害了,第一次傷害︰勞動侵權;第二次傷害︰維權侵權。

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佳士科技公司,位於深圳坪山工廠的部分員工,去年7月時因為籌建工會而遭到公司解聘,引發其他員工不滿和抗議。警方介入工潮,並把20多名員工抓捕。事件其後惹來全國超過20所的高校學生、左派人士的聲援。外界更成立了聲援團,更前往深圳連日抗議,要求釋放被捕的工人。

一個多月後,深圳警方開始加大的維穩力度,不但把數十位來到深圳聲援的「佳士聲援團」成員一度帶走扣押,工運核心人士沈夢雨及後被軟禁在老家湖南省;聲援團成員之一的北大應屆畢業生岳昕,其後亦與外界失去聯繫。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