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支持净值跌至负59% 竟拟开《紧急法》之门应对示威

2019-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8月27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未有正面回应会否引用《紧急法》处理修例纷争,仅强调若有法律能够止暴制乱,政府都有责任检视。(香港政府新闻网视频截图)
2019年8月27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未有正面回应会否引用《紧急法》处理修例纷争,仅强调若有法律能够止暴制乱,政府都有责任检视。(香港政府新闻网视频截图)

为应对香港目前不断的反修例示威,政圈传出港府正研究引用《紧急法》限制游行集会,特首林郑月娥(27日)被传媒追问时,未有正面回应有关说法,只表示政府有责任检视所有能够止暴制乱的法律,她重申港府不认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有大律师警告,紧急法赋予特首的权力形同无限大,恐会造成寒蝉效应,做法相当危险;有立法会议员指出,引用《紧急法》等同宣布戒严,可能会损害香港的国际地位。香港最新的民调就显示,市民对林郑月娥支持率净值,跌至负59%。(覃晓言 报道)

过去的周六及周日(24、25日)「反送中」示威活动,再次爆发激烈警民冲突,香港政圈盛传政府研究动用《紧急法》处理修例纷争,特首林郑月娥周二(27日)出席行政会议前见传媒,强烈谴责示威者暴力升级,包括向警方投掷汽油弹及肆意破坏智慧灯柱等,形容是目无法纪。当被追问会否引用《紧急法》时,她未有正面回应,只强调政府对暴力行为零容忍,若有法律能提供法治手段去止暴制乱,政府都有责任检视。

林郑月娥说:如果有违法暴力行为,就需要执法机关,主力是警队进行拘捕的工作,但执法工作,也要视乎现行法律,有否一些法律手段可以能够处理,所以我的回应是,我们有责任为了尽快止暴制乱,去用我们香港的法治手段,包括我们的法律。

林郑月娥又提到周一(26日)出席一场民间对话,与部分年轻人会面时,有人当面提出民间「五大诉求」,包括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她重申,不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是政府一贯立场,并非有报道所指是因警队内部抗拒而影响决定。

林郑月娥说:过去两个多月,政府一贯立场都是认为我们有一个法定独立的监警会,既处理在这次事件里很多公众游行集会中,对于警务同事处理事件的手法,或要审视整件事件中警队如何执行,都已经有进行中的工作。在这情况下,再要用另一种亦是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来调查警务工作是不适合,所以特区政府是不认同。

《紧急法》是香港法例第241章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特首会同行政会议认为属紧急情况或危害公众安全的情况时,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可订立任何认为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包括对刊物、文字、地图、图则、照片、通讯及通讯方法的检查、管制及压制;逮捕、羁留、驱逐及递解离境,甚至可以修订任何成文法则,并可规定任何刑罚,包括终身监禁。

法政汇思成员杨嘉玮大律师对本台指出,《紧急法》赋予特首的权力形同无限大,因条例无规定特首如何运用条例,而且亦没注明宣布紧急状况的生效限期,整个过程不需立法会通过,随时可将任何事情列作违法而作出限制,恐会引起寒蝉效应。

杨嘉玮说:只要他(特首)引用了这条例做事,其实已开了很坏的先例,因为这条例本身是毫无限制的情况下,可能会造成很大的寒蝉效应,引用了这条例订立一次后,不知道他(特首)之后可以做些甚么,其实本身无任何规定他可以做甚么,很多今日可以做的事情,明天可能说现在这样做会犯法,事前可能无谘询,无任何立法机关审议,然后变成违法。对于这种不确定性,对一般市民的生活,甚至最大影响是营商,会有很大问题的。

本身是律师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指出,六七暴动时港督曾引用《紧急法》,当年用来限制集会、镇压左派动乱。他认为,政府若引用《紧急法》禁止市民集会,等同宣布戒严,无助解决当前问题,以现时中美贸易战升级的形势,更可能会影响香港的贸易地位。

涂谨申说:这是很蠢、很笨(的做法),对国家非常不利,添烦添乱。简单地说,你用「戒严」两个字便可,戒严即是说你不用再想可以和平集会,和平集会都会取消。不过,他说是全港、抑或是某个地区呢?我不知道,但如果你问我,我估计是指全港,难道说旺角不可以、天水围不可以?那不如说深水埗,但他一样害怕,实际上是代表和平集会的权利要取消,那香港还算是甚么自由城市?

身兼行政会议成员的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认为,引用《紧急法》有风险,她指政府一直知道相关权力,但问题是动用后会出现甚么实际效果,必须审慎考虑。

另外,有份协助政府构建「对话平台」的全国政协委员林大辉接受电台访问时指,特首林郑月娥「两手空空想沟通,寸步不让想对话」是不可能,而林郑期望等待纷争平息后才对话的想法,亦是不现实。他认为,既然政府因修例工作做得不足而引发轩然大波,必须问责辞退部分官员,而在政治现实上是不能替换特首,他建议辞退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让政府与示威者都有下台阶,相信有助解决社会困局。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