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千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人大释法(视频)

2016-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11月8日,法律界议员郭荣铿发起黑衣静默游行。(李莱摄)
2016年11月8日,法律界议员郭荣铿发起黑衣静默游行。(李莱摄)

二千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人大释法

香港法律界周二(8日)发起黑衣游行,抗议人大常委会释法,游行发起人、法律界议员郭荣铿表示,要以游行方式向释法说不。释法的追溯力被受关注,港大法律系教授陈文敏指,若释法后追溯过往行为是不公平。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指释法文本没有提及追溯力,可由法院自行判断。(李莱 报道)

游行在傍晚进行,法律界人士包括资深大律师李柱铭、余若薇,法律界议员郭荣铿,港大法律系教授陈文敏与一批法律系学生,他们由高等法院出发,游行至终审法院。游行以静默的方式进行,沿途没有叫口号。大会指游行有2千至3千人参与,警方则指游行高峰期有1,700人。

发起游行的郭荣铿指,释法破坏香港法治,对此感到遗憾,所以要站出来表达。

郭荣铿说:(释法)对于香港的法治,对于香港的“一国两制”的制度造成非常大的破坏。今次人大释法,不单止代替法院,亦代替立法会去解释,甚至延伸一条本地的法例,其实基本法104条本身是非常清楚,不用解释,所以对今次人大释法的决定感到非常遗憾、心痛,所以我们会秉承一贯的传统,站出来向释法说不。

李柱铭认为,释法践踏香港法制。

李柱铭说:明明拿两个年青人做藉口,然后取缔立法会权力,用释法修改《宣誓及声明条例,其实已经修改了法律,以及有追溯力,这完全践踏我们法制。

立法会议员朱凯迪周一(7日)呼吁,法律界发起更积极的不合作运动,陈文敏出席游行认为,静默游行起码能表达到释法对香港的冲击。

陈文敏说:我想法律界做了我们可以做的事,起码可以表达到今次的影响,令司法制度受到的冲击很大,对“一国两制”的冲击很大,我们希望起码可以表达到这个讯息。

释法后,追溯力及追溯期一直被受社会关注。陈文敏表示,人大对《基本法》第104条的解释是补充立法,又指以今天的法律解释追溯过往行为是不公平。

陈文敏说:在任何一件案件,只要中国认为涉及重要利益时,都可以随时释法,即是所谓依法就是帮你立法。中国的人大释法并非单纯司法解释,根据中国的法制,这个是立法解释,而立法解释与我们最不同之处,是司法解释拿著法律条文,拿著几个字去解,他就是关于宣誓的任何事,都放进去补充立法。而以今天的立法衡量昨大天行为,这是不公平。(人大)要自我规范、约束权力,如果每每以人大自称有权力,然后行中国一套,不就变成一国一制。

同是港大法律系教授的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早上出席香港电台节目时表示,由于释法文本没有提及追溯力问题,相关争议可由法院自行决定。陈弘毅指出,中央的决定在政治上亦有考虑,释法是释放讯息,不可以容忍超越或挑战一国两制底线的活动,包括主张港独人士进入立法会。

律师会周二傍晚发表声明,指一贯立场是若人大常委会经常释法,会产生司法独立受损的印象,但认同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有解释权,不过认为释法应谨慎容忍。

终审法院前首席大法官李国能,接受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访问时拒絶评论释法,但他指出释法对于香港是有约束力,亦是一国两制宪制秩序的一部分。不过,他认为释法应在“很特别的情况”下方行使,北京和香港应有共识。

《人民日报》周二继续就释法发表评论员文章,提到中央遏制“港独”绝不手软,任何情况下都绝不允许搞各种形式的“港独”和所谓“自决”,这是“一国两制”下不可触碰的底线。此外,海外版则在头版发表文章,认为人大释法是对港独亮出明法律的红线。文章认为,释法绝不是“洪水猛兽”,“港独”绝不是“言论自由”,又指每次释法都有效厘清法律争议,为法院判决提供明确依据,不但没有干预、破坏香港的司法独立,反而起到释疑止争、凝聚共识的积极效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