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許智峯談總辭後去向: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2020-11-12
Share
hk-legislator 許智峯形容自己從來不是體制內的人,進入立法會是為了香港人打仗。(粵語組製圖)

專訪許智峯談總辭後去向:一息尚存抗爭到底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總辭,以對抗北京當局專制政權。一眾民主派議員如何走出困局,在體制外繼續抗爭?本台專訪了民主黨議員許智峯,他形容自己從來不是體制內的人,進入立法會是為了香港人打仗,只要一息尚存,在民間都會抗爭到底。(劉少風 報道)

記者採訪當日是周四(12日),即19名民主派議員宣布總辭的翌日,許智峯稱他早已交了辭職信,作為在議會的「抗爭系」民主派,對於離開立法會這個地方,他似乎沒有太多的留戀,他形容自己從未對立法會有歸屬感,日後將重返區議會。

許智峯在2016年由區議會晉身立法會,4年間以立法會議員身份在立法會內抗爭,多次遭保安抬走及制服,予人的印象是立法會中的抗爭派。對於離開立法會後有何打算,許智峯稱會回到區議員身份,從事更多地區性的工作,用立法會內的經驗、前立法會議員的身份,推動公民社會發展。認為香港市民在失去議會戰線後,要將力量放在民間社會。

許智峯說:無論我在議會內外,都是香港人的身份,可以很驕傲地說,作為香港人我們在抗爭運動上不會放棄。「一息尚存,抗爭到底」,這不只是口號,當然我還是區議員,我在區議會的崗位都會盡量發揮,有更多時間在社區,但我們都要思考,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要如何走下去。

在過去一年的「反送中」運動,許智峯經常以議員身份在前線對抗警暴,與市民一起「中椒」、「食催淚彈」,他在「反送中」運動多次被捕,接下來將面臨一連串有關抗爭的案件。許智峯表示,即使身負多宗案件,亦不感後悔。

許智峯說:絕對沒有後悔,可以為香港人做事,可以在反送中運動裡面有個角色,是我一生的榮幸,我覺得是在4年裡面,我最深刻,最有感覺,與市民連結一起的事,當然不會後悔,我覺得既然做議員就應該承擔多一點,做議員已經有保護罩,有媒體的關注,警察不敢將我打到變「豬頭」,比起其他手足,暫時起碼我都未試過像其他手足,被告暴動罪,算甚麼犧牲? 就算是犧牲都是應份的犧牲。

失去議員的光環,民主派未來抗爭的日子可謂更艱難。許智峯相信,當局濫捕、濫告的情況可能變本加厲,但他早有心理準備。

許智峯說:沒有議員的身份,保護少一點,去到法庭或街頭,都少了身份。法官會覺得,會多重考慮是公職身份;警察更加肆無忌憚,用警暴欺壓,這都是我要面對的問題,過去的事都發生了,沒辦法,「煮到來再食」,的確會令前路艱難,但自己有充足心理準備,可預期的事。

許智峯擔任立法會議員以來九次被捕,印象較深刻的,是他在2018年為制止政府「狗仔隊」監視立法會議員,在立法會內奪去保安局女職員手機及文件,言行受到外界及黨友非議,形容他是「瘋鴿」。許智峯更曾被控在議會內違反《特權法》、《藐視法》等,在「反送中運動期間,亦因參與「光復屯門公園」遊行被警方逮捕。在過去4年多的日子,縱然立法會為他帶來很多官司纏身,不過他從未忌諱。

許智峯說:在立法會議員有代議士的身份,我就要為市民在這4年裡做最好的抉擇,做代表到他們的抉擇,這四年代表到的就是抗爭,無論是議會或街頭抗爭,如果你選我出來,但我還因為這些官司有任何避忌的話,我會覺得對不起市民。不會因為害怕被告,而沒有說任何一句說話,或者做少任何一個動作,我都做足,我沒有想那麼多,要告就告,要打官司就打,死不去,香港人好堅強的。

離任立法會議員後,許智峯擔心的不是收入問題,他從來不認為立法會議員是一份工,而是一個爭取民主的平台,他稱「自己沒有放下過身段,因為一直與市民站在一起」。

許智峯說:因為做立法會議員而被告的官司都那麼多宗,我被捕九次,當然會有收入,但是掏腰包打官司,一宗也十幾二十萬,都不是很富裕,再加上自己從來都沒有榮華富貴過,都是很普通的市民生活,租一個萬多元的樓,駕二手車,所以我不怕收入少了,會掉下來,我從來不怕有這些感覺,當你從來身段沒有放下過,就不用放下身段,我一直身段都是與市民一起。

採訪接近尾聲時,許智峯稱緊接著要外出處理區議會的工作。記者急急問他有沒有最不捨得的東西,他稱辦公室的東西大部分都會移離,又稱「有排收拾」。在許智峯座位身後的牆壁,貼滿的都是市民給予他的心意卡及信件,令人難以忘記的是那個字「許智勇」,相信最值得留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