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家書】鄒幸彤被重判早有心理準備 香港法治早已淪亡

2022.01.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野渡家書】鄒幸彤被重判早有心理準備 香港法治早已淪亡
野渡Facebook圖片

在香港,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指去年六四集會中「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周二(4日)被法院判處罪成,在前年六四案刑期上再加監10個月。鄒幸彤的未婚夫野渡撰寫家一封,原擬在《眾新聞》刊發,無奈《眾新聞》現已停刊,野渡周二將這封家書公開。野渡說,鄒幸彤再度被重判,是早有心理準備的事。香港的法治也早已淪亡。肅殺的嚴冬添加了幾分悲凉。

----------

(野渡給家書鄒幸彤原文刊登)

彤彤:

已近歲末,你看到此信時想必已是「明年」了,這幾天天氣冷得令人髮指,你在獄里肯定更不好受。你本來就是個懼怕寒冷的人,監獄肯定條件有限,所以你務必要注意保暖,好好保重,不要讓愛你的親人和朋友為你擔心。

天氣的寒冷其實哪裡比得上政治氣候的寒冷。諾大的一個城市,一百多年的自由氣候,被北方氣勢洶洶的極端寒流驅趕得七零八落,恐懼比瘟疫擴散更快,在我給你寫信的時候,何韻詩等被捕,立場新聞被停刊,在這個僅僅是你們最漫長嚴冬的開始,想起了陸游的一首詩:

城上斜陽畫角哀,沈園非複舊池台,
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陸游是悼人,時光不可再來,而現在卻感覺就是寫給今天的你城,小改幾字為:

城上斜陽畫角哀,香江非複舊池台,
傷心維港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

九龍城牆上的畫角聲彷彿也在哀痛,香江已經不是原來的家園,只有維多利亞港還會流淌回來的春水,剎那間彷彿見到當年自由港翩若驚鴻的歡喜,而現在是永久的傷痛。

自由是何等的脆弱,即使是一百八十年歐風美雨的呵護,而短時間極權輕易地將它踐踏在地,甚至連傾訴痛苦的權利也被遮蔽。而在此時刻,親愛的,才彰顯出你決然站出受難的價值:自由是脆弱的,所以,不只是享受自由的好處,還要有挺身而出捍衛自由的勇氣,即使它比十字架更沉重。

極權不需要公民,它唯一要的只是臣民。放棄公民做臣民的,非壞即蠢,甚至是又壞又蠢,即使有百萬之多。為現在的一杯羹,他們甘願放棄自由,放棄子孫後代的未來。

然而,這又有什麼關係呢?還有沉默的三分之二。在排隊去探訪你的人,在出庭旁聽為你鼓勁的人,在接車、送車堅持的人,在寫信給你打氣的人......我看到了心沒有死去。此心不死,照影驚鴻必會重來;無論雨怎麼打,自由仍是會開花.

世代以來,人類的獨裁帝國其興也勃焉,即使志得意滿地踐踏自由與尊嚴於一時,終究難逃其亡也忽焉的命運,無視尊嚴、蹂躪人性的政治恐怖體制注定在人類歷史長河只是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

這一年歲盡的時刻,這寒意透心的時刻,親愛的,我想念你,想念春天自由的風。

肚肚
2021.12.29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