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總辭後立法會變一言堂 梁頌恆:不要將無謂希望放在立會

2020-11-30
Share
hk-leung1 作為首批被DQ的民選香港立法會議員,梁頌恆認為今日立法會變一言堂證明中共紅線是飄忽不定。(劉少風 攝)

DQ、總辭後立法會變一言堂 梁頌恆:不要將無謂希望放在立會

中央出手撤銷香港4名泛民議員資格(DQ),民主派以總辭對抗,立法會正式變成一言堂。本台專訪首批被DQ的民選立法會議員、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他指立法會是先天有缺憾的「鳥籠」,認為香港始終要靠議會外抗爭,又批抨司法機關守不住港人的公民權利。(劉少風 報道)

北京DQ早有先例 立法會本為「鳥籠」

梁頌恆認為,中共DQ議員早於2016年開了先例,而是次中共出手DQ溫和的泛民議員,反映「當局的紅線是會不停飄移」。

梁頌恆說:如果我們觀察共產黨、北京政府背後的邏輯,就是當它踏出第一步,它試過原來可以的,它就會繼續踩過來,這是它們對上十年施壓時一貫會做的事情,第一宗DQ後,就會有第二、第三,第一宗暴動後就會有第二、第三宗。

曾經身處議會內的梁頌恆回望過去,他形容在香港的民主運動上,立法會只是一個「鳥籠」,處處受限。

對於今日立法會成為一言堂,梁頌恆表示:「不要將太多無謂的希望放在一個原本被設計成鳥籠的地方。」(路透社資料圖片)
對於今日立法會成為一言堂,梁頌恆表示:「不要將太多無謂的希望放在一個原本被設計成鳥籠的地方。」(路透社資料圖片)

梁頌恆說:在今天這個時間點看回,我會說似乎都是設計之內,當你的立法機關,設計成一個鳥籠,即使拿到控制權也好,亦不代表你能夠推動到甚麼改革。不要將太多無謂的希望放在一個原本被設計成鳥籠的地方。

香港泛民主派以總辭對抗專制政權、棄守議會戰線。梁頌恆指,阻擋「惡法」從來不是靠議會的力量,而是街頭抗爭。

梁頌恆說:其實民主派這麼多年來,數票,從來沒有一次是真正夠票,反對它,我們都要靠街頭的力量、市民的力量去做,國民教育也好,「送中」條例也好,其實都是靠街頭,不是靠議會。我們視為惡法、不好、過時的法律,在立法會其實是改變不了。

4年前應「做盡一點」 今對司法機關徹底失望

梁頌恆於2016年的立法會宣誓風波,不僅失去議員資格,更惹來官司纏身,包括被控在議會非法集結、入稟追討約93萬元薪津等。他的言行更受到香港人非議,令他自己人生都於4年前伴隨香港的民主運動陷入低谷。

梁頌恆及游蕙禎在2016年的宣誓風波,面對社會極大壓力及批評。(路透社資料圖片)
梁頌恆及游蕙禎在2016年的宣誓風波,面對社會極大壓力及批評。(路透社資料圖片)

梁頌恆:我梁頌恆謹對全能天帝/天主宣誓,本人就任支那(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事隔4年,記者相約梁頌恆在終審法院(舊立法會)外進行訪問,在正義女神像腳下,他堅定地說當時應該「做盡一點」。

對於2016年的宣誓風波,梁頌恆說:「如果現在讓我再選擇一次,我會選擇做盡一點。」(路透社資料圖片)
對於2016年的宣誓風波,梁頌恆說:「如果現在讓我再選擇一次,我會選擇做盡一點。」(路透社資料圖片)

梁頌恆說:今天在終審法院門口,我會說,我的答案都是一樣,就是如果現在讓我再選擇一次,我會選擇做盡一點。那時候沒有選擇做盡一點,是因為對司法機關,還有一些無謂的希望,今天我對司法機關是沒有希望。我不會旨意法院,保護一些市民的選擇、市民投票的投票權。

梁頌恆曾經與前本土民主前線成員梁天琦、黃台仰等人在民主運動上並肩作戰,眼見昔日盟友相繼入獄、流亡,他心裡並不好受,但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及崗位,無論港人身處何方,都一樣痛苦。他表示,最難受是每朝都有熟悉的朋友被捕或受苦。

籲港人勿認輸

梁頌恆說:不想就此投降,認輸,這亦是我想跟香港人說的訊息,大家犧牲就犧牲了,大家有各種不同程度、不同類型的犧牲,有些面對審訊,有些沒有姓名,有些受傷,有些流亡,如果我們就此投降,這些犧牲、這些痛苦就是永恆,只有最後勝利,這些犧牲才是值得。

對於有否考慮過離開香港,梁頌恆嘆言「都想過自己的人生」,但似乎很困難。至今留在香港的,是因為不想認輸。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