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道立退休前晤传媒:三权分立并非政治问题

2021-01-05
Share
马道立退休前晤传媒:三权分立并非政治问题 马道立快将退休。
粤语组制图

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即将退休。在香港政局动荡下,结束10年任期的马官,于周二(5 日)举行离任记者会。马道立指出,三权分立并非政治问题,强调香港《基本法》规定司法独立,他认为中港两地法制虽有不同,但「有偈倾」,声称他未有受港府或北京施压,但他亦承认,在三权分立的问题上,政治方面有否改变,自己不敢讲亦不应讲。(李智智  报道)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将于下周一( 11 日),年届65岁时退休。首席法官一职将由终审法院常任法官、现年58岁的张举能接任。戴上红色领呔的马官周二上午11时半在卸任前于湾仔会议展览中心见传媒,形容10年时光过得非常快,本周五(8日)将是他最后一个工作天。他对即将接任的张官「非常有信心」,寄语继任人必须坚守基本原则、以及自己的原则,「这样才会对首席法官的工作以及香港最有裨益」。

马官称,出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是他专业生涯中的荣幸,回想10年前上任时,被问到何为首席法官使命,「当时回答是维持香港法治,现在和未来的使命亦不变」。他称,维持香港法治需要独立司法机构,按《基本法》规定而行,才可保障个人权利和自由。

谈及司法独立,马官重申是法官只看法律理据,依法公平公正处理案件,不受任何人和政治因素影响,强调「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人可以凌驾」,又指法官的誓词亦包含拥护香港《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

马道立:香港或变了很多 但司法机构维持法治态度不变

多位记者问及任内维持香港法治的表现,马官称不会为自己评分,应交由市民评价,「希望自己任内是做得好的」。对有意见指法治受损甚至已死,马官认同香港过去变化不少,但司法机构维持法治态度不变,相信香港仍有法治。

2014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致辞时,马官曾提及「三权分立」原则。但现在他不愿正面评论香港仍否有「三权分立」,称该词已变得「太政治化」,只需记住香港有司法独立。

马道立说:三权分立,我的立场和了解,只会法律方面,《基本法》很清楚写明,香港有司法独立。政治方面有否改变,自己不敢讲亦不应讲。

马道立又认为,法官判案不应受「任何人的政治意见影响」。

马道立说:香港的法官只看法律理据。你是依法处理案件,我们说这是法律的精神,公平公正处理案件,这是最基本的,你不会想被任何人影响——任何人的政治意见影响。

此外,建制派屡次因为不满法庭裁决及质疑法官被投诉却是「自己人查自己人」,多次批评「司法独大」而要求改革,马官不点名反驳指,若因为不满意判决而要求改革并不合理:「如果你意思话次次想打官司一定要赢,赢唔到要改革,唔系特别好理由」。

马道立:法院处理国安法案的态度如一

《港区国安法》被指削弱司法独立的争议亦是记者会焦点之一。马官早前与两位《国安法》指定法官李义和张举能批出律政司就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的保释上诉许可,引起争议。他不便评论该案,而身为《国安法》指定法官,只关心是否妥善执行职务,又称即使任命是行政长官决定,但仍是在现任法官体系内选择,确保法官符合专业要求。

他续称,处理《国安法》与其他法律一样有挑战性,但法院的态度如一,会按法律理据裁决案件胜负及定罪,并称「法院只处理法律问题而非政治问题」。被问到会否忧虑处理《国安法》的案件会有机会受到外国制裁,他称「不担心」。他又强调,过去10年都没有受到来自香港政府和北京的压力,过去特别重视建立两地司法机关的工作关系。

马道立说: 我从来未试过,有(香港)政府、内地朋友或法官、最高人民法院,是否给予我压力?是没有的。我上去北京,见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其他法官, (中港)两个制度一定有分别,因为我们是普遍法制度,他们是民事法制度,是有很不同地方,但是可讨论的。如问有否任何人或机构给予我压力,是没有的。因为我知道自己需要做甚么。法官都会知道他们的责任是甚么,履行职责,根据司法誓言和《基本法》。

马道立:说「法治已死」仅因不满裁决,是难以接受

不过,多位记者追问,过去中联办、港澳办和多份亲中报章多次公开批评法庭判决,包括禁蒙面法和黎智英保释许可的争议,被斥是「教法官判案」,干预香港司法独立;而法官在政治案件的判决公正性屡被投诉,市民对香港司法和法治失去信心。马官只称,应反思背后原因,不应只因不满判决结果而作批评,希望市民尊重司法制度及法治。

马道立说:有人认为法官的判决一定是偏帮政府或被告人,你要问自己为何有此想法?是否因为你不满判决,若是如此,是不应该。说法治已死,要有理据。要看法庭判词。判词理据弱,是可上诉,这是我们的制度。说法治已死,是因为不满意判决,是难以接受。

对于司法机构过去一年发声明,回应对社会关注,比律政司发声明的次数更多,马道立指,有需要澄清市民对司法系统的误解,认为无论是自己还是律政司,都有责任发声明。至于司法制度改革的建议,他强调如有理据和细节可研究,但法官的态度及其他基本原则不可改。

至于卸任后打算,马官称,因工作忙碌待下个月才思考,但表明不会出任非常任法官。

马官过去10任内经历香港不少风浪,期间经历过两次释法,其中人大于2016年在立法会宣誓案裁决前释法,更引起极大争议。而一名私房菜男东主被控拳打餐厅巡查油烟情况的环保署职员,该案被告就定罪于1月4日向终审法院申请终极上诉,为马官审理的最后一宗案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