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時代】記協再被親中媒體追擊 記協主席:指控完全錯誤

2021-08-13
Share
【國安時代】記協再被親中媒體追擊 記協主席:指控完全錯誤 記協主席陳朗昇指《文匯報》的指控完全錯誤,強調記協是《基本法》支持者,不是站在對立面。
粵語組製圖

在香港,隨著教協因「承受巨大壓力」而解散,外界亦關注一些「高危」組織,如香港記者協會(記協)、職工盟等會否「步教協後塵」。親北京港媒《文匯報》,周五(13日)再次點名批評記協於2019年反修例期間「庇暴縱謠」,並引述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指,民陣或涉違反《國安法》,警方隨時執法。記協主席駁斥指控「完全錯誤」,並透露自己周四(12日)起被人跟蹤。有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時事評論員認為,北京借官媒發放信息後,旨在看這些被批評的民間組織如何回應。

親北京媒體《文匯報》周五,以「記協庇暴縱謠 失德應受規管」為題,批評香港記者協會(記協)在2019年反修例期間,「縱容黑暴、假記者阻礙警方執法」,並引述政界人士表示,記協近年不斷利用其專業工會角色,抹黑港府及警方,「嚴重危害傳媒生態」,指其本質是「反政府政治組織」。

對親北京媒體的批評,記協主席陳朗昇接受本台訪問回應稱,指控「完全錯誤」,反駁記協不論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或現在,與港府舉行多次非正式及正式會面,強調記協的工作是保障新聞工作者的權益,而所爭取的權益也只是希望當局增加採訪透明度、協助《蘋果日報》行家失業問題等。

記協主席:我們是《基本法》支持者 不是站在對立面

早前,香港教協遭官媒炮轟後解散。而這次遭點名的記協也並非首次被親北京媒體針對。陳朗昇強調,記協是《基本法》支持者,向來只專注執行《基本法》賦予的權利,沒有與任何國際組織勾結、亦無叫人做任何政治行動。

陳朗昇說:會不會看得多《文匯報》、《大公報》,北京會覺得他們講的是事實,所以我們也要考慮日後要回應他們的説法,恐怕大部分都不是事實。我們都是《基本法》支持者,根本不是站在甚麼對立面。我們也沒有與國際勾結、從來沒有叫人做政治行動,將所有公民團體全部消滅,對香港的管治不是好事,我希望北京聽到我們的勸諭。

陳朗昇指周四發現被跟蹤 未來會更謹慎行事

另外,陳朗昇周四晚,在其社交媒體表示,自己收到消息指可能被兩間傳媒跟蹤,「一間指我揼邪骨、另一間指我嫖妓」。陳朗昇接受本台訪問時透露,自己近半年行事小心,但周四發現在公司及住所附近都有人跟蹤他。他説,自己明白某些行家或有任務要做。他指自己目前尚未算很擔心,未來會更謹慎行事。

陳朗昇說:我昨天在公司附近泊車後,在一個商場裡,突然有人和我四目交投....覺得他是監視我,但老實説,這只是我個人感覺。而在我離開公司附近的停車場,和回到住所附近,都看到有兩輛同款、舊款的日本房車出現。這些只是一些資訊或拼圖,讓我相信我被跟蹤。

學者:關鍵在於被批評組織如何應對

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北京借親中媒體發放信息後,旨在看這些被批評的民間組織如何回應,並會因應相關組織的回應及社會回響,作出對應措施。

劉銳紹說:是不是《人民日報》、《新華社》批評便一定代表官方雷厲風行?現在地方性報紙亦可能留有後著。但我覺得重點是,官方釋放信號後,要看對方的回應。如果對方回應相對溫和,官方也會看下一步怎樣走。如果對方是強硬的,官方亦會變得強硬。

劉銳紹又說,中國政治文化有「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説法,但從教協事件可見,即使組織解散,官方仍表示可能與教協「逐一計算」,不一定會「治病救人」。他認為,如果官方輿論先行,並以法律等高壓手段處理這些組織,社會反彈只會越來越大,進一步破壞「一國兩制」。

記者:鄭日堯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