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安时代】记协再被亲中媒体追击 记协主席:指控完全错误

2021-08-13
Share
【国安时代】记协再被亲中媒体追击 记协主席:指控完全错误 记协主席陈朗升指《文汇报》的指控完全错误,强调记协是《基本法》支持者,不是站在对立面。
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随著教协因「承受巨大压力」而解散,外界亦关注一些「高危」组织,如香港记者协会(记协)、职工盟等会否「步教协后尘」。亲北京港媒《文汇报》,周五(13日)再次点名批评记协于2019年反修例期间「庇暴纵谣」,并引述警务处处长萧泽颐指,民阵或涉违反《国安法》,警方随时执法。记协主席驳斥指控「完全错误」,并透露自己周四(12日)起被人跟踪。有熟悉中国事务的香港时事评论员认为,北京借官媒发放信息后,旨在看这些被批评的民间组织如何回应。

亲北京媒体《文汇报》周五,以「记协庇暴纵谣 失德应受规管」为题,批评香港记者协会(记协)在2019年反修例期间,「纵容黑暴、假记者阻碍警方执法」,并引述政界人士表示,记协近年不断利用其专业工会角色,抹黑港府及警方,「严重危害传媒生态」,指其本质是「反政府政治组织」。

对亲北京媒体的批评,记协主席陈朗升接受本台访问回应称,指控「完全错误」,反驳记协不论在反修例运动期间或现在,与港府举行多次非正式及正式会面,强调记协的工作是保障新闻工作者的权益,而所争取的权益也只是希望当局增加采访透明度、协助《苹果日报》行家失业问题等。

记协主席:我们是《基本法》支持者 不是站在对立面

早前,香港教协遭官媒炮轰后解散。而这次遭点名的记协也并非首次被亲北京媒体针对。陈朗升强调,记协是《基本法》支持者,向来只专注执行《基本法》赋予的权利,没有与任何国际组织勾结、亦无叫人做任何政治行动。

陈朗升说:会不会看得多《文汇报》、《大公报》,北京会觉得他们讲的是事实,所以我们也要考虑日后要回应他们的説法,恐怕大部分都不是事实。我们都是《基本法》支持者,根本不是站在甚么对立面。我们也没有与国际勾结、从来没有叫人做政治行动,将所有公民团体全部消灭,对香港的管治不是好事,我希望北京听到我们的劝谕。

陈朗升指周四发现被跟踪 未来会更谨慎行事

另外,陈朗升周四晚,在其社交媒体表示,自己收到消息指可能被两间传媒跟踪,「一间指我揼邪骨、另一间指我嫖妓」。陈朗升接受本台访问时透露,自己近半年行事小心,但周四发现在公司及住所附近都有人跟踪他。他説,自己明白某些行家或有任务要做。他指自己目前尚未算很担心,未来会更谨慎行事。

陈朗升说:我昨天在公司附近泊车后,在一个商场里,突然有人和我四目交投....觉得他是监视我,但老实説,这只是我个人感觉。而在我离开公司附近的停车场,和回到住所附近,都看到有两辆同款、旧款的日本房车出现。这些只是一些资讯或拼图,让我相信我被跟踪。

学者:关键在于被批评组织如何应对

熟悉中国事务的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北京借亲中媒体发放信息后,旨在看这些被批评的民间组织如何回应,并会因应相关组织的回应及社会回响,作出对应措施。

刘锐绍说:是不是《人民日报》、《新华社》批评便一定代表官方雷厉风行?现在地方性报纸亦可能留有后著。但我觉得重点是,官方释放信号后,要看对方的回应。如果对方回应相对温和,官方也会看下一步怎样走。如果对方是强硬的,官方亦会变得强硬。

刘锐绍又说,中国政治文化有「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説法,但从教协事件可见,即使组织解散,官方仍表示可能与教协「逐一计算」,不一定会「治病救人」。他认为,如果官方舆论先行,并以法律等高压手段处理这些组织,社会反弹只会越来越大,进一步破坏「一国两制」。

记者:郑日尧 责编:罗燕云 网编:刘定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