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連政總請願:籲廿三條保障人權及檢討國安法 數十倍警力嚴防

2024.02.27
社民連政總請願:籲廿三條保障人權及檢討國安法 數十倍警力嚴防 社民連3位成員周二(27日)到政府總部外請願,促請當局保障人權及自由,是香港現時唯一就立法公開示威的政黨。
粵語組攝

港府就《基本法》23條立法的諮詢期結束前夕,社民連3位成員周二(27日)到政府總部外請願,促請當局保障人權及自由,是香港現時唯一就立法公開示威的政黨。評論認為,在《國安法》下香港社會變得鴉雀無聲,與2003年時的激烈討論完全不可相比。

口號:「先有普選制!再談23條!沒有民主人權!談何國家安全!」

《基本法》23條立法公眾諮詢周三(28日)結束,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外務副主席周嘉發及成員余偉彬周二早上到政府總部外示威,並針對《基本法》23條立法及港府周三發表的《財政預算案》提交意見書。

他們希望當局在立法時充分保障香港人的權利及自由,並且釐清新增的「隱匿叛國罪」以及「竊取國家機密罪」等涵蓋範圍,以免傳媒或市民誤墮法網。又指周三(28日)是「民主派初選案」的被告被捕3周年,呼籲當局檢討已實施3年多的《港區國安法》,修訂或廢除為人詬病的條文。

香港唯一敢於公開發表不同意見的民主派政黨

即使23條尚未立法,但在《港區國安法》下的香港,針對23條立法的公開抗議聲音幾乎絕跡,民主黨周一(26日)向港府提交23條立法的意見書,但只是以電郵方式提交,使社民連成唯一敢於公開發表不同意見的民主派政黨。

陳寶瑩在發言時表示,會盡政團責任展示表達權利,她一度感慨地說:「其實我們今天能夠站在政總前,是非常之不容易。(TRIM)我們這段時間仍是23條立法的諮詢期,財爺也不斷說,希望我們市民表達意見,所以我亦想不到有甚麼理由,阻止我們用一個和平的請願形式去表達意見。」

現場有幾十名便衣警員戒備,全程拍攝示威過程。(粵語組攝)
現場有幾十名便衣警員戒備,全程拍攝示威過程。(粵語組攝)

現場有幾十名便衣警員戒備,全程拍攝示威過程。而早在3人步行至政府總部前,已有逾50名港警在金鐘港鐵站外嚴陣以待。

警員說:「因為公眾集會原本在政府總部,等會走的時候就不要展示橫額。」
陳寶瑩說:「是,好的。」
警員說:「另外我同事還有一些提醒。」
陳寶瑩說:「是,那麼多提醒。」

有警員向3人查問行動目的,又警告「假如其行為、言論、口號和展示的物品,煽惑、破壞公眾秩序及安寧,或惹起市民對政府不滿,便有機會犯罪。」

評論:03年社會就立法激烈討論 現時鴉雀無聲

2002年,港府提出為《基本法》23條立法,引來社會各界不滿,更觸發2003年「七一」50萬名市民上街遊行,最終因自由黨「倒戈」,使政府在立法會未能取得足夠票數,因此撤回方案。

社會學者鍾劍華同日對本台分析,在《國安法》實施後,港人動輒得咎,社會變得鴉雀無聲;相比2003年,當時整個社會針對立法展開激烈討論,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為立法解畫,亦有不同民間團體積極舉辦活動發表意見等,與現時肅穆的社會環境完全不能相比。

鍾劍華說:「香港現時正正在一個很不理想,不正常的環境下,在這時候要立法,動不動就反駁,將政治帽子扣在人們頭上,人們當然不敢發聲,香港現時在這個問題(立法)上基本上是鴉雀無聲,一開始已經預料到,社民連去請願,他們一方面是非常勇敢,但都看到是難以產生效果。」

香港激進建制派人士 抗議李家超「軟對抗」

另外,也有「愛國者」趁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來港考察時請願。香港「激進建制派人士」、「愛港行動」發言人陳淨心周一(26日)早上欲到中聯辦門外請願,惟被警方要求改到西營盤地鐵站外。

陳淨心說:「中央一直以來都支持香港人可以就政策提出反對聲音,我現時就有反對聲音。沒有人敢說話,立法會變成怎樣?淪為舉手機器、真正的橡皮圖章。」

她批評,《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特首李家超常稱「軟對抗」和「黑暴」仍在社會存在,令市民不安、不敢發聲,促請當局解釋清楚何謂「軟對抗」。

對於有親共人士罕有發表反對政府的聲音,鍾劍華認為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質疑她請願的動機,是建制陣營為博取社會眼球。

記者:董舒悅 編輯/網編:畢子默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