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连政总请愿:吁廿三条保障人权及检讨国安法 数十倍警力严防

2024.02.27
社民连政总请愿:吁廿三条保障人权及检讨国安法 数十倍警力严防 社民连3位成员周二(27日)到政府总部外请愿,促请当局保障人权及自由,是香港现时唯一就立法公开示威的政党。
粤语组摄

港府就《基本法》23条立法的谘询期结束前夕,社民连3位成员周二(27日)到政府总部外请愿,促请当局保障人权及自由,是香港现时唯一就立法公开示威的政党。评论认为,在《国安法》下香港社会变得鸦雀无声,与2003年时的激烈讨论完全不可相比。

口号:「先有普选制!再谈23条!没有民主人权!谈何国家安全!」

《基本法》23条立法公众谘询周三(28日)结束,社民连主席陈宝莹、外务副主席周嘉发及成员余伟彬周二早上到政府总部外示威,并针对《基本法》23条立法及港府周三发表的《财政预算案》提交意见书。

他们希望当局在立法时充分保障香港人的权利及自由,并且厘清新增的「隐匿叛国罪」以及「窃取国家机密罪」等涵盖范围,以免传媒或市民误堕法网。又指周三(28日)是「民主派初选案」的被告被捕3周年,呼吁当局检讨已实施3年多的《港区国安法》,修订或废除为人诟病的条文。

香港唯一敢于公开发表不同意见的民主派政党

即使23条尚未立法,但在《港区国安法》下的香港,针对23条立法的公开抗议声音几乎绝迹,民主党周一(26日)向港府提交23条立法的意见书,但只是以电邮方式提交,使社民连成唯一敢于公开发表不同意见的民主派政党。

陈宝莹在发言时表示,会尽政团责任展示表达权利,她一度感慨地说:「其实我们今天能够站在政总前,是非常之不容易。(TRIM)我们这段时间仍是23条立法的谘询期,财爷也不断说,希望我们市民表达意见,所以我亦想不到有甚么理由,阻止我们用一个和平的请愿形式去表达意见。」

现场有几十名便衣警员戒备,全程拍摄示威过程。(粤语组摄)
现场有几十名便衣警员戒备,全程拍摄示威过程。(粤语组摄)

现场有几十名便衣警员戒备,全程拍摄示威过程。而早在3人步行至政府总部前,已有逾50名港警在金钟港铁站外严阵以待。

警员说:「因为公众集会原本在政府总部,等会走的时候就不要展示横额。」
陈宝莹说:「是,好的。」
警员说:「另外我同事还有一些提醒。」
陈宝莹说:「是,那么多提醒。」

有警员向3人查问行动目的,又警告「假如其行为、言论、口号和展示的物品,煽惑、破坏公众秩序及安宁,或惹起市民对政府不满,便有机会犯罪。」

评论:03年社会就立法激烈讨论 现时鸦雀无声

2002年,港府提出为《基本法》23条立法,引来社会各界不满,更触发2003年「七一」50万名市民上街游行,最终因自由党「倒戈」,使政府在立法会未能取得足够票数,因此撤回方案。

社会学者锺剑华同日对本台分析,在《国安法》实施后,港人动辄得咎,社会变得鸦雀无声;相比2003年,当时整个社会针对立法展开激烈讨论,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为立法解画,亦有不同民间团体积极举办活动发表意见等,与现时肃穆的社会环境完全不能相比。

锺剑华说:「香港现时正正在一个很不理想,不正常的环境下,在这时候要立法,动不动就反驳,将政治帽子扣在人们头上,人们当然不敢发声,香港现时在这个问题(立法)上基本上是鸦雀无声,一开始已经预料到,社民连去请愿,他们一方面是非常勇敢,但都看到是难以产生效果。」

香港激进建制派人士 抗议李家超「软对抗」

另外,也有「爱国者」趁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来港考察时请愿。香港「激进建制派人士」、「爱港行动」发言人陈净心周一(26日)早上欲到中联办门外请愿,惟被警方要求改到西营盘地铁站外。

陈净心说:「中央一直以来都支持香港人可以就政策提出反对声音,我现时就有反对声音。没有人敢说话,立法会变成怎样?沦为举手机器、真正的橡皮图章。」

她批评,《港区国安法》实施后,特首李家超常称「软对抗」和「黑暴」仍在社会存在,令市民不安、不敢发声,促请当局解释清楚何谓「软对抗」。

对于有亲共人士罕有发表反对政府的声音,锺剑华认为事件只是冰山一角,质疑她请愿的动机,是建制阵营为博取社会眼球。

记者:董舒悦 编辑/网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