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程翔】紫荊黨出世撼動中間派土共建制 「白蟻精神」曝中共續地下戰線作為

2020-12-16
Share
【專訪程翔】紫荊黨出世撼動中間派土共建制 「白蟻精神」曝中共續地下戰線作為 程翔認為紫荊黨橫空出世,象徵中共要實行「新港人治港」,部署全面接管香港,清洗「舊香港人」。
粵語組製圖

今年12月傳媒報道中國背景的紫荊黨在香港組黨,引起廣泛議論;另外,近日外國傳媒報道,有195萬中共黨員潛伏在英國、澳大利亞和美國等機構。資深傳媒人程翔接受本台專訪時分析指,紫荊黨組黨反映北京對香港土共、建制派和中間路線完全不信任,藉操控紫荊黨替黨辦事。至於中共黨員在國際見縫插針,顯示中共仍然貫徹地下戰線。(陳駿豪 報道)

紫荊黨黨主席李山最近接受中聯辦旗下刊物《紫荊雜誌》訪問時稱,「紫荊黨是一個新成立的香港政黨,吸納各階層人士,無分本土海歸,無分社會背景,無問西東,通過影響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的途徑,參與對香港的治理,為香港市民服務,為特區政府培養和輸送人才,提供治港良方,支持政府執政。」

紫荊黨為清洗「舊香港人」的前鋒

紫荊黨目標是吸納25萬黨員,按人口比例計算,在700萬人的香港,有如此數量黨員的政黨,只有中國共產黨可以比擬。紫荊黨另一些目標是改革立法會,推動上下議院制,上院委任,下院民選,他們甚至說要派黨員參選未來立法會和特首選委。

這些動作都於香港政壇引起廣泛漣漪。《自由亞洲電台》專訪近來觀察紫荊黨走向的資深傳媒人程翔,程翔認為紫荊黨橫空出世,象徵中共要實行「新港人治港」,部署全面接管香港,清洗「舊香港人」。程翔認為1997年香港主權由英國移交中國,所謂「第一次回歸」是主權回歸,但政權未收回、人心未收回。紫荊黨是香港在2019年出現兩次上百萬人大遊行的政治社會背景下,中共應對香港政局的一著。大批「海歸」、「港漂」以及每日150人內地人來港,參與香港各種機構。不過,程翔認為紫荊黨出現,目的是中共借黨出手。說到中共黨員「浮上水面」,程翔認為北京對「一國兩制」仍有忌諱,未至於浮面。

程翔說:2019年底已提及要培育「新香港人」,甚至將「港人治港」變為「新港人治港」,非舊意義的「港人治港」,如此背景下,北京認為有些活動由中國共產黨背後操盤,都不得心應手,中共需要一個能夠公開活動的組織,幫助北京實行計劃,如此背景下,便出現一個紫荊黨。問題來了,為何中共不索性浮出水面?這點回歸前,也有很多討論,既然回歸了,已由共產黨執政,共產黨在國內是執政黨,為何在香港要辦地下黨?皆因在中共政策來說,香港能否保持「白區」性質,而非「解放區性質」,是「白區性質」。為何要保持「白區」性質呢?因為中共還想保持「一國兩制」這面招牌。如果在一國兩制下,每樣事都要共產黨浮面出來處理,大家(社會和國際)對所謂「一國兩制」的真實程度便大打折扣,為了要保持「一國兩制」的招牌,共產黨被逼繼續「潛水」,但如今繼續「潛水」對中共來說已經相當不便,每每也要考慮中共的政治身份問題,北京做事不方便,現在索性組織一個聽命於中共,直接由其指揮的政黨,讓政黨出面辦事,這是全面接管香港。

程翔認為,中共黨員是藉紫荊黨的外殼,表面上看都還不是共產黨,雖然骨子裡是共產黨,中共仍然是向國際社會交代。在很尖銳的政治問題上,他認為中共不會直接出手,因為香港人的意識形態和文化與中國內地截然不同,香港人不能接受共產黨直接派人,他舉例香港大學有兩個中共背景的人到港大出任副校長,在社會引起風波,可見一班。

土共建制中間派大受衝擊

程翔認為,北京對香港建制派極度失望。民建聯創黨近30年,資源不絀,但至今仍未能培養出得體的政治人才,算來算去多是「野雞博士」、「粗口大狀」等不入流的人物,大陸所謂素質不佳,形像不良,然而,程翔指建制派和土共至今未有自覺意識,他認為譚耀宗之流仍然說建制在人大和政協有自己人,是未意識到「危機」。

程翔說:北京對香港左派北常失望,是他們不知而已,他們沒有自覺的精神,中共想與其培養多年也不成材,北京不如另起爐灶,培養自己的新團隊。衝擊最大應該是民建聯和經民聯這些組織,對工聯會衝擊未必很大,因為工聯會始終尋於中共的基層群眾組織,對於這些群眾,中共要求他們盲目跟從就可以,盲目服從北京,千萬不要有個人獨立思考。工聯會群眾沒有太多獨立思考,對他們來說衝擊不大,最大衝擊是民建聯這些本來作為代表中產階級管治香港的團隊,但自民建聯約30年前建黨至今,浪費北京的資源,到現在一事無成,對民建聯是最大的衝擊,紫荊黨的成立是中共打算以中產階級身份,管治香港。

至於田北俊最近牽頭創立的中間路線「希望聯盟」,程翔認為「田少」要重振中間路線、資產階級管治人馬,並沒有希望,因為田北俊在2003年「23條主法」一役,中共已視之為「叛徒」,田北俊拉動的人馬中央也不會信任。紫荊黨性質上完全可以取代香港傳統中間路線。

北京完全不放林鄭在眼內

特首林鄭月娥早前志得意滿,指自己工作至上,重拾管治信心。但程翔分析,不論是《香港01》老闆于品海批評林鄭看不清問題所在,以至所謂「建制第一健筆」屈穎妍放棄「是紅底又如何」的套路,改寫「自己不是建制派」,非議林鄭管治,甚至由林鄭近日上京述職被煞停,與她早前施政報告改期為例,林鄭在北京眼中只是隨傳隨到的小角色。

程翔說:述職延期與林鄭之前施政報告延期,我認為是性質相同的問題。中央根本不放林鄭在眼內,上次林鄭本來要公布施政報告,本來已定時間,但三日前煞停,即是說中央何時開會,都沒有人告訴她,林鄭自行宣布發表施政報告的日期,到她公布時間後,中央才說她要上內地開會,這反映了中央對她完全不放在眼內,林鄭是隨傳隨到的角色。今次述職問題,本來她要上京,中央說不行,要等北京通知,這兩點反映同一個現像,中央已完全不放林鄭在眼內。至於連任問題,從建制派不斷向她開火,北京可能在考慮讓不讓她繼續連任,即使林鄭連任,也是小角色,不像董建華,董建華中央都尊重他的。

「白蟻政策」滲透香港社會與國際

近日不少中共黨員在香港社會和國際湧現,程翔指現象反映中共仍然貫徹黨的傳統地下戰線,他特別提及中共的「白蟻政策」,形容黨員潛伏世界各地,為打倒敵人做準備的路線。

程翔說:上世紀50年代,中共已制定「白蟻政策」 ,何謂「白蟻政策」?即所有中共黨員在香港好,外國亦然,要甘心潛伏,默默耕耘,好像白蟻一樣,慢慢蛀食大樹,蛀到一定程度時,大樹一推便倒。「白蟻政策」在一個絕密文件內有記載的,為何要有白蟻政策呢?徙中共看來,制定這個政策時是50年代,當時中共輸出革命,向香港、東南亞和西方國家輸出革命,但輸出革命不可以大張旗鼓,要秘密工作,中共在香港或外國派出那麼多黨員,就是為了潛伏下來,甘心,像白蟻一樣刻苦耐勞,這是周恩來當年提出的「白蟻精神」,慢慢蛀食、腐食別人,待條件成熟時推倒敵人。中共輸出革命的理念一直沒有轉變。

國際方面,195萬中共黨員被曝光,滲透在外國多個重要機構,程翔認為中共沒有改變要求黨員潛伏的傳統,文化大革命期間「將紅旗插遍全世界」的意志沒有改變,仍然輸出革命,滲透外國,《環球時報》社論狠批「內奸」叛變揭密,可見中共仍看重「隱蔽戰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