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程翔】紫荆党出世撼动中间派土共建制 「白蚁精神」曝中共续地下战线作为

2020-12-16
Share
【专访程翔】紫荆党出世撼动中间派土共建制 「白蚁精神」曝中共续地下战线作为 程翔认为紫荆党横空出世,象征中共要实行「新港人治港」,部署全面接管香港,清洗「旧香港人」。
粤语组制图

今年12月传媒报道中国背景的紫荆党在香港组党,引起广泛议论;另外,近日外国传媒报道,有195万中共党员潜伏在英国、澳大利亚和美国等机构。资深传媒人程翔接受本台专访时分析指,紫荆党组党反映北京对香港土共、建制派和中间路线完全不信任,藉操控紫荆党替党办事。至于中共党员在国际见缝插针,显示中共仍然贯彻地下战线。(陈骏豪 报道)

紫荆党党主席李山最近接受中联办旗下刊物《紫荆杂志》访问时称,「紫荆党是一个新成立的香港政党,吸纳各阶层人士,无分本土海归,无分社会背景,无问西东,通过影响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途径,参与对香港的治理,为香港市民服务,为特区政府培养和输送人才,提供治港良方,支持政府执政。」

紫荆党为清洗「旧香港人」的前锋

紫荆党目标是吸纳25万党员,按人口比例计算,在700万人的香港,有如此数量党员的政党,只有中国共产党可以比拟。紫荆党另一些目标是改革立法会,推动上下议院制,上院委任,下院民选,他们甚至说要派党员参选未来立法会和特首选委。

这些动作都于香港政坛引起广泛涟漪。《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近来观察紫荆党走向的资深传媒人程翔,程翔认为紫荆党横空出世,象征中共要实行「新港人治港」,部署全面接管香港,清洗「旧香港人」。程翔认为1997年香港主权由英国移交中国,所谓「第一次回归」是主权回归,但政权未收回、人心未收回。紫荆党是香港在2019年出现两次上百万人大游行的政治社会背景下,中共应对香港政局的一著。大批「海归」、「港漂」以及每日150人内地人来港,参与香港各种机构。不过,程翔认为紫荆党出现,目的是中共借党出手。说到中共党员「浮上水面」,程翔认为北京对「一国两制」仍有忌讳,未至于浮面。

程翔说:2019年底已提及要培育「新香港人」,甚至将「港人治港」变为「新港人治港」,非旧意义的「港人治港」,如此背景下,北京认为有些活动由中国共产党背后操盘,都不得心应手,中共需要一个能够公开活动的组织,帮助北京实行计划,如此背景下,便出现一个紫荆党。问题来了,为何中共不索性浮出水面?这点回归前,也有很多讨论,既然回归了,已由共产党执政,共产党在国内是执政党,为何在香港要办地下党?皆因在中共政策来说,香港能否保持「白区」性质,而非「解放区性质」,是「白区性质」。为何要保持「白区」性质呢?因为中共还想保持「一国两制」这面招牌。如果在一国两制下,每样事都要共产党浮面出来处理,大家(社会和国际)对所谓「一国两制」的真实程度便大打折扣,为了要保持「一国两制」的招牌,共产党被逼继续「潜水」,但如今继续「潜水」对中共来说已经相当不便,每每也要考虑中共的政治身份问题,北京做事不方便,现在索性组织一个听命于中共,直接由其指挥的政党,让政党出面办事,这是全面接管香港。

程翔认为,中共党员是藉紫荆党的外壳,表面上看都还不是共产党,虽然骨子里是共产党,中共仍然是向国际社会交代。在很尖锐的政治问题上,他认为中共不会直接出手,因为香港人的意识形态和文化与中国内地截然不同,香港人不能接受共产党直接派人,他举例香港大学有两个中共背景的人到港大出任副校长,在社会引起风波,可见一班。

土共建制中间派大受冲击

程翔认为,北京对香港建制派极度失望。民建联创党近30年,资源不绌,但至今仍未能培养出得体的政治人才,算来算去多是「野鸡博士」、「粗口大状」等不入流的人物,大陆所谓素质不佳,形像不良,然而,程翔指建制派和土共至今未有自觉意识,他认为谭耀宗之流仍然说建制在人大和政协有自己人,是未意识到「危机」。

程翔说:北京对香港左派北常失望,是他们不知而已,他们没有自觉的精神,中共想与其培养多年也不成材,北京不如另起炉灶,培养自己的新团队。冲击最大应该是民建联和经民联这些组织,对工联会冲击未必很大,因为工联会始终寻于中共的基层群众组织,对于这些群众,中共要求他们盲目跟从就可以,盲目服从北京,千万不要有个人独立思考。工联会群众没有太多独立思考,对他们来说冲击不大,最大冲击是民建联这些本来作为代表中产阶级管治香港的团队,但自民建联约30年前建党至今,浪费北京的资源,到现在一事无成,对民建联是最大的冲击,紫荆党的成立是中共打算以中产阶级身份,管治香港。

至于田北俊最近牵头创立的中间路线「希望联盟」,程翔认为「田少」要重振中间路线、资产阶级管治人马,并没有希望,因为田北俊在2003年「23条主法」一役,中共已视之为「叛徒」,田北俊拉动的人马中央也不会信任。紫荆党性质上完全可以取代香港传统中间路线。

北京完全不放林郑在眼内

特首林郑月娥早前志得意满,指自己工作至上,重拾管治信心。但程翔分析,不论是《香港01》老板于品海批评林郑看不清问题所在,以至所谓「建制第一健笔」屈颖妍放弃「是红底又如何」的套路,改写「自己不是建制派」,非议林郑管治,甚至由林郑近日上京述职被煞停,与她早前施政报告改期为例,林郑在北京眼中只是随传随到的小角色。

程翔说:述职延期与林郑之前施政报告延期,我认为是性质相同的问题。中央根本不放林郑在眼内,上次林郑本来要公布施政报告,本来已定时间,但三日前煞停,即是说中央何时开会,都没有人告诉她,林郑自行宣布发表施政报告的日期,到她公布时间后,中央才说她要上内地开会,这反映了中央对她完全不放在眼内,林郑是随传随到的角色。今次述职问题,本来她要上京,中央说不行,要等北京通知,这两点反映同一个现像,中央已完全不放林郑在眼内。至于连任问题,从建制派不断向她开火,北京可能在考虑让不让她继续连任,即使林郑连任,也是小角色,不像董建华,董建华中央都尊重他的。

「白蚁政策」渗透香港社会与国际

近日不少中共党员在香港社会和国际涌现,程翔指现象反映中共仍然贯彻党的传统地下战线,他特别提及中共的「白蚁政策」,形容党员潜伏世界各地,为打倒敌人做准备的路线。

程翔说:上世纪50年代,中共已制定「白蚁政策」 ,何谓「白蚁政策」?即所有中共党员在香港好,外国亦然,要甘心潜伏,默默耕耘,好像白蚁一样,慢慢蛀食大树,蛀到一定程度时,大树一推便倒。「白蚁政策」在一个绝密文件内有记载的,为何要有白蚁政策呢?徙中共看来,制定这个政策时是50年代,当时中共输出革命,向香港、东南亚和西方国家输出革命,但输出革命不可以大张旗鼓,要秘密工作,中共在香港或外国派出那么多党员,就是为了潜伏下来,甘心,像白蚁一样刻苦耐劳,这是周恩来当年提出的「白蚁精神」,慢慢蛀食、腐食别人,待条件成熟时推倒敌人。中共输出革命的理念一直没有转变。

国际方面,195万中共党员被曝光,渗透在外国多个重要机构,程翔认为中共没有改变要求党员潜伏的传统,文化大革命期间「将红旗插遍全世界」的意志没有改变,仍然输出革命,渗透外国,《环球时报》社论狠批「内奸」叛变揭密,可见中共仍看重「隐蔽战线」。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