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治安】去年160人涉國安法被捕 今年將繼續打擊本土恐怖主義

2022.01.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治安】去年160人涉國安法被捕 今年將繼續打擊本土恐怖主義 香港警方指,未來的首要任務之一,是維護國家安全,打擊暴力及推動全民反恐,將會繼續網羅情報、果斷執法。
路透社資料圖片

《港區國安法》實施1年多,警方至今拘捕160人,超過100人被檢控。警務處處長蕭澤頤表示,警方未來的首要任務之一,是維護國家安全,打擊暴力及推動全民反恐,將會繼續網羅情報、果斷執法。對於有新聞機構及從業員,因懷疑觸犯《港區國安法》而停運及被捕,蕭澤頤強調,新聞自由受《基本法》保障,但並非絕對,傳媒經常講的自由,是建基於法律責任和義務,如果違法,是無資格講自由。

香港警務處周四(27日)舉行年度記者會,回顧2021年香港的治安情況及警務工作,而國家安全成為重點。

港警今年首要任務:維護國安、推動全民反恐

警務處處長蕭澤頤表示,警方至今就《港區國安法》拘捕超過160人,逾100人被檢控,但仍有別用心的人透過網絡或媒體煽動違法行為,警方會繼續網羅情報、果斷執法。他又指,警方未來的首要任務有8項,包括維護國家安全,打擊暴力及反恐等。

蕭澤頤說:今年的3個工作重點,第一,是繼續維護國家安全,推動全民反恐,社會秩序已經回復穩定,但仍有少部分的反中亂港分子,轉趨地下化,例如去年涉嫌在本港策劃恐怖襲擊的光城者集團, 及7.1孤狼式恐怖襲擊等,警方會繼續以情報主導,盡早展開調查及執法行動。

他指社會雖然大致回復穩定,但仍不能掉以輕心,將積極透過不同媒體及活動加強公眾對本土恐怖主義、自我激化行為的認知和應變能力,以及鼓勵市民作出舉報,達至全民反恐。而今年另外兩個工作重點,會聚焦防罪滅罪,以及加強社區聯繫。

多間傳媒停運及有人被捕 蕭澤頤:新聞自由並非絕對

對於過去一段時間,有新聞機構及從業員因懷疑觸犯《港區國安法》而停運及被捕,警方未來會否拘捕更多人?如何界定煽動罪?

蕭澤頤表示,傳媒停運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強調警方並非針對個別機構,而是他們所犯下的罪行,他指批評政府是沒有問題,但對於是否觸犯國安法,就要視乎其意圖。他又說,新聞自由受《基本法》保障,但並非絕對,傳媒經常講的自由,是建基於法律責任和義務,如果違法,是無資格講自由。

蕭澤頤說:有些傳媒人曾經出來說過,現在的媒體被捲入一個政治巨浪,首先我想問,這個巨浪,究竟是誰在興波作浪?很多相關的人至少坐在同一艘船,很多年輕人在海裡游水,無辜被你捲入巨浪。也有人說過記者都是人,都有家人、朋友,我同意,但大家不要忘記年輕人都有家人,都有朋友。

對於有傳警方去年底從中國購入3架水炮車,蕭澤頤在會上確認,他說:「事實上是從祖國購置,祖國的裝備同其他國家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反修例逾4000名學生被捕 蕭澤頤:年輕人感後悔

反修例運動中眾多年輕人被捕。據警方早前提供予本台數字,截至去年11月30日,警方拘捕10,270人,4,009名為學生,當中1,117人已被檢控;有1,754人為18歲以下的未成年,當中496人已被控。

記者會上,蕭澤頤花不少時間講述探望在囚年輕人的事,他引述與4位年輕人的對話,指年輕人在黑暴期間受到社交媒體影響。其中一位16歲男生,因刑事毁壞被捕,蕭澤頤引述對方稱感到非常後悔,人生停滯,希望出獄後做教師,以自己經歷教導年輕人,不要一時衝動。

蕭澤頤說,希望經常講自由的人,撫心自問,是否問心無愧,又指他們害了好多年青人,破壞了好多家庭和草根階層,希望大家思考一下。

至於其他犯罪個案,蕭澤頤指2021年整體罪案共64,428宗,較2020年微升1.9%,增加了1,196宗,破案率回升至38.5%,主要是詐騙案增加3,600多宗。他又指,去年共有37名警務人員,因違反刑事罪行被捕,較前年減少8人。

記者:董舒悦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評論

Citizen on Earth
2022/01/28 07:34

Let me understand this, wha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is the freedom under law with care of you and me, not the law with one's ego, so they didnt go against the law with care of you and me, they have the freedom to talk about freedom, but since they are living under the law with one's ego, they are not the one, so under this law they don't have the freedom to talk about freedom . correct??
讓我理解一下,他們所談論的是顧己及人之法律下的自由, 那自由容許他們去談及自由, 但是他們是生活在政權傲慢之法律下,他們不是政權, 所以在這法律之下他們沒有自由去談論自由。對嗎??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