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發傳票傳召西灣河開槍警員 李家超指警方設新部門執行國安法

2020-06-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許智峯(左)表示,法庭批出他提出的私人檢控傳票申請,涉事警員出庭,他形容這宗案件意義重大。(許智峯臉書視頻截圖)
許智峯(左)表示,法庭批出他提出的私人檢控傳票申請,涉事警員出庭,他形容這宗案件意義重大。(許智峯臉書視頻截圖)

在香港,反修例風波引發對警方執法問題的爭議,其中一例是有警員去年11月在西灣河開槍擊中一名男示威者。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就該案提出私人檢控,獲裁判法院批准,將命令有關警員出席審訊。為首次有警員因所使用的武力而受檢控。另一方面,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為確保有足夠人手配合「港版國安法」執法,警務處必須開始部署。人權組織擔憂,警方的違法行為將更加難以追究。(劉少風 報道)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早前向法院提出私人檢控,對去年11月在西灣河開槍擊中一名男子的警員提出五項控罪,最終法庭接納其中三項,包括「可判終身監禁的意圖造成身體嚴重傷害而射擊」、「罔顧他人安全情況下發射彈藥,」以及「處理槍械而其方式相當可能傷害或危害他人安全」,但拒絕「意圖謀殺」和「發射彈藥而其方式可能傷害或危害他人安全」的控罪申請。

許智峯周四(11日)在記者會表示,法庭批出他提出的私人檢控傳票申請,涉事警員出庭,他形容這宗案件意義重大。

許智峯說:這是在「反送中」運動裡,首次第一名警員面臨刑事檢控,哪怕這個檢控是以一個私人方式進行,但意味著那位警員要親身到庭應訊。這給予警員一個最大的警示,即是所有的警暴,他們的行為是要為自己負上個人刑事責任。

不過,香港人權監察發言人葉寬柔對本台指,一般市民透過私人檢控方式追究警員,是非常困難的事。

葉寬柔說:市民沒有權力去調查、搜集證據,西灣河開槍案,這宗個案因為涉事警員被認得樣子,所以可以判斷那個人的身份,但在很多其他案件裡,都看到警員是蒙面,沒有顯示編號,無從去辨識到警員身份時,要開展私人檢控,透過私人檢控令違法警員負法律責任,這是很困難的事。

反修例運動其中一個主要訴求,就是獨立調查警隊。監警會上月中發表報告,審視反修例期間的警民衝突,但報告被質疑偏袒警方,監警會主席梁定邦亦多番強調監警會沒有調查權,亦沒權譴責人。

多名海外專家去年底應監警會邀請,審視反修例期間警民衝突,其間專家組以監警會缺乏獨立調查權為由決定全部退出。其中一位監警會國際專家小組前成員斯托特(Clifford Stott),接受香港傳媒Now新聞台訪問指,監警會未能發揮監警職能,又評論警方在處理「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的反應非常慢、非常弱。他批評監警會的報告有不足,正撰寫另一份報告檢視警方行動,將於7月在學術期刊發表。

監警會周四回應指,主席梁定邦早前已經回應過,監警會沒有任何補充。

另外,中國全國人大常委通過制定「港版國安法」後,可能會在香港設立國安機構,但如何執法,與哪些部門合作,都未有具體內容。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周三(10日)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提到,警隊正成立新部門以執行「港版國安法」,將由警務處長鄧炳強統領,具備情報收集、調查和培訓等職能,但他拒絕透露新部門將如何與中央就國安法在香港成立的新設機關合作。李家超周四會見傳媒表示,有必要在具體條文公布前,成立專責部門培訓執法人員以及準備執法工作。

李家超說:必須要看條文最終如何寫,但無論如何,去準備有足夠人手,有足夠培訓,令執法人員到時可以在(法例)頒布後履行工作,所以今日就要在警務處計劃及設立甚麼隊伍,去專責處理這方面工作。

對此,葉寬柔指,目前不知道「港版國安法」的具體內容,而她一旦警隊成為「政治部」,針對與政府持不同意見人士, 就會更令人相信政府支持警隊的違法行為,日後更難追究責任。

葉寬柔說:當警隊其中一個負任是做「政治部」的時候,政府更加依賴警隊去做這件事,就會給予更多權利,更多包容予警隊,警隊日後執行職務時違法,現時看到的種種違法行為,日後就會更加難去追究,更難要求政府去追究違法的警員,要警隊問責於法律、問責於市民,相信會更加困難。

李家超又稱,現階段警務處有必要進行準備工作,包括尋求內地相關的單位提供協助作出訓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