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朗昇心酸卸任記協主席 「我繼續做記協會受到攻擊」

2024.05.17

香港記者協會執委會即將換屆,原本外界預期現任主席陳朗昇會繼續競選,但日前他卻說「無奈地要下船」。他接受本台專訪訴說這是艱難的決定,但若自己仍留任「只會影響記協」。他很希望記協能堅持下去,因為若記協仍存在,證明香港仍有「一國兩制」。

1-2.jpeg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陳朗昇宣布,不再競逐連任。(陳朗昇Facebook圖片)

陳朗昇激動地說:「我甚至要解釋給人聽為何要做。那些不是我的意見,為何我要去宣傳、提倡,說服別人,但其實那不是我的,但我們不做會有事。」

香港記者協會下月底舉行會員大會,進行新一屆執委會改選,然而記協主席陳朗昇日前在社交平台表明,不會再參加下一屆執委會選舉及角逐連任主席,與他原本的打算有出入。他接受本台專訪時,說出以上這番話。

陳朗昇被指繼續留任「會影響記協」

原來他收到「消息」,若自己仍留任「會影響記協」。陳朗昇說:「我收到的說法是,『如果你繼續做,這些針對、攻擊、批評會繼續有。親建制媒體其實這3天都有我的文章,都有提到『陳朗昇繼續做記協主席,可以嗎?應該嗎?』所以這些看法後,我覺得看來我做下去的機會不容易。」

事實上,自香港「反送中」事件爆發後,記協不時受到抨擊,當中包括被批「拉攏13歲無受訓的『學生記者』入會」、「為『攬炒派』提供保護傘」、甚至保安局長鄧炳強直言「記協無認受性」。到近期他們想辦籌款音樂會,都因「不可抗力」要改為網上進行。所以可以說記協主席這個位,是一個「燙手山芋」。

2-3.jpg
陳朗昇於「反送中」運動期間採訪時,不時與警方發生口角。

至於陳朗昇本人,在「反送中」期間也不時與警察發生口角,亦成為被黨媒攻擊的對象,例如被指是外部勢力的「代理人」。他直言既然自己與記協一樣承受大的風險及攻擊,加上當時眼見《蘋果日報》高層被捕,深感香港新聞自由被衝擊,所以選擇接任主席一位,一做便是3屆。

陳朗昇:記協存在代表香港仍是香港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上任後會更大規模地受左派傳媒攻擊,但他說意想不到的是原來那種壓力真的無處不在。陳朗昇說:「我們有些執委,他已經離職,他原本做新聞,但《香港電台》知道他做(記協)執委後,就把他調去字幕組,『你不離開記協管理層,就一直打字幕』。入行的人小,願意做記協會員的人一路下跌,好少人肯做執委會,最令我擔心是連副主席也沒有。

缺人及種種壓力下,記協也曾討論應否解散,一來擔心風險過高,而且也懷疑還有甚麼作用。陳朗昇也坦然,這3年擔任主席很痛苦,但他覺得沒有事比記協「仍然存在」重要。而且當初頂得著壓力繼續營運記協,亦是他覺得做得最正確的事。

3.jpg
陳朗昇覺得,只要記協仍存在,證明香港仍有「一國兩制」。

陳朗昇說:「記協仍堅持著存在,證明香港仍有『一國兩制』及有點不一樣,無論空間少了但仍是香港。在這麼多公民團體、反對政黨、團體都死清光時,我們走著走著突然站到第一排,還是自己一個站在這,高處不勝寒,是痛苦的,但姑且頂下去。」

他深信只要記協還在,還是可以為傳媒同業發聲、並協助一些需要打官司的行家。至於會否因沒有新一任主席,記協就要解散,陳朗昇覺得仍有一段距離,因為還有很多有心的執委仍堅守崗位。他提及記協正考慮將提名期延期,假使沒有人參選,則會衍生一個臨時行政委員會,繼續嘗試選主席。

記者:淳音(台北) 編輯:施芷珊 網編:池煥衡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