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未殺到 大陸國安打壓手段已漸露


2020-06-08
Share
 港版國安法未殺到 大陸國安打壓手段已漸露 疑似國安人員已急不及待在香港公開活動,近日就再有民主派人士疑被跟蹤,監控手法與大陸如出一轍。(粵語組製圖)

香港近日接連有民主派人士疑被大陸人員跟蹤、監控,令人質疑「港版國安法」尚未出台,大陸當局已急不及待在香港活動。有大陸維權人士形容,「港版國安法」是把過去中共在港採取的一貫監控手段合法化。另一方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周一(8日)表示,無論外國如何反對,「港版國安法」一定會通過,又指國安在内地一貫依法辦案,叫香港市民不用擔心。(文海欣 報道)

中國全國人大於5月28日通過授權人大常委會制訂「港版國安法」,容許在港設立國安機構,但相關條文細節仍未公開。當不少人憂慮大陸人員會否在港執法、影響人權、安全等問題,近日,香港多名民主派人士接連發現疑被「神秘人」監控。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表示,上周五(5日)在立法會附近一帶,遭一名操「內地口音」人士跟蹤,更被偷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南區區議員袁嘉蔚同樣表示,連日來均被跟蹤和偷拍,上周六(6日),黃之鋒及袁嘉蔚都曾即時質問對方,並拍下影片。

影片聲音:你在拍甚麼?你是甚麼人?公安、國安還是中聯辦?

袁嘉蔚周一(8日)對本台憶述,數日前已開始發現在擺街站,甚或在不同場合,都被陌生人拍攝錄影。上周六(6日)晚上,她與黃之鋒等人更發現一輛白色私家車停泊在他們開會地點附近,大約三小時後,當他們離開時,發現一班由四人組成的跟蹤隊伍,分別尾隨他們。

袁嘉蔚說:在新蒲崗那裡,有人都站在那兒好幾個小時,我們出出入入時都看到有人站在一旁,好像在捕捉甚麼。我們離開時都見到那些人仍在。黃之鋒問他們是否國安、誰找他們來跟蹤,他都否認,指自己不是中聯辦,其他都說不知道、不要問,其實有人已經發現他站在這好幾個小時。

而早於去年反修例運動期間,袁嘉蔚已出現被跟蹤的問題,她曾翻看閉路電視片段,發現多名「可疑男子」在她的寓所門外徘徊,令其感到受威脅,最終她要搬家。

此外,本台記者與袁嘉蔚進行電話訪問期間,亦出現兩次斷線情況,另外通話期間,亦出現如置身水底般的聲音。袁嘉蔚指出,近日她與其他相熟的民主派人士,都出現類似情況,明明接收訊號良好,通話時卻會突然聽不到對方聲音、甚至斷線,懷疑其電話亦遭到監聽,她相信對方這些行為是想阻嚇他們。袁嘉蔚說,現在不論是知名政治人士、區議員,甚至是他們的義工團隊,都會被滋擾。

其實黃之鋒及一些民主派議員,過去亦曾表示被「神秘人」跟蹤,而有關手法與大陸維權人士或異見人士在大陸遭受打壓、監控的情況很相似。

一直被當局重點監控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本台指出,目前自己處於24小時被貼身監控的狀態,特別是在敏感時期,與香港民主派人士目前所遭遇的情況相比,更為嚴重。

胡佳說:這個不是說你被跟蹤的問題,是你根本出不了他們的視野。外出的話要坐他們的車,比如說你父母有事情,你要開自己的車,因為要顧及父母的感受,不要呈現出好像囚犯一樣被人盯著,那麼你開自己的車,他們的車會在後面跟著。我如果想要在小區裡面運動一下,例如跑步,我出不了小區,他們的電動車也會跟著,就是這種類型的狀態。

胡佳指,建國71年來,中國當局一直以打壓手段維持統治。改革開放以來更透過立法將這些手段合法化。他認為,大陸現將這套模式引入香港,相信「國安法」制定後,有關情況會更普遍和廣泛。

胡佳說:實際上說,他(中共)長期一貫做的事情,他原本不需要有法律授權就可以幹。後來改革開放,所謂市場經濟,他們就要遵循一些法治的原則,那怎麼辦?我就把這個法例放出來,把原來長期實施的東西變成有法例授權的東西。只是說在這個「國安法」之後,他原來是一種在背後的狀態、在黑箱裡的狀態,變成可以堂而皇之的、大將旗鼓的,可以光天化日去做,而且比廣泛的要多。

「國安法」通過後,香港反對派人士甚至一般市民都將面臨進一步壓力。袁嘉蔚擔心,「國安法」一旦在香港實施,難以估計政府或中共的「紅線」會拉到多緊,市民不知道說了甚麼或做了甚麼,就會令中共對他們採取行動,「被失蹤」可能是所有香港人都要面對的問題,但她強調不會因此退縮。 

另一方面,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周一在特區政府舉辦的《基本法》頒布30周年網上研討會致辭時,指有謠言說國安機關可以在香港隨意抓人、送到内地受審等,他認為這些言論都不值一駁。張曉明指,國安機構在内地辦案,都要嚴格依法辦事、有嚴格程序限制,反問為何到了香港會變得無拘無束。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