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警司朱经纬占领运动期间殴打途人判监三月

2018-01-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月3日,退休警司朱经纬被判入狱3个月,获准保释等候上诉后见记者。(林国立摄)
2018年1月3日,退休警司朱经纬被判入狱3个月,获准保释等候上诉后见记者。(林国立摄)

退休警司朱经纬占领运动期间殴打途人判监三月

香港退休警司朱经纬,被控在占领运动期间,用警棍殴打途人郑仲恒,周三(3日)被法庭判监三个月,获准保释等候上诉。事主郑仲恒表示刑期长短不是重点,最重要是判决还他公道,证明警方执行职务不可以随意使用武力。警队协会对判决感到失望,认为会打击警察士气。(林国立 报道)

朱经纬早前已经被裁定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成,被还押两个多星期后,星期三由囚车押送到东区裁判法院听取判刑,获准保释之后在家人和前同事陪同下离开法院,未有回应提问。他的代表律师彭彼得(Peter Pannur)表明会上诉。

彭彼得说︰判刑其实不是重,但我觉得未必需要。

记者问︰上诉有甚么理据?

彭彼得说︰有很多理据。

裁判官钱礼在判刑时表示,本案不是同类案件中最严重,事主已康复,没有受到永久伤害,辩方呈上40封求情信,都赞扬朱经纬对警队及社会的贡献,但今次案情严重,法庭有责任判处具阻吓性刑罚,警诫其他警员不要跟随朱经纬的行为,警员即使承受极大压力,都不是犯事的藉口,不适宜判社会服务令,必须判处监禁,判他入狱三个月,辩方随即提出保释等候上诉,获批准以五万元现金保释。

案中事主郑仲恒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判刑轻重不重要,最重要是证明警方执法不能随意使用武力,他又质疑警察员佐级协会的声明,反映警队根本不觉得朱经纬有错。

郑仲恒说︰判刑长短对我来说不重要,最重要是之前法庭已经有裁决,让社会知道警察这样做是不对的,保护市民都是他们的职责,不可以沦为政府政治或某些权贵利用的工具,它(员佐级协会)这样说看不出他们觉得自己有问题,会影响士气,即是警察做错事判了有错,就会影响士气,这是很无稽,警员做错事就要包庇纵容,否则就会影响士气。

警察员佐级协会发声明,对判决极度失望,认为判决对前线警务人员执法,造成极大影响,打击前线人员士气,会向管理层反映对合法使用武力的疑虑,冀减轻对执法的不良影响。

在法院门外,分别有支持和反对朱经纬的团体到场示威。珍惜群组、撑警大联盟等亲建制团体,到场声援朱经纬,又在法庭外辱骂法官,批评法庭司法独大,珍惜群组召集人李壁而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朱经纬只是履行职务,不应该被判罪。

李壁而说︰有甚么可能判他三个月,判三个月监,即是轻判在法官心中都是轻,哪为何一而再不让他保释,对不对,这已经看出法官如何玩弄警察,执法有甚么理者时,由被告,你一而再不让他保释,但不敢判他重刑,判三个月是不是玩弄他。

另外亦有市民在法院外庆祝,社运人士雷玉莲指朱经纬是罪有应得。

雷玉莲说︰我觉得朱经纬是咎由自取,还有一件事,他判三个月已经少,我觉得要判一年,因为他是经审讯才定罪,即是说他由始至终都没有认罪,应该判他一年,但我们尊重法庭裁决。

两批人一度在法院门外对骂,警方在场戒备分隔两批人。

案发在2014年11月26日占领运动期间,朱经纬在旺角弥敦道驱赶示威者时,用警棍殴打途人郑仲恒。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