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油麻地「人疊人」目擊者:疊起來的人「和地鐵站差不多一樣高」

2019-11-2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大批市民於上周一(18日)因為躲避警方的驅散行動而在碧街及彌敦道交界釀成「人疊人」意外。(受訪者凱撒提供)
大批市民於上周一(18日)因為躲避警方的驅散行動而在碧街及彌敦道交界釀成「人疊人」意外。(受訪者凱撒提供)

專訪油麻地「人疊人」 目擊者:疊起來的人「和地鐵站差不多一樣高」

香港警方周五(29日)再次否認油麻地曾發生「人踩人」事件,僅稱有人跌倒。不過再有示威者及記者親證事件屬實,並狠批是警方圍捕所致。另外,警方一再重申當日並無阻礙救援,惟有記者親證當日警方驅趕消防員及救護員。(文海欣 報道)

警方圍堵理工大學近兩星期後,終在周五(29日)解封。然而,尚有一件事引起公眾關注。曾有過千名示威者於上周一(18日)欲從佐敦及尖沙咀兩路,前往理工大學「營救」被困者,結果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其間警方在油麻地彌敦道採取驅散行動,示威者走避時懷疑在碧街及彌敦道釀成「人疊人」意外。不過,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於事發翌日表示,警方無見到「人疊人」,只稱當時多名示威者在逃走時於碧街近油麻地港鐵站出口跌倒,及後警方拘捕213人。事件中約30人受傷送院,但警方稱現場情况及傷者傷勢與「人疊人」事件不脗合。

至上周三(20日),有當時在現場的義務急救員開記者會,親證當時現場發生「人疊人」情況。另外本台記者亦與當時目睹事發經過的前線示威者及記者跟進過當時情形,其說法與警方所指有明顯出入。

化名「阿龍」的前線示威者表示,上周一約晚上10時,他與其他示威者由佐敦退至窩打老道,他們過百名示威者一度與警方對峙約1小時,期間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則以燃燒彈還擊。至大約晚上11時26分,警方開始在窩打老道快速向旺角方向推進,阿龍當時向旺角方向逃跑至碧街及彌敦道交界,但他發現示威人士已被警方從窩打老道及兩旁的碧街,從三面包圍,不少人都荒亂逃跑,並碰撞在一起。他稱當時情況非常混亂,不時有催淚彈、亦見有閃光彈。「人疊人」事件由始而起,慶幸的是他當時並無跑進碧街。

阿龍說:在碧街近砵蘭街方向,有10多隻(個)「速龍」(小隊成員)衝過來,在橫巷突然衝過來,三邊一同圍捕我們。我們沒有想過轉彎時會有防暴警察及「速龍小隊」衝過來。一衝來時,前面的「手足」打算逃走(回彌敦道),但後面的「手足」又來到,因為窩打老道那邊又有警方推進。前前後後已經有很多人撞在一起,有一、兩個「手足」已經跌在地上,但很多人向前跑,大家都扶不到任何人。

而當時在另一個角度的記者凱撒則跟隨示威者向旺角方向後退,他稱警方從窩打老道開始推進時,已經見到有數位示威者被拘捕。其後他經砵蘭街行至碧街,便發現「人疊人」事件,翻看相片,當時的時間約11時30分。他稱當時已經有約百人,在碧街、油麻地港鐵站出口旁一條狹窄的通道疊在一起,足足有約一個港鐵站出口的高度。這個畫面令他非常震撼,他從未想過香港會發生這種事。當時他非常擔心被壓在最底層的人的情況,因為蘭桂芳曾發生人踩人事件,當時有人死亡。

凱撒說:應該疊了差不多100個人,和地鐵站差不多一樣高。那兒疊了很多人,而且很多人慘叫,是一個人間煉獄。

隨即,凱撒看到有數位原先在附近救火的消防員也趕過來、與其他義務急救員嘗試把最底層的人拖出來,但最終未成功。大約3分鐘後,大批防暴、警察前來驅趕他們,要求他們離開,其間一度使用胡椒噴霧。另外亦有希望協助救援的市民被拘捕。

凱撒說:他們(消防員)嘗試把人拉回出來,但不成功。其中有消防員坐下call台叫支援,但支援未到,警察已經趕走了他們。有幾個急救員被射胡椒噴霧,有個女急救員被推倒地上。有一個義務急救員更是哭至崩潰,問為何不能讓他們救人,那件事很嚴重,是「人踩人」,會有人死掉的。

直至11時36 分,凱撒亦正式被警方趕走,離開警方封鎖範圍,再未能了解裏面情況。

不過至周五(29日),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於記者會上再就事件解畫,表示當時並沒有阻撓救援工作。

郭嘉銓說:我們也必須確認,在現場當我們發現有人跌倒的時間,消防同事也作出澄清,我們沒有阻撓過救援工作,而警方執法的目標,只是想拘捕一批不斷投擲汽油彈的暴徒。

不過本台再向警方查詢會否推翻「沒有人疊人」的說法,警方謹回覆以記者會作準,未有再作回應。

另外消防處周二(26日)證實,事件中共有31名傷者分別送往7間醫院,其中16宗是嚴重個案。據了解,當中有傷者頭及手受傷。

另一方面,「人疊人」事件當晚亦有一個關注點,就是曾有3輛警方的小巴高速向人群駛出,警方周五(29日)於記者會否認油麻地有警方巴士高速撞向人群,觸發「人疊人」事件。警方指「白色小巴衝向人群」的案發位置為豉油街,並非碧街,兩件事相差45分鐘。另外警方稱快速駕駛是戰術,並非危險行為。

不過,示威者阿龍表示,他由碧街跑至登打士街,已經見到「白色小巴」,但當時該小巴未有動靜。他們再與警方對峙約10多分鐘後,便往豉油街方向逃去,只見「白色小巴」開始衝向他們,他認為過程相距並沒有45分鐘之久。阿龍亦批評,警方所謂的戰術,從來都是罔顧人命,他不時質疑警方並非要拘捕示威者,而是要對示威者造成傷害。

阿龍說:它(白色小巴)駛過來時,起初也不是很快,但去到信和中心附近突然加速衝過來。我們不停逃跑,它去到信和中心前少許,突然停了一下,再加速。他們不是下車,而是再加速。再走多些少距離,他們才下車捉人。其實那時我不明白,其實我們示威者的距離已經與你們(警察)很近,為甚麼你們仍要踩油門衝過來呢?如果你想拉人可以直接拉我們,不用好像想殺我們似的。

阿龍續憶述,現在重回油麻地都會感到害怕及傷心,因為會回想起當晚發生的事。但他表示會繼續抗爭,不能讓警察繼續濫暴,並要繼續爭取自由。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