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学生入境澳大利亚被查半小时 学者估计非针对港生

2019-09-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5日,香港浸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梁兆玉(右二)出访澳大利亚与当地参议员会面,但她周二(3日)在墨尔本机场入境时,遭当地边境执法人员截查行李和手机。(梁兆玉提供)
2019年9月5日,香港浸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梁兆玉(右二)出访澳大利亚与当地参议员会面,但她周二(3日)在墨尔本机场入境时,遭当地边境执法人员截查行李和手机。(梁兆玉提供)

香港发生反修例风波后,首次传出有参与「反送中」活动人士入境外国时遭刁难。香港浸会大学的学生会代表梁兆玉出访澳大利亚,入境时被机场边境人员调查半小时,除翻看她的手机内容和查行李,还被当成有份参与「暴动」的「暴徒」,经出示获邀与当地官员会面的文件始获放行,梁兆玉坦言对当地人员以个人政治立场处事感到失望。有学者估计,因海外有声援香港「反送中」行动,有关当局才会加强入境抽查,相信并非针对香港的学生。(覃晓言 报道)

包括浸会大学学生会外务副会长梁兆玉在内的三名「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成员,周二(3日)飞抵澳大利亚,将与当地官员及联邦参议员等会面,就香港反修例运动进行游说工作,寻求国际关注和声援,但她在墨尔本机场入境时,一度遭边境执法人员刁难。

梁兆玉周五(6日)对本台讲述经过,她指落机后成功通过入境检查,并未遭到阻挠,但柜位人员在其入境表格上注有特别记号,当她再将表格和证件递交海关检查时,即被边境人员截停,并带到另一房间搜查行李,要她解锁手机让人员查阅,更被当成「暴徒」严词质问。

梁兆玉说:有一位边境人员截停了我,带我到一个半开放、专门搜查旅客的房间,他们在里面不断查问我及搜查我的行李,并要求我解锁手机给他们查阅。其实他们的态度抱持著自己的政治立场,因为搜查我手机的边境人员,将香港的示威活动定义为「暴动」,他见到手机内有示威照片,便一口咬定我曾参与犯法活动,即使我表明没有任何刑事纪录,他仍然说不代表我没有犯任何暴动罪名或没有参与其中,这些都使我感到很不愉快。

梁兆玉表示,边境人员不断质问她到澳大利亚的目的、有否藏有攻击性武器等,她都坦白回答,并表明只是参与和平示威,仍不获放行。半小时后,同行学生为她出示此行获邀与当地官员会面的官方文件,她才获准离开。梁兆玉相信可能是个别事件,后来她出席当地活动时曾反映情况,有官员获悉后已向她致歉。

梁兆玉说:当地外交部部长或其他官员都很快联络我,及就事件表示抱歉,并指这些是正常抽查程序,刚巧抽查了我,只是执法人员可能有自己的政治立场,而有一些不礼貌的举动,他们都感到很抱歉。澳洲(大利亚)很多官员其实都很礼貌、很关注香港发生的事,参议员及众议员其实都曾发声明支持香港的行为(行动)。

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全球研究院课程助理讲师锺乐伟认为,现时国际对香港局势极表关注,而澳大利亚的中港留学生早前曾在当地「反送中」集会发生冲突,因而可能令当地执法人员加强抽查,相信并非刻意针对香港学生。

锺乐伟说:当地香港留学生都有举办声援香港的抗争运动或集会,使当地中国留学生或移民当地的中国侨胞有些相应(对立)行动,我想他们(政府当局)会担心,这样会否导致他们某些城市,尤其多华人聚居地方出现治安问题,可能因此多了戒心。我不认为会特别针对香港某大学生,或认为他们(港人)来到会滋事,因现时(外国)始终对「反送中」比较提高警觉,可能导致海外国家对(旅客)出入境的忧虑多了,才会如此处理。

本台记者曾致电澳大利亚驻港澳总领事馆查问,当地是否有针对香港旅客入境的新安排,接听的职员表示没有听闻,并要求记者转向公共事务部查询,但无人接听。

另外,理大学生会署理会长胡国泓周四(5日)晚上在校园内,为人链活动维持秩序期间,被一名疑似内地生袭击。胡国泓右边脸红肿受伤,报警送院验伤,警方事后带走该名涉案男子调查。

至于周五(6日)是开学第五日,香港继续有多间中学的学生及校友,分别自发在校门外手牵手筑成人链,要求政府回应民间五大诉求,并对警察滥捕表达不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