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自己及家人安全受威胁 港大学生会黄程锋辞职离境

2019-09-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上月30日在湾仔遇袭的港大学生会署理会长黄程锋,因感到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周四(12日)去信辞去港大校内职务,并已离开香港暂别抗争运动。(黄程锋候选港大校务委员会Facebook图片)
上月30日在湾仔遇袭的港大学生会署理会长黄程锋,因感到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周四(12日)去信辞去港大校内职务,并已离开香港暂别抗争运动。(黄程锋候选港大校务委员会Facebook图片)

在香港反修例风波下,先后有多名学生领袖或组织游行人士接连遇袭被打压,受害者之一的香港大学学生会署理会长黄程锋,因忧虑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无奈辞去学生会职务,并已离开香港暂别这场抗争运动,他更在辞职信中形容这是「一生的耻辱」。学界批评当今政权刻意营造「白色恐怖」,剥夺香港人免于恐惧的自由所致,强调不会放弃抗争。(覃晓言 报道)

持续三个月的「反送中」运动以来,一直为学界被捕人士奔走、提供支援的香港大学学生会署理会长黄程锋,周四(12日)去信港大学生会评议会主席,辞去学生会职务,并已离开香港,目前身处海外。他在信中表示,今次离开是一趟「单程」之旅(one-way trip),是他人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之一,他每天都祈求能够回港。

黄程锋在信中透露,离开是与上月30日凌晨遇袭有关。他当时在湾仔轩尼诗道等巴士,突遭一名白衣男子从后用藤条袭击,凶徒事后逃去。由于只有他被打,另两名候车男子安然无恙,而在他遇袭的24小时内,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光复元朗」申请人锺健平相继遇袭,还有港大学生会前会长孙晓岚等多名社运人士被捕,他相信事件是有计划、有组织,并非随机或巧合。

他批评,政府连月来对示威冲突无动于衷,却将香港变成一个警察城市,要学生及社运人士噤声。他指,永远无法原谅自己在关键时刻离开香港,形容是一生的耻辱,不管他过去三个月所面对的压力及障碍,但其家人亦处于焦虑及沮丧之中,因感到自己与家人的安全受到威胁,离开是唯一选择。

港大学生会评议会时事委员会署理主席彭家浩对本台证实,港大学生会评议会收到黄程锋的辞职信,将于周六(14日)召开会议讨论,是否接纳其呈辞。他形容事件显然是「白色恐怖」,但强调学界不会放弃抗争。

彭家浩说:警察可以用正常程序检控我们,即以正当理由去拘捕,但并非这样用一些流氓手段去对付我们,即见到这种「白色恐怖」不单止针对政党人士,其实是对学生或所谓没有大台的领袖,都会寻找或挑选一些人来袭击及逼害他们。我觉得这个做法是想对我们这场运动有打击,但当然我们不会因此而令立场改变。

彭家浩表示,曾与黄程锋联络,确认他目前处境安全,但不便透露更多资料。他又指,包括自己在内的多位学生领袖,都曾收到恐吓讯息要他们「收手」,故他日后会小心行事及保持低调。

本月2日在沙田遭凶徒伏击的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亦对本台指出,现时很多学生及不同组织人士,都在「白色恐怖」之下,导致情绪受困,因逞凶者的目的是要打压这场运动,故他很明白黄程锋的决定。

郑家朗说:其实坦白说就是看到「白色恐怖」的气氛在影响不同的组织者,无论是学生会成员、政党或知名社运人士,其实都会受那种恐惧情绪所困扰,所以我们很体谅黄程锋同学作出这样的决定。其实大家在这场运动的参与度都很高,所以承受的压力的确很大,但都希望大家明白这种恐惧情绪,就是在政权上,想营造、刻意令我们不再走出来,所以我会继续走上街头。

郑家朗认为,虽然当今政权不断以各种手法,进一步打压参与抗争人士,他亦尊重其他同路人的个人决定,但学界不会因而放弃抗争。对他个人来说,争取社会公义较自身安全更重要,他呼吁市民要继续支持这场运动,只要有愈多人参与,便不怕被这个政权击倒。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