憂自己及家人安全受威脅 港大學生會黃程鋒辭職離境

2019-09-1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上月30日在灣仔遇襲的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因感到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周四(12日)去信辭去港大校內職務,並已離開香港暫別抗爭運動。(黃程鋒候選港大校務委員會Facebook圖片)
上月30日在灣仔遇襲的港大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因感到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周四(12日)去信辭去港大校內職務,並已離開香港暫別抗爭運動。(黃程鋒候選港大校務委員會Facebook圖片)

在香港反修例風波下,先後有多名學生領袖或組織遊行人士接連遇襲被打壓,受害者之一的香港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因憂慮自己及家人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無奈辭去學生會職務,並已離開香港暫別這場抗爭運動,他更在辭職信中形容這是「一生的恥辱」。學界批評當今政權刻意營造「白色恐怖」,剝奪香港人免於恐懼的自由所致,強調不會放棄抗爭。(覃曉言 報道)

持續三個月的「反送中」運動以來,一直為學界被捕人士奔走、提供支援的香港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黃程鋒,周四(12日)去信港大學生會評議會主席,辭去學生會職務,並已離開香港,目前身處海外。他在信中表示,今次離開是一趟「單程」之旅(one-way trip),是他人生中最艱難的決定之一,他每天都祈求能夠回港。

黃程鋒在信中透露,離開是與上月30日凌晨遇襲有關。他當時在灣仔軒尼詩道等巴士,突遭一名白衣男子從後用籐條襲擊,兇徒事後逃去。由於只有他被打,另兩名候車男子安然無恙,而在他遇襲的24小時內,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光復元朗」申請人鍾健平相繼遇襲,還有港大學生會前會長孫曉嵐等多名社運人士被捕,他相信事件是有計劃、有組織,並非隨機或巧合。

他批評,政府連月來對示威衝突無動於衷,卻將香港變成一個警察城市,要學生及社運人士噤聲。他指,永遠無法原諒自己在關鍵時刻離開香港,形容是一生的恥辱,不管他過去三個月所面對的壓力及障礙,但其家人亦處於焦慮及沮喪之中,因感到自己與家人的安全受到威脅,離開是唯一選擇。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時事委員會署理主席彭家浩對本台證實,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收到黃程鋒的辭職信,將於周六(14日)召開會議討論,是否接納其呈辭。他形容事件顯然是「白色恐怖」,但強調學界不會放棄抗爭。

彭家浩說:警察可以用正常程序檢控我們,即以正當理由去拘捕,但並非這樣用一些流氓手段去對付我們,即見到這種「白色恐怖」不單止針對政黨人士,其實是對學生或所謂沒有大台的領袖,都會尋找或挑選一些人來襲擊及逼害他們。我覺得這個做法是想對我們這場運動有打擊,但當然我們不會因此而令立場改變。

彭家浩表示,曾與黃程鋒聯絡,確認他目前處境安全,但不便透露更多資料。他又指,包括自己在內的多位學生領袖,都曾收到恐嚇訊息要他們「收手」,故他日後會小心行事及保持低調。

本月2日在沙田遭兇徒伏擊的香港眾志副主席鄭家朗亦對本台指出,現時很多學生及不同組織人士,都在「白色恐怖」之下,導致情緒受困,因逞兇者的目的是要打壓這場運動,故他很明白黃程鋒的決定。

鄭家朗說:其實坦白說就是看到「白色恐怖」的氣氛在影響不同的組織者,無論是學生會成員、政黨或知名社運人士,其實都會受那種恐懼情緒所困擾,所以我們很體諒黃程鋒同學作出這樣的決定。其實大家在這場運動的參與度都很高,所以承受的壓力的確很大,但都希望大家明白這種恐懼情緒,就是在政權上,想營造、刻意令我們不再走出來,所以我會繼續走上街頭。

鄭家朗認為,雖然當今政權不斷以各種手法,進一步打壓參與抗爭人士,他亦尊重其他同路人的個人決定,但學界不會因而放棄抗爭。對他個人來說,爭取社會公義較自身安全更重要,他呼籲市民要繼續支持這場運動,只要有愈多人參與,便不怕被這個政權擊倒。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