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受催泪弹波及老幼数目并无统计 罗致光称烧烤二恶英远高于催泪烟

2019-1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罗致光称烧烤所产生的二恶英远高于催泪烟。(路透社资料图片)
罗致光称烧烤所产生的二恶英远高于催泪烟。(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警方连月来于各区共施放逾万枚催泪弹,数字惊人。不少市民其后都出现不同征状,对催泪弹成分感疑虑,担心含二恶英等有毒物质,望政府能公开更多资料。然而劳工及福利局局长周三(4日)扬言,烧烤所产生的二恶英远高于催泪烟。更强调政府无意公开催泪弹成分。(文海欣 报道)

「反送中」运动持续至今已近半年,警队使用的各种武器备受关注,当中催泪弹影响范围大,而警方亦多次于全港不同地区施放,当中包括院舍、幼稚园、民居附近。有家长团体亦多次发起游行、表示受影响的小童出现皮肤问题。另外早前更又有一名前线记者被确诊罹患氯痤疮,这是人体累积高浓度戴奥辛毒物的病变,与二恶英有关。大众都关注催泪弹的成分及对人体影响为何。

立法会大会周三(4日)复会,谈及催泪弹问题。其中工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提出口头质询,称警方驱散示威者行动期间,有多宗安老及康复服务单位内人士因吸入催泪烟而不适的个案,他要求政府交代催泪烟的成分及有否对社福机构的影响作出评估。    

张超雄说︰有很多文献指出催泪烟的影响是长期、甚至永久。如果你不做一个跟进调查及研究,你根本不知道,催泪烟对这些特别是相对体弱人士的影响。

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回覆时承认,负责老人院和长者院舍的社会福利署并无就资助或非资助安老及康复服务单位的服务使用者及职员,受催泪气体影响的人数作统计。他只是一再重申,无收过报告有院舍受催泪弹严重影响。

罗致光又声称,曾接触催泪烟的人士只出现轻微呼吸系统及皮肤不适征状,并强调警方施放催泪弹前会顾及受影响人士。另外他称当局在大型公众活动前亦已通报附近的社福中心,通知他们自行作出相应措施应对。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则关注,示威者也有焚烧杂物,质疑会否释出有毒物质,例如二恶英;认为相比催泪烟所释出的二恶英更多。罗致光对此表示认同,称催泪烟中的二恶英绝无仅有。

罗致光说︰烧一般垃圾、特别是一些在路边找到的胶栏杆,因为其PVC(聚氯乙烯)含量是非常多,所以烧这些所产生的二恶英,比烧其他任何东西是数以百倍计。文献一直给我们的资料,催泪烟所产生的二恶英,是绝无仅有、非常低,甚至大家烧烤所产生的二恶英也远远高过催泪烟所产生。

其后,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刘业强认为,若局方公开催泪弹成分或能释除公众疑虑,然而罗致光重申,当局并无打算公开,认为会影响警方行动。

公立医院急症室黄医生周三接受本台电话访问,他称近几个月的确多了有关吸入催泪弹后出现肚泻、经期失调、皮肤问题等个案。虽然现时未有直接证据证明,施放催泪弹令更多人有长远后遗症,但两者的确有时间关系。他批评政府经常强调催泪弹只带来短期影响,例如呼吸系统、皮肤问题等,然而这些只是说明书上写有会正常发生的情况。

黄医生指出,在国际研究中,显示催泪弹会带来长远影响,而且研究背景中,这些催泪弹是在正常情况下施放,非像香港现时般在不正常情况下过度施放,他忧虑香港的影响更大。

黄医生说︰在国际研究中也有很多例外,有人会有长期呼吸道的问题、有些人的肺部会出现一些长期病变,令他的呼吸功能变差。这些是比较罕有的并发症,但我必须说这些研究背景是催泪弹在正常情况下施放,才出现这些少有的情况,例如不会在人烟稠密的地方;不会在同一地方、一晚内施放过千枚催泪弹;不会放不明来历的催泪弹。

就罗致光称烧烤所产生的二恶英也远高于催泪烟的言论,黄医生希望罗致光能提供更多背景数据,认为说到底也是要警方公开催泪弹成分,才能释除公众疑虑,否则只是无谓的争执。

黄医生说︰就像以前美国制那只催泪弹也有成分、说明书等,大家上网也能找到,以前可以(公开成分)、为何现在不行?所以我们很担心这只新的,可能是大陆或东欧来的催泪弹不知道有甚么古怪成分。即使它没有二恶英,你知道政府是「挤牙膏」方式(回应问题),它可能没有二恶英,但可能有另外十种有害物质(比二恶英)更恶的,只是大家未找到、未想到,所以很难不害怕。唯一的做法就是公开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另一方面,陈肇始周六(11月30日)称,政府从来没有间断与专家商讨,评估催泪弹在社会上带来的健康风险,以及有甚么方法应对,对此会积极跟进。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