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流水集会】黎智英等组织非法集结罪脱 律政司申上诉被驳

2024.02.23
【818流水集会】黎智英等组织非法集结罪脱 律政司申上诉被驳 黎智英等7名香港民主派人士被指在「流水式集会」中「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成,7人之后上诉,获高院上诉庭撤销「组织未经批准集结」罪,但「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则维持原判。律政司申请上诉许可遭拒。民主派7人部分议题上诉许可获批。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等7名民主派人士被指在「流水式集会」中「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成,7人之后上诉,获高院上诉庭撤销「组织未经批准集结」罪,但「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则维持原判。律政司周五(23日)向终审法院申请上诉许可,但遭拒。至于民主派7人早前亦获批上诉至终院的许可证明书,同日终院就部分议题批出上诉许可。

律政司指上诉庭对「组织」诠释过于狭窄

本案中获判缓刑的李柱铭和吴霭仪自行到终院应讯,正还押的梁国雄、黎智英、李卓人、何俊仁及何秀兰就未有到庭。律政司一方由大律师林芷莹、高级检控官刘允祥及吴加悦代表,力陈高等法院上诉庭对《公安条例》下「组织」的诠释过于狭窄,强调不论游行事前是否经策划、安排或管理,被告带领或指引游行队伍的行为,已构成「组织」,又指即使游行属即兴出现,如身在其中领导,仍是「组织」的一种方式。

不过,常任法官林文瀚就质疑,指《公安条例》订明组织者属事前申请及通知警方的人士,而即使被告在游行中有带领角色,但并不等同就是组织者。

重申被告当时作控制及领导已属组织集会 说法被法官质疑

律政司一方回应,指被告案发时带领人群走出维园,及后又向人群指示游行路线,直言是等同接手「组织者」角色。法官林文瀚就指,游行主办方民阵当时并没有离场,仍在继续组织集会,质疑何来接手一说。律政司一方峙后重申,《公安条例》对「组织」定义包含控制及领导,惟常任法官李义闻言即质疑:「证据在哪?」指各被告当时只是手持横额。

律政司一方于是举例,指被告之一李卓人曾使用咪高峰,而黎智英及梁国雄就有打手势向群众指示路线,直言有关行为已属控制及领导。而代表黎智英的资深大律师余若薇就指,黎只是参与集会解散过程,当时只是跟从前民阵召集人陈皓桓就离开维园合法集会所发出的指示,亦没有叫人游行到中环。终审庭听取陈词后,即时驳回律政司的上诉许可申请。

终院就民主派被告提出部分议题批准终极上诉

另外,被告民主派7人亦就「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罪成维持原判申请终极上诉,指现行法律中参与和平非暴力的非法集会,最高刑罚为监禁五年的条文过分严苛,会造成寒蝉效应;以及集会定义不包括以「流水式」作人群疏导,并引述现已解散的民阵时任召集人陈皓桓当时呼吁群众离开,「如果铜锣湾走唔到,喺湾仔走;如果湾仔走唔到,喺金钟走」,重申大量群众需离开现场,被告仅按指示安全疏散。

律政司一方就反驳,2019年时局动荡,和平集会可恶化成暴力示威,又指7人没指示过集会参与者解散,指辩方理据并不合理。终院法官听取陈词后,就7人早前获批出上诉证明书的议题,包括《公安条例》在执行层面有否违反相称性、检控过程中延迟执法及定罪,以及有否违反集会自由等基本权利批出上诉许可,但就拒绝就「集会」定义、《公安条例》带来寒蝉效应等议题批出上诉证明书。

案件编号:FAMC 24-29/2023

记者:吴婷康 编辑/网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