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訪談節目談年少偷渡來港 黎稱「香港是我家」所作僅為回報

2024.05.28
【黎智英案】訪談節目談年少偷渡來港 黎稱「香港是我家」所作僅為回報 黎智英在一集節目談及自己年少時偷渡來港的故事,指因家境貧困需做童工,但仍感自己猶如身在天堂,因為香港為他提供自由、機遇及教育。
法新社資料圖片

「黎智英案」周二(28日)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續審,踏入第 85日審訊,控方繼續應辯方要求,播放黎智英訪談節目「Live Chat with Jimmy Lai」的完整片段。黎在一集節目談及自己年少時偷渡來港的故事,指因家境貧困需做童工,但仍感自己猶如身在天堂,因為香港為他提供自由、機遇及教育;他形容自己其後所做的,僅為回報香港。被問到為何選擇留港面對被捕風險,黎則指「香港是我的家」,所以要堅守信念、持續抗爭,即使《國安法》通過,亦不能阻止他繼續受訪,不論將來發生甚麼事,都是他的命運。

黎智英曾提出港人抗爭要變得靈活有創意

控方今在庭上播出2020年11月27、29及12月1日的「Live Chat with Jimmy Lai」,涉及嘉賓包括「香港監察」負責人羅傑斯(Benedict Rogers)、《南華早報》前總編輯Mark Clifford、美國退休將軍Jack Keane、《紐約時報》專欄作家Nicholas Kristof,以及美國智庫企業研究所亞洲研究項目主任Dan Blumenthal等。

黎在其中一集節目中,談及自己年少時偷渡來港的事跡。他指自己於12歲時已做童工,當時雖然很貧窮但仍感自己猶如身在天堂,因香港提供了自由、機遇及教育予他。黎又指,自己之後建立家庭,並形容當時他為香港做的事僅是回報香港。

針對當時的社會情況,黎指港人抗爭要變得靈活有創意,並提出要以小組方式遊行,而因為力量來自人民而非源自政府,所以黎形容民間團體相當重要,只要有人民的支持,便有足夠力量可以面對恐懼。他並提及,香港與西方社會的價值一致,自然會獲對方支持及為港人發聲,同時顯示國際社會支持的重要。

尚未完全變成「一國一制」 勉觀眾要繼續堅持

之後回應羅傑斯提問,羅傑斯指黎有大量機會離港,然而黎卻選擇留下面對被捕風險,原因為何;黎智英當時解釋,他要堅守自己的信念,持續抗爭;又直言「香港是我的家」,反問「怎能離開香港?」指自己過去持續因對抗邪惡及獨裁而惹上麻煩,惟當面對越大困難,其角色變得越重要,因為可令國際關注香港。而即使《國安法》通過,亦不能阻止他繼續接受訪問,不論將來發生甚麼事,都是他的命運。

而在另一集節目的問答環節,有觀眾提及香港即將變成「一國一制」,並問黎香港尚有甚麼剩餘價值。黎智英當時就回應,香港剩餘的價值是作為港人擁有本身的文化意識及西方文化價值觀,強調尚未完全變成「一國一制」,亦不等於不繼續堅持,強調要堅守法治及自由,惟坦言不論教育、傳媒自由度已大受打擊,只是「一國一制係要嚟」不代表要「袖手畀佢」,重申一定要保住法治及自由。

受訪時預計會再面臨監禁 明言不會認罪

黎又在另一集節目中跟Dan Blumenthal對談,他當時提出,美國應在面對疫情時要求中國有言論自由,指如當初發現病毒的李文亮醫生可及早把消息告知公眾,或令大眾多加提防,政府亦可採取措拖控制疫情。

有觀眾就問黎認為香港會否同化為中國其中一個城市,黎指如沒有奇蹟出現,在習近平續任國家主席下,「我哋就仆街」,認為沒有機會再保持香港特殊地位,香港或會變成像新疆一樣情況,因港人倫理價值觀與中國人不同,港人普遍相信西方價值觀,這些價值觀對中國很危險,如相關價值觀散播到大陸,就會相當危險,這些價值觀對比回教或穆斯林宗教更加危險。黎又指,如其他國家對抗中國時沒有美國領導也難以成功,而他對拜登政府對華採取「多邊主義」之成效有保留。

另外,庭上今亦播放黎在2020年12月1日接受美國《霍士財經網》訪問的片段,他當時預計自己會再面臨監禁,惟他不會認罪,對於那些他決心反抗的人,「永不認罪」(I will never admit guilty);在被問及《國安法》對香港的影響時,黎就形容香港過去之所以成功,正因擁有法治、集會及言論自由,全部均是英殖時期留下,惟在《國安法》凌駕《基本法》下,由於國際金融中心仰賴互相信任,在失去法治後,香港已不可能再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案件編號:HCCC51/2022

粵語組報道 編輯:施芷珊 網編:池煥衡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