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李宇轩促日议员推人权法 因国安法不参与第4次众筹

2024.03.25
【黎智英案】李宇轩促日议员推人权法 因国安法不参与第4次众筹 2024年3月25日,「黎智英案」续审,「12港人」之一李宇轩续以「从犯证人」身份出庭作供。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周一(25日)续审,李宇轩忆述2020年初他在日本与草议了《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时任众议员菅野志樱里会面。法官及控方多度追问法案效用,李指法案有「阻吓功用」。另确认因担忧《国安法》,无参与第4次众筹活动「重光计划」。

裴伦德指各方向国际社会表达讯息面对障碍

周一庭上,控方展示由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裴伦德(Luke De Pulford)所开设的Signal群组,群组资料显示,当中成员包括李宇轩、「Dimon」、「Natalie」及「Joey」(邵岚)。李确认邵岚当时为「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成员之一,并在被问及是否代表「SWHK」加入群组时,解释自己加入前没征求「SWHK」同意,故当时只是表述自己所理解「SWHK」的立场。

控方续指,裴伦德在群组表示运动到了关键时刻,提及李等人在向国际社会表达讯息时面对「障碍(obstacles)」;李指当时不少人望维持匿名,亦散落于不同组织,故难以表达统一讯息,而传统民主派政党或组织亦没人在当时肩负起代表港人的角色,故从国际社会角度,没有很清晰的讯息被带出,而裴伦德创立群组,就是为征集意见及讨论有关议题。

控方就再问及李宇轩在「日本线」的国际游说工作,他忆述约于2020年初,在日本国会议事堂首度与时任众议院议员菅野志樱里会面,与会者包括协助草拟人权法案的张亦晴、在日港人「村长」及日方的议员助理仓持麟太郎。李续供称,会面原意是把张亦晴草拟的草案,交予菅野志樱里,但当时菅野志樱里展示其版本的人权法案,并向李等人简介其想法,各人最后同意合作争取其他议员支持有关法案。

认为日议员的人权法案版本更好遂直接支持

李解释,法案内容与侵害人权者有关,但不限于香港情况,主要提出改革日本法制的建议,如订立机制处理侵害人权个案,但指自己不记得详细内容,又指当时他跟张亦晴认为菅野志樱里的版本更好,因考虑了日本法的框架,亦是由议员自己的倡议」,遂直接支持对方的版本。

法官李运腾就关注,李宇轩望透过法案如何帮助香港问题;李回答指是「deterrence effect(阻吓作用)」;另一法官李素兰就追问,在法案下侵犯人权者会有的后果?李指一些跟日本司法管辖权有关的部分,会被限制,但已记不起「restrict啲乜」。控方一度要求李举例,惟李拒绝,解释因「唔知会唔会举错」。控方再追问法案如何达致阻吓效果,李就回应指:「个deterrence(阻吓)就系你唔想畀人罚嗰样,就唔好做嗰样」。

李之后忆述,在新冠疫情爆发后所有事情如像停顿下来,而在日本国会停摆期间,他曾透过电邮联络议员高井崇志、井上哲士及山添拓,游说对方支持菅野志樱里提出的《人权与民主法案》(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Bill),直至2020年夏天,日本国会准备或开始复会,菅野志樱里及其他议员准备发表草案,在日港人组织「swhk@japan」、「actwithhk」及「香港の夜明」亦在日本协助筹办活动,周庭当时亦有发表视像讯息,以表达希望日本可支持该法案,同时继续关心香港。

盛传实施国安法故排除李宇轩参与4次众筹活动

控方另又针对2020年5月的第4次众筹活动「重光计划」,问及李宇轩有否与陈梓华、「揽炒巴」刘袓廸作讨论;李回应指相关讨论主要涉及「隔走我,唔畀我参与」,解释当时其人及银行户口均在香港,为免被指洗黑钱而被冻结资金,各人认为应使用美国信托基金户口「Project Hong Kong Trust」处理众筹资金,并把他从第4次众筹分隔。就控方再追问当中是否有其他原因时,李指因当时盛传将会实施《国安法》,故为安全计「唔用一个喺香港jurisdiction(司法管辖权)嘅人」,并确认他故此没有参与「重光计划」众筹。

李宇轩供称,当时是先与刘祖廸及其他SWHK成员讨论后,再把结论转告陈梓华,而陈亦同意有关做法。法官李运腾就问及李为何必须再与陈梓华讨论;他解释,因「G揽」众筹资金当时尚馀约69万美元,应不会立时出现资金不足并需要垫支问题,而由于陈一方曾垫支登报费,李忧虑对方或误会需再垫支,便特意把讨论转告免生误会。

审讯周三(27日)续。

案件编号:HCCC51/2022

记者:胡彗蓝(多伦多) 编辑/网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