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李宇轩义工身分助日议员成立组织 曾与陈梓华讨论转战「枱面」

2024.04.08
【黎智英案】李宇轩义工身分助日议员成立组织 曾与陈梓华讨论转战「枱面」 李宇轩作供称自己在日本的「对中政策相关国会议员联盟」中只是义工。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长假期后续审,周一(8日)踏入第55天审讯,续由从犯证人李宇轩作供。李宇轩确认在2020年7月曾列席「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的会议,并确认会议目标之一,是终止依法把任何人引渡至香港或中国;他并曾以义工身分,协助日本时任议员成立「对中政策相关国会议员联盟」(JPAC)。在他被捕前约一个月,他和陈梓华曾讨论「打唔打」的问题,即是「浮上枱面做枱面人」,不再匿名参与香港社会运动,当时陈提出忧虑,并建议他要先安排好香港的事情。

IPAC会议目标 涉终止跟中港间引渡协议

今早甫开庭,负责控方主问的副刑事检控专员周天行即透露,预料李宇轩的主问将在1至2天内完成。控方今展示李与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裴伦德(Luke de Pulford)的对话纪录,显示裴伦德曾向李传送一条IPAC的Twitter连结,提及「有16名IPAC联合主席昨晚召开会议」,李确认自己是会议列席者。讯息又显示,李在会议前一晚曾向裴伦德透露,日本议员菅野志樱里指她现时难以加入,惟希望索要一份会议总结,李问裴伦德他应否加入会议及为菅野志樱里作笔记,获裴伦德回覆「OK」。但李称不记得自己有份撰写会议纪录,指当时应有「Sam」或「Andrew」帮忙记录内容。控方再展示另一份从李电脑搜出的日文会议记录,追问当中所列的出席者「IPAC Office」由谁代表,李就称当时裴伦德在场,由「Sam」或「Andrew」帮忙记录内容,他本人非IPAC代表。

控方及后展示IPAC会议纪录,显示会议目标为「要求贵国政府公开以书面形式表明,无论国籍是甚么,任何人都不得被引渡至香港或中国(Request your government for concrete in writing publicly that no one shall be extradited to Hong Kong or China regardless of nationality)」及「透过现行法律和终止引渡协议,确保依法不会实施第(1)项所述的引渡(Make an assurance that no extradition will be carried out as stated in(1)under the law by way of reviewing the current law and termination of the extradition agreement)」;李以「可以咁理解」回应控方问及上述是否会议的目标,解释如有些国家未能更正引渡条例,便希望他们能推动公开表态不支持引渡条例,又指直接更改法例或取消引渡条例效果较政府公开表态更好,但却较难实行。

李又指,会议「冇达成共识」,因为是IPAC首度开会,从会议纪录可见,只是各国议员讨论引渡条例,形容会议是不同国家的国会议员抛「唔同idea出嚟」,未达至共识程度。

重光团队向多国致函游说

控方之后就重光团队(SWHK)向致函三个国家促暂停与港引渡协议一事作提问,并展示2020年7月3日加拿大外交部声明,提及因应《国安法》生效,暂停执行加港引渡协议,及李宇轩与裴伦德的讯息纪录。裴伦德向李发送IPAC的Twitter帖文,提及加拿大IPAC联合主席、众议员Garnett Genuis,及前加拿大司法部长暨检察总长Irwin Cotler一致同意加国暂停与香港移交逃犯安排,形容是「来自加拿大的好消息」,又建议SWHK可作转发。当控方展示SWHK在Twitter转发加拿大外交部声明,并留言称「感谢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和加拿大公民支持香港,并暂停加港引渡协议」的帖文时,李就指SWHK 似乎在他睡觉期间转发了有关帖文。

控方另又展示由SWHK发送至捷克、爱尔兰及葡萄牙外交部的信件,呼吁暂停与港引渡协议;李回应指信件「一系SWHK嗰边,一系Luke(裴伦德)嗰边」提供给他「做reference」。李指因SWHK知道他正参与讨论引渡协议事宜,或向不同议员进行国际游说,所以给他信件作范本。李另外确认,爱尔兰及葡萄牙并非IPAC成员,亦不记得捷克是否最初成员之一,但之后捷克IPAC联合主席为Pavel Fischer。3封信件均由其他SWHK成员撰写并有人负责跟进,不需要他处理。

李宇轩称自己在JPAC内没角色

控方之后续展示另一Telegram群组讯息纪录,李宇轩在当中表示日本时任议员菅野志樱里及众议院议员中谷元,于2020年7月19日组成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的「对中政策相关国会议员联盟」(JPAC),目的是跟IPAC一样,希望日本关心中国政策的国会议员一起讨论「任何嘅China policy」。而同月22日李与裴伦德的对话就显示,李指JPAC将于月底召开宣布成立的记者会,团队的发言者将呼吁设立「救生艇政策」、马格尼茨基式制裁、暂停港日司法互助协定及阻止日本企业或组织向港府提供援助。李解释「救生艇政策」是指《国安法》后在港受政治打压人士,如想离港找地方落脚,有国家会提出政策方便这些港人;而所谓「向港府提供援助」在当时并没有清楚介定,惟从方向而言,是指日本企业协助港府进行政治打压。法官杜丽冰就关注港日司法互助协定是否指引渡协议,李回应指不是,因港日间没有引渡协议,但有司法互助协定。

李续供称,「日本团队的发言者」是日本社运人士,如SWHK@JPN、Act with HK及「香港の夜明」等日本港人组织,而SWHK@JPN是独立组织,并不属于重光团队。他同时确认,自己并非JPAC成员之一,「我喺 JPAC入面冇role」,只是协助日本时任议员菅野志樱里成立组织的义工,协助传递相关讯息,另关注如菅野志樱里及中谷元开会时,会否有日文支援等问题,而他曾于7月29日向SWHK IPAC(重光团队、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群组发讯息指「JPAC-IPAC日本分部」正式成立,并列出JPAC召集人,该讯息由他撰写,而召集人名单则由菅野志樱里或中谷元提供。

控方另展示裴伦德于2020年8月3日发送至「SWHK IPAC」群组的讯息,透露英国金融家Bill Browder对菅野志樱里的计划感兴奋,望在马格尼茨基式制裁一事上提供协助;裴伦德认为Bill Browder在资金和政治人脉方面能协助菅野志樱里推行马格尼茨基式制裁,故望让Bill Browder与日本团队联络。李续解释,Bill Browder希望全球各地推动马格尼茨基式制裁,法官一度关注制裁的目的,及对象是否中国或香港,李指他不想猜测Bill Browder的动机,但一般而言是制裁不同司法管辖区内的侵犯人权者。李指香港社运人士希望把马格尼茨基式制裁应用在中港,但李称不知道Bill Browder想应用的对象。

陈梓华对李宇轩不再匿名参与社运感忧虑

控方展示的多封电邮显示,菅野志樱里、Bill Browder等人最后拟定于2020年8月12日进行视像会议,李指自己原为列席者之一,但会议原订日子当日他已被拘捕。

控方另展示2020年8月3日的 IPAC会议纪录,会议主题为各国「对华减少战略依赖」,会议列席者包括李宇轩、罗冠聪和黄台仰;李确认两人曾在会议上讲解国安法通过后的香港情况。

控方又展示2020年7月23日、李宇轩被捕前约一个月与陈梓华的对话讯息,陈提出忧虑「你去打最终件事会系」、「你身边所有人都会照肺」。李解释,「打」的意思,是指「浮上枱面做枱面人」,「枱面人」此比喻的实际意思,是相对于不少保持匿名、作为「枱底人」的社运人士。李当时回应陈指「我搞掂咗要搞嘅家人s」、「其他嘅其实我打唔打,要照的话会照,要backdate(追溯)的话照backdate ,似乎唔系主要取决于我打唔打嘅问题」。审讯明续。

案件编号:HCCC51/2022

粤语组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