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李宇軒跟陳梓華曾討論成立流亡政府 早預期無論是否有犯國安法均會被捕

2024.04.09
【黎智英案】李宇軒跟陳梓華曾討論成立流亡政府 早預期無論是否有犯國安法均會被捕
粵語組製圖

「黎智英案」周二(9日)續審,踏入第56天審訊,控方「從犯證人」李宇軒第13天作供,控方主問階段進入尾聲。李宇軒今作供稱,在國安法通過後,香港已進入有政治迫害的環境,情況已經夠差,所以他曾跟陳梓華討論推舉一個公開身分的「枱面人」,離港成立流亡政府,並繼續進行國際遊說。他在庭上又透露,在黎智英被捕早上,李宇軒曾跟陳梓華討論去留問題,陳強調自己作為領袖必須留守到最後,而李宇軒就在法官問及下指,預期自己無論是否有觸犯國安法,政權「都會搵到方法嚟拉我」。

討論離港成立流亡政府 最終沒有結論

控方周一(8日)曾展示在國安法生效後,李宇軒跟陳梓華的對話訊息,雙方曾就是否轉戰「枱面」作討論;李宇軒今就對話背景補充,透露他跟陳梓華當時討論有關重光團隊(SWHK)、國際及社運形勢的議題,結論是香港的社會運動出現瓶頸期及權力真空問題,因而討論是否能推舉一名「枱面人」以繼續進行國際遊說,並為運動提供動力。而除李宇軒外,曾被討論的人選還包括梁頌恆、陳浩天、鄭文傑、梁繼平、黃台仰、本土民主前線及學生動源成員。

法官李運騰就追問陳梓華為何不提議自己,李回應指陳有提出但最後收回;相關對話紀錄亦顯示,陳一度表示願意做「枱面人」,但隨即指「唔係喎……仲有本記(本民前)嗰班問過未」。法官李運騰又關注,對話曾提及流亡政府,問是否屬認真的討論。李宇軒就確認,他們曾一度考慮在「枱面人」離港後成立流亡政府的可能性,但最終沒有結論。

法官李運騰追問,當時國安法已通過,李知悉相關條文,為何仍考慮公開身份?李就回應指,因如果不站出來,香港仍會被中國共產黨控制的香港政權統治,「所以已經跌落去一個有政治迫害嘅環境入面,即係已經夠差」;李又同意,是在此背景下考慮成立流亡政府。

陳梓華指作為領袖須留守到最後

控方之後展示在2020年8月10日早上、即黎智英被捕後,李宇軒跟陳梓華間的對話訊息紀錄,李指有「組員」問及「因為肥佬黎出咗事」,是否需把陳踢出通訊群組,陳就回覆不需要。訊息續顯示,李宇軒當時表示,黎智英「出事」時有人勸說他及陳離開香港,陳梓華就回應「你知道嗎?作為領袖,我必須留守到最後(you know as a leader I have to be the last one standing)」,又反問「走走走,我若離開,誰來帶隊?」的問題。控方就追問李,陳所指是要帶甚麼隊?李指是陳帶領的其他隊伍,又指自己並非陳「帶隊嗰啲隊嘅成員」。

控方又問到李及陳兩人最早何時開始討論離開香港,李指這不是一個特別話題,在國安法生效前後均有討論,「耐唔耐就會傾」,形容是「好似晏晝食飯食咩呀咁嘅level嘅topic」,討論內容主要是離港的正反觀點,如「走嘅話做咩好」。法官李運騰就問李,當時是否已預期自己會因國安法罪行而被拘捕?李指他預期自己無論是否有觸犯國安法,政權「都會搵到方法嚟拉我」。

控方又展示,陳梓華在黎智英被捕的同日下午發出最後兩個訊息,分別是「兄弟,讓我留在這裏—我們不可以再承受國際線再損失一個人(Brother, leave me here - we can’t afford one more lost in international line.)」及「有些商人和政客正在與Jimmy撇清關係(Some businessmen and politicians are cutting ties with Jimmy)」,李確認兩項訊息發出時他已被捕,且正被警方搜屋中。審訊明日繼續。

案件編號:HCCC51/2022

粵語組報道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