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李宇轩确认从没跟黎智英见面或联络 Mark Simon没作指示或谈及制裁

2024.04.10
【黎智英案】李宇轩确认从没跟黎智英见面或联络 Mark Simon没作指示或谈及制裁 李宇轩确认从没跟黎智英见面或联络。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周三(10 日)续审,控方终完成对第四名从犯证人、「12港人」之一李宇轩的主问,并由辩方开始盘问。李宇轩作供称,不论在《国安法》生效前或后,均从未见过或联络过黎智英,亦只在跟其他人会面时,见过黎的助手Mark Simon一次,从未收过对方的指示,或谈及制裁事宜。李宇轩又确认Mark Simon有份协助处理2019年时全球登报众筹计划所筹得的款项。李宇轩又同意重光团队SWHK是个松散、去中心化的组织,没有一个领导架构或章程,自己不可以决定其他成员如何做事,同样其他成员亦不可决定他的做法。

控方今早进一步展示「SWHK IPAC」的TG群组通话纪录,显示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有份成立「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的裴伦德(Luke de Pulford)曾向李宇轩提及,请他把一些资料内容发布到IPAC网站上,而李确认他曾在IPAC网站上载相关声明。控方之后完成对李宇轩的主问。

与Mark Simon只见过一次面

辩方之后由在港拥执业资格的新西兰御用大律师Marc Corlett代表作盘问。李宇轩在盘问下同意,当中包括在2020年7月1日《国安法》生效前或后,他与黎智英均从没见过面,并称「无论系电话又好,online meeting或者其他方法都好」,从没与对方通讯,他与黎智英没有任何形式的联络。

至于黎智英的助手Mark Simon,李宇轩同意自己与Mark Simon唯一一次见面,是在2019年9月29日,当时李在港与美国参议员Rick Scott会面,Mark Simon亦在场。李同意当日会面讨论主要由Rick Scott带领,他只讲述香港情况及表达希望美国「做啲嘢」,「但我讲唔到 concretely(具体地)想佢做咩」,李并没有提出任何特定或实质要求。李又同意辩方指,当天各人互相介绍后,焦点即落在Rick Scott、李宇轩及参与会面的另一示威人士「Cath」的讨论,并同意法官李运腾指,Mark Simon在会面时说话不多。

跟Mark Simon的联络仅涉会面安排

李又在盘问下同意,当时就住这次跟Rick Scott的会面,开设了两个WhatsApp群组,分别名为「Coffee On Sunday」及「Sunday Meeting」,Mark Simon在当中只谈及会面安排及人选,并提供参议员背景资料,以及就会面话题提出建议,形容是「见面嘅logistics(物流)嘅安排」;他又确认Mark Simon没有作出任何指示,亦没有谈及制裁事宜。而李从没与对方有过电话对话,但不确定与陈梓华寻找Mark Simon协助处理众筹资金时,陈有否把电邮复写给Mark Simon,惟他本人没以电邮直接与Mark Simon联络;在国安法生效后,亦与Mark Simon完全没有联络。

曾经陈梓华一方寻求过渡性贷款

辩方今亦围绕众筹活动盘问李,问及「G20」登报众筹,李指众筹目的是为登报及登报运动后,以继续提升国际对香港的关注;就辩方问及他在获众筹款项前登报是否需过渡性贷款(Bridging Loan),李回应指是「我用晒我啲积蓄先出现」,同意最终有从过渡性贷款获得登报费,以及最终有作出还款。

辩方及后展示一封由李宇轩寄予陈梓华一方的电邮,标题为「Regarding G20 Advertising Movement」,提及自己为李宇轩,他解释了G20计划的原意、众筹资金未能即时动用的问题,同时保证会确保所有事情具透明度及有文件纪录,以及透露已索取相关法律意见,又称已用毕积蓄垫支登报费但仍不足以支付,故请求对方提供过渡性贷款。法官李运腾询问李在撰写电邮时,是否相信所做的事情均是合法,李表示同意。

法官杜丽冰就追问该电邮的收件人身份,李称其记忆所及,该电邮是用来寻求可垫支广告费的人,陈著他草拟后再传送至上述收件人,副本收件人就是由陈梓华提供给他的电邮,认为是「陈的人」,相信收件者与陈有关。法官李素兰指李曾在控方主问时,提及该电邮是Mark Simon的电邮,李就解释,因看到该电邮地圵出现在一个与Mark Simon有关的电邮中,因而猜测是属对方的电邮。

不知Mark Simon最后有否偿还款项

辩方其后展示由李宇轩制作、登报众筹计划的收支结算报告,显示G20登报计划垫支金额约为156万港元,李同意最终有归还所有过渡性贷款,而计划约15万港元馀款只是众筹款项及广告支出的差额,与贷款资金完全无关。他又同意辩方指,自2019年9月30日起、即众筹平台向Mark Simon转帐众筹款项后,再没从「The Project Hong Kong Trust」收取款项;而就11月21日,Mark Simon曾向他转帐50万港元,李早前曾供称,该50万元是用作垫支区议会选举监选团费用,李今补充该50万元非属Mark Simon的金钱,而是来自信托基金。

至于有关第2次英国登报众筹计划,李就指陈梓华一方在该次计划没有参与垫支,故收支结算报告没有有关内容。而针对第3次全球登报众筹计划「G揽」,收支结算报告显示垫支金额约为47.7万美元,其后Mark Simon于2019年9月30日从众筹平台提取约177万美元;李同意辩方指,2019年9月30日起垫支费用已被全数归还,又确认Mark Simon其后将众筹资金再存入美国信托基金户口,但尚欠约2.6万美元,他及后联络过陈梓华追款,但陈未处理完已被拘捕,故不知道Mark Simon最后有否偿还款项。

之后再没收黎智英及其公司贷款或捐款

李亦确认,于2019年9月30日后,再没有收过来自Mark Simon、黎智英或黎智英名下公司包括「Lais Hotel」、「力高」及台湾公司「Chartwell Holding Limited」的贷款或捐款,而以他所知,「SWHK」同样从未收过来自Mark Simon、黎智英或与黎相关公司的贷款或捐款。

而辩方就根据电邮纪录及内容指出,李宇轩在找Mark Simon 协助收款前,曾讨论其他人选,包括「Chin-One」、「Kennis Ko」;李同意并确认自己也曾经考虑开设美国银行户口收款,但最后没有这样做。辩方又指,创立基金户口收款实际上最初是由「Surely」(在美国的SWHK成员Shirley Ho)提出,李同意对方曾提出过有关构想。

承认SWHK是个松散、去中心化的组织

辩方之后围绕SWHK架构继续盘问李。李认同辩方所指,SWHK是个松散(loose)的组织、没有会章或章程的组织,「入面大家嘅共识就系想去为香港争取自由民主」;辩方展示的TG讯息就提及「揽炒团队我都数到至少4个唔同定义出嚟,全部都合理,绝对可以砌到一个同时有人证明我系同有人证明我唔系嘅情况出嚟」,并提及SWHK本身更有多个定义,惟李之后在法官李运腾关注下指,相关讯息仅让他作个人记录,同时亦解释SWHK非一个正式组织,指如在一个活动中,有人会认同自己某身分去从事做某些活动,成员可以自行选择想用的身分,又指当时正值「decentralized movement(去中心化运动)」。李最后同意辩方指,SWHK是一个「草根众筹倡议团体(grassroots crowdfunded advocacy group)」,惟法官李运腾闻言指李在20多岁时就有300 万元储蓄,质疑他能否形容自己为「草根」,李就回答指「冇谂过呢个问题」。

李续供称,不同SWHK成员都会表达不同意见,SWHK没有一个领导架构,惟渐渐地一些较活跃成员在不同活动中,会有他们的意见,惟如有成员不同意某活动,可选择不参加,「或者佢哋可以raise佢哋objection」,以说服其他成员。李又同意,自己不可以决定其他成员如何做事,同样其他成员亦不可决定他的做法,「我净系可以同大家倾啫」。

重申非全部活动均有跟陈梓华讨论

就李与陈梓华曾跟陈方安生见面,辩方问李,以其理解他认识的SWHK成员是否年轻一代的一部分,李直言「佢哋确系年轻一代……大部分系」,又指凭对方说话感觉及观点,可理解对方为年轻一代,惟他亦同意法官李运腾指,这或仅代表相关人士心境年轻,又在法官李素兰追问下透露,自己于1990年出生,并称如「揽炒巴」刘祖廸及陈梓华等人都属后生一群,更指陈「仲后生过我」。辩方之后再问及李有否把陈梓华计算在SWHK内,李就重申,身分认同的先决条件是对方的想法,而他不知道陈梓华是否认同自己是SWHK成员。

辩方之后进一步针对陈梓华的背景盘问李,李确认自己与陈梓华有相同目标,但两人位置不同,陈是前线,而自己是后勤,同意辩方指,自己不需要把所有有关支持民主的事情告知陈,又表示IPAC推出前需保密,所以他没有把相关事情告诉对方,重申「唔系全部活动有同 T(陈梓华)倾」。

案件编号:HCCC51/2022

粤语组报道 编辑:李家明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