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案】李宇轩供称无从得知红线 被北京定为政敌必被控告

2024.04.11
【黎智英案】李宇轩确认从没跟黎智英见面或联络 Mark Simon没作指示或谈及制裁 李宇轩作供称,在国安法生效之后继续国际游说工作是属最不邪恶(least evil)的决定。
粤语组制图

「黎智英案」周四(11日)续审,踏入第58天审讯,李宇轩继续接受盘问。李在案发时对国安法「红线」的理解,是条文用字空泛含糊,并认为北京会「搬龙门」控告政敌,故无从得知「红线」;他又认为国安法不会只是按字面解读,如北京认定是政敌就会找方法作检控,直言跟他是否继续倡议工作并无关系。他最后决定继续国际游说工作不是一个特别感舒适的决定,但似乎是属最不邪恶(least evil)的决定,强调当时已怀疑北京认定他为政敌,直言即使自己不继续「都会被拘捕」。控方「从犯证人」李宇轩经过15日接受控方主问及辩方盘问后,今日完成作供,控方明早将传召另一认罪被告、被指为黎智英「中间人」的陈梓华出庭作供。

国安法生效后向裴伦德指对方已犯法

辩方今续盘问李宇轩,展示李与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委员裴伦德于2020年6月30日的对话讯息,当时李在国安法条文公布后向对方表示「根据条文,你已经犯法了(you have committed a crime according to the text)」;李今在庭上解释,裴伦德虽非香港公民亦不在香港司法管辖范围,但因当时理解国安法有域外法权,故认为裴伦德会触犯法例。辩方就追问李,他当时是只着重域外法权或认为裴伦德做了可能犯法的事;李指其重点是域外法权,但同时认为国安法条文很含糊,并同意法官李运腾追问时指,认为条文可能足够宽阔涵盖裴伦德所作的事。

辩方之后展示李宇轩于数天后发给裴伦德的讯息纪录,李建议游说各国重新审视或中止与中国的司法互助协议或逃犯移交安排,辩方问李当时有否出现游说属违法的想法,李回应,当时没理会游说是否合法,指讯息重点只是倡议游说的效力。

强调不相信国安法会如条文字面诠释

辩方又问及李,据他当时对国安法第29条(有关勾结外国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理解,认为条文会否影响其未来游说工作;李指自己当时理解第29条「用字系好阔」,而第38条「讲紧全球嘅人都适用咁上下」,强调北京过往曾以寻衅滋事罪控告政敌,法官李运腾此时打断,指香港没有寻衅滋事罪,李续指他是以寻衅滋事罪作参照,因国安法由人大草拟放在香港,故预期条文将采用同样宽阔的诠释,以及会用在政敌身上。由于条文触及其他国家,他遂问裴伦德需否游说各国与中国的引渡协议,防止各国公民遭政治检控。

辩方再问李,当时认为国安法「红线」在哪里,李回应指他认为北京会「搬龙门」,「所以冇得由我或者其他citizen去知道嗰条红线系边」。法官李运腾就问,为何李不告诉裴伦德要停止再做国际游说?李就重申,认为北京会「搬龙门」,即使不继续做,北京也会以其他的理由来检控他,「无论系咪国安法都好,佢会话而家charge你嘅嘢已经cover by呢个law喇」。

法官李运腾再问及李,国安法第39条列明条文生效前行为并不适用,为何他仍决定继续;李回答指他不相信「会好似个条文字面解咁去诠释」,至于为何仍决定继续,就因为如北京认为是政敌,「无论你继唔继续做某啲嘢,佢都会搵到方法嚟检控你,所以我继续定唔继续做一个嘢,无关系」。

国安法生效后管理SWHK网页等没征询黎智英等人

辩方其后展示对话讯息,显示李于2020年7月23日曾与陈梓华讨论国安法后的行动,李称当时想法没有改变,强调当时国安法被用于检控社运人士,确认了他对国安法的怀疑,确认当时决定继续,并指自己跟陈梓华曾作讨论,形容对方决定继续「唔系一个特别令我comfortable嘅决定,但佢似乎对我嚟讲系least evil(最不邪恶)嘅决定」。

法官李运腾再追问,李当时是否有两个选项,即承受触犯法例的风险,以及停止行动,而李宁愿选择后者;李回应称「唔系」,指其脑海中并没有这两个选项,因他认为自己已被北京认定为政敌,政权已有方法检控他,问题只是在此情况下,是否要继续倡议工作,「即使我继唔继续advocacy(倡议),我都会被拘捕」。李宇轩确认在国安法生效后,他负责管理重光团队(SWHK)和「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网页,协助把新闻稿等内容发布至网页,亦协助联络日本时任众议员菅野志樱里及列席参与IPAC会议,网页发布内容事前亦没有先征询黎智英、Mark Simon或陈梓华。他没有指示其他SWHK成员或为IPAC工作的人行事,只能邀请他人提供协助。

指陈梓华一方有勇武队伍

对于辩方指出陈梓华为勇武队伍的领袖,李指他不知悉,惟在追问下指陈部分同意或有条件地同意采用勇武手段,并同意法官李运腾指,陈同意透过勇武手段制造混乱,令香港政府管治失效。李宇轩又确认,曾在2019年7、8月左右,与陈梓华、「Cap」及「Cath」在火炭工业区见面,而据其理解,「Cap」为一组勇武队伍领袖,陈梓华就曾透露「Cath」主要负责「科学实验」,但指陈没透露勇武队伍在哪里存放爆炸品,「T(陈梓华)嗰队勇武自己有地方摆自己嗰啲嘢」。

李宇轩又透露,在火炭会面或其他场合,陈曾透露其队伍曾参与721元朗事件、「搞中联办」及2020年新年边境爆炸品案,另就大埔开枪事件,忆述陈不同意有关行动,因而猜测涉案者或与陈一方有关。另他又确认,曾跟陈梓华讨论若成立流亡政府,陈或其他勇武派最终会发展出军队,而陈曾提及以色列军队可帮忙训练勇武派,但李直言「唔知佢有几认真」。

被捕后获安排赴台 披露靠撰写程式赚取收入

辩方其后问及李宇轩被捕细节,李指自己于8月10日首次被捕,于8月12日获准保释外出,其后陈梓华透过通讯软件向他表示会安排他离港,由于当时其手机被没收,故以旧电话作「鬼机」联络;及至2020年8月18日,有人透过讯息或通话指示他前往将军澳康城,到达后被送往安全屋,于8月23日深夜再被指示前往布袋澳码头,然后有人指示他抵达台湾后向当局投案,并表示已将其个人资料交予陆委会,另有指示他如可赶及,到台后可趁捷克使节团访台,跟随对方航机一同离开。

法官一度关注李不知悉联络者身分,也不知是否与陈梓华有关,为何会跟从指示;李解释在获安排离港时被告知有一些帐户会跟他联络,部分帐户中途曾更换,亦更换过数次通讯软件,惟因认为往康城指示符合当时发展,遂信任联络人。

法官李素兰就在辩方及控方完成盘问及覆问后,问及李宇轩的个人背景及案发时的职业。李透露自己在大学未毕业已开始任职程式设计师,按项目承接撰写程式工作,亦是其主要收入来源,而参与社运期间有继续承接工作,他更正在案发时,其个人积蓄应为400多万港元,全数来自写程式的收入,而他为IPAC管理网站等工作则没有收取报酬。另外他前往联合国、法国及日本的行程「我俾咗自己嘅机票酒店等等」,只有部分开支有透过众筹资金补贴。

李宇轩已完成作供,控方周五(12日)早上将传召另一认罪被告、被指为黎智英「中间人」的陈梓华出庭作供。审讯明续。

案件编号:HCCC51/2022

粤语组报道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