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独立网媒《爱瞒日报》停运 专页关闭复「翻生」 分析:年轻人自我审查

2021-10-27
Share
澳门独立网媒《爱瞒日报》停运 专页关闭复「翻生」 分析:年轻人自我审查 澳门《爱瞒日报》上周二(19日)突然宣布其社交平台将在翌日起停运。
《爱瞒日报》Facebook图片 / 粤语组制图

澳门《爱瞒日报》上周二(19日)突然宣布其社交平台将在翌日起停运,其脸书专页一度封锁,但日前又重开。前副社长崔子钊向本台表示,反映澳门年轻民主派人士心灰意冷,自我保护的危机意识越发强烈,不敢逾越红线。他相信,将来的澳门不会出现如香港民主人士般的不惜犯险抗争路线,澳门「大陆化」只有更加速。

澳门非建制网媒《爱瞒日报》上周二发出告示,称「由于前所未有的环境变迁,资源稀缺,《爱瞒》社交平台将自2021年10月20日凌晨零时起停止运作」,其后脸书专页一度封锁。

《爱瞒》前社长周庭希及前副社长崔子钊遂向现社长兼「新澳门学社」理事长甘雪玲发出公开信,表示对该报突然停运感到「莫不思绪万千」,并促请她「尽可能采取积极行动,保存专页及过往之内容,让它们仍能够在网络世界里被看见。」

最终《爱瞒》脸书专页日前再度重开,但自停运公告后已再无更新。

对此,崔子钊向本台表示,《爱瞒》脸书「翻生」符合了他本人、周庭希以及大众的意愿。但他谈不上甚么欣慰,仅认为是由不正常的情况变回合理,他亦忧虑事件反映了澳门年轻民主派人士已经心灰意冷。

崔子钊说:为甚么要完结媒体要连整个专页,甚至网站都要铲除呢?因为你留低专页是不需要甚么成本,亦都不需要做甚么更新,只是放在这里让大家查阅,这是很正常不过。《爱瞒》在澳门的影响力有一定程度,它号召一些东西(捐助)或者都可以继续做下去,但我现在再回望,更大的可能是他们的心态上已经心灰意冷。

《爱瞒》是澳门民主派「新澳门学社」属下的刊物,营运资金亦来自「新澳门学社」。自从该党议员苏嘉豪被撤销参选立法会资格后,不但打击了《爱瞒》的运作,仓卒关闭专页亦令外界猜测他们是否受到压力。

崔子钊认为,《爱瞒》脸书重开说明其还未受到如香港《苹果日报》般,被以《国安法》入罪的强烈政治打压。但从事件可见,澳门年轻民主派人士不敢越过红线。

崔子钊说:如果你说他是因为要被政治迫害,他需要保护自己人而要推删除,大家都可以理解,但问题是他关闭时,没有提及过这个原因,会不会是有些人决定得太仓卒呢?(我相信)所以他们「学社」运作将来亦都会静下来,他们亦都不可能搞甚么动作,像以往搞一些社会行动,都已经非常之难。澳门现在的政治氛围已经没有空间让他们去搞,或者他们都不想走香港的民主派的人的路,意思他们不会持续抗争,甚至不惜犯险去违法,我相信相对会更保守。

崔子钊又向本台分析,澳门较偏向民主派的媒体,除了《爱瞒》,现在就只剩下不收受政府资助的《论尽媒体》较为中立,他表示以澳门一个弹丸之地,没有政府资助的媒体本来就已经难以生存,相信《爱瞒》停运后,随之而来《论尽媒体》也将会受到压力。他又不排除澳门政府或会订立法则,规范媒体采访报道。

崔子钊并说,以往监察澳门政府的不足意见间中仍会传到内地,让澳门政府在施政时有所顾虑民众需求。现在澳门议会变成没有民主派的一言堂,媒体生态失去了多元声音,他担心澳门人将来的生活,只能乖乖听话,澳门以后就与任何一个中国城市没有分别。

《爱瞒日报》于2005年11月创刊并载于「新澳门学社」的《新澳门》第31期,版面仿照《澳门日报》,取其普通话谐音来命名,以恶搞形式讽刺时弊,并以「出纸一大张,瞒遍全澳市民」为口号。至2010年11月起开始独立出刊,直到在2012年12月正式在澳门新闻局以《爱瞒传媒》名义登记,并于2013年3月开设新闻网站。

其脸书专页至今拥有12万追随者。上周二《爱瞒日报》发出告示宣布停运,并表示「长久以来,《爱瞒》克尽己职,坚守新闻自由价值,呈现澳门的多元面貌。承蒙读者错爱,有幸运作至今。再此,再次感谢大家历来的支持和指正,再会。」

记者:胡凯文 责编:何景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