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運動周年 台港舉辦聯合畫展

2020-06-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6月24日,策展人陳怡靜:展覽主視覺「女勇武」(右)由香港藝術家芥藍炒雞蛋創作,是「反送中」期間最常被傳播的圖像。(鍾廣政 攝)
2020年6月24日,策展人陳怡靜:展覽主視覺「女勇武」(右)由香港藝術家芥藍炒雞蛋創作,是「反送中」期間最常被傳播的圖像。(鍾廣政 攝)

香港「反送中」運動周年,在台灣,由行政院文化部資助的台灣漫畫基地,舉辦「反抗的畫筆」特展,展出台港66位作家「反送中」藝術漫畫創作,並且還原香港街頭抗爭場景。主辦單位冀作品能讓大家回望這個時代的香港,以及它怎麼樣影響國際的創作者。(鍾廣政 台北報道)

台灣近半年來聲援「反送中」運動,都以示威、請願、記者會和講座方式為主。民間團體和台灣漫畫基地另闢蹊徑,舉辦以圖像和漫畫等方式,呈現「反送中」一年來的歷程。

「CCC創作集」計畫專案經理黃冠華認為,台灣作為華人世界自由民主的中心,這件事情是台灣能做的,也是他們應該做的。

2020年6月24日,展覽其中一個主題,以數位連儂牆疊影在香港警察總部,表現出港警和中國的連結。(鍾廣政 攝)
2020年6月24日,展覽其中一個主題,以數位連儂牆疊影在香港警察總部,表現出港警和中國的連結。(鍾廣政 攝)

曾四度前往香港參加「反送中」運動的策展人陳怡靜表示,這些圖像、視覺藝術創作,在「反送中」期間創造了集體意識,激起更多族群共感,是凝聚運動者、示威者,甚至關注抗爭的族群,相當重要的連結力量。

陳怡靜說:我為甚麼會這麼想要去做這個展覽,有一個很大原因是去年我在香港的時候,站在街頭上會看到無數這樣的作品,被張貼在各種連儂牆上,但是這些連儂牆隨時都在改變。它今天可能貼這樣子,明天晚上就被拆了,後天又換了另外一個形式,但是又被拆了。留下來的這些作品,它的意義是甚麼?某種程度它就像是一個時代的記憶吧!所有的藝術家怎樣去解讀這個時代的香港,留下了甚麼東西可以讓大家回望這個時代的香港,以及它怎麼樣影響國際的創作者。這些作品的類型非常多元,從文宣,從訊息的傳遞以及國際傳播通通都有。

台灣政治漫畫作者Stellina Chen在「反送中」運動發生後,一直尋找創作題材,直到去年七月發生元朗事件,激發她創作「港版俄羅斯娃娃」的靈感,借由畫作表達事件幕後黑手就是中國政府。

2020年6月24日,政治漫畫作者Stellina Chen:作品表達元朗事件幕後黑手就是中國政府。(鍾廣政 攝)
2020年6月24日,政治漫畫作者Stellina Chen:作品表達元朗事件幕後黑手就是中國政府。(鍾廣政 攝)


Stellina說:穿著白衣的這些暴民,手拿木棍,戴著白色口罩跟安全帽,然後沒有分別路人和抗議者,無分別的攻擊,港警卻沒有阻止,當下也沒有逮捕白衣的暴民。所以它就是一個俄羅斯娃娃的概念,就是一層一層的打開,裡面就可以看到是港警,手把它一層層剝開,最裡面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中國政府之力」,然後就是元朗事件的解說。


雖然最近因為新冠肺炎疫情關係,台灣關注「反送中」事件熱度下降,但Stellina相信,藝術家在這方面的創作並沒有減少和停止。

Stellina說:以政治漫畫家的角度,這並沒有消減大家對香港事件的關注,因為就像之前的「港版國安法」,其實大家都有一直提起。雖然因為疫情,他們沒有辦法上街去抗議,但其實國際的聲量以及一些藝術家創作的作品仍然持續。

另一位台灣漫畫家李翰,以手為題材,畫作中一隻象徵林鄭月娥的手拿著棋子,另一邊有隻巨大的手,代表正義的一方。

李翰說:我畫這隻手,就是林鄭月娥的手。我覺得她使用警察暴力就是跟棋子一樣。其實我們自己也算是一顆棋子,但是我相信支持正義這方的人的手是比較溫暖的,比較大和厚的。所以兩方這樣走下去的時候,我會希望比較正面的會站在我們這一方。

這次展覽共有66位作者提供作品,其中45位是香港人,香港漫畫家尊子和柳廣成等作者,以不蒙面方式拍攝影片對展覽表達支持。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