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重判后母遭国保监控 为儿聘二审律师遭阻挠逼退出

2019-08-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10月12日,黄琦被捕后蒲文清不断奔走救子,到最高检纪检监察委控告四川绵阳司法部门在黄琦一案上违法。(谢俊彪提供)
2018年10月12日,黄琦被捕后蒲文清不断奔走救子,到最高检纪检监察委控告四川绵阳司法部门在黄琦一案上违法。(谢俊彪提供)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上月底被一审重判十二年后,其母亲蒲文清一直处于国保监控之中,她为儿子聘请二审律师亦遭阻拦,拟介入的维权律师被威胁退出代理。蒲文清辗转传出讯息,吁外界关注她的处境,而律师对案件的上诉前景黯淡。(吴亦桐 / 黄乐涛 报道)

黄琦的母亲蒲文清于周四(29日)辗转传出消息,透露因受黄琦被重判的打击,她于8月9日起入院治疗,至本周二(27日)出院回家,当局派人进驻,以「照顾」为名贴身看守,住所外有多名便衣监控。她表示,当局对她的管制已经持续十个月,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她担忧患病的自己,在有生之年无法再看见黄琦。

蒲文清说:黄琦判之前守了我十个月,不让我上北京、不让我接受外媒(采访),黄琦判了之后仍然把我守著,不让我请律师,让大家朋友们都知道我现在的难处。

最令蒲文清感到愤怒的,是她要求自聘律师参与黄琦案二审,当局表面上允许,但以各种方式阻挠及对律师作出威胁。

蒲文清说:第一个开庭没有律师;第二个阻止我请律师;他们说话不算话,答应你来,来的时候就把律师阻挡不给我见面;其他的朋友帮我找律师,当地的派出所就找他们谈话,而且跟找的律师也谈话叫他不要管这个事。我肯定坚持请律师,一直坚持到底!

黄琦7月29日被重判十二年后,蒲文清坚持上诉;北京人权律师张磊在8月5日赴成都,被守候在黄琦母亲楼下的十多名国保带至当地派出所问话,强逼张磊退出案件。

黄琦的前代理律师隋牧青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当局处理这件案的整个过程,包括他及另一位代理律师刘正清均遭报复被吊销执照,显示当局要将案件办成铁案,再将重病的黄琦判十二年刑期,不排除当局是想将黄琦置于死地。

隋牧青说:这个案件报复加构陷是非常明显的,这是各地各部门联手、通力合作。因为知道他身患重病,有关部门都是一直想置他于死地的,所以后面律师的介入肯定是非常艰难, 这个案件前景非常黯淡。

与黄琦同案但早前获释的四川前警察访民陈天茂对本台表示,当局将一份普通的访民报告炮制成假罪证以报复黄琦。2016年4月,绵阳市游仙区政法委向陈天茂出示一份上访情况报告,陈天茂和另一位四川访民杨秀琼转给黄琦,其后黄琦在「六四天网」发出该文件的图片,并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成为当局控罪理由。

陈天茂说:哪儿来的绝密嘛,公安机关聘请一个人把它弄成绝密,再陷害我们打压报复,这就是司法的最大黑暗。

现年56岁的黄琦,因创办「六四天网」以披露中国人权讯息持续遭当局报复,早年间两次被捕获刑; 今年7月29日,四川省绵阳中院秘密宣判,一审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两罪合并判处黄琦十二年监禁,并没收个人财产两万元人民币;今次已是黄琦第三次获刑,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对异见人士最严厉的判决之一。

患有高血压、肾病的黄琦在看守所时病情恶化及传出遭酷刑消息,在黄琦被重判后,欧盟、德国等相继发表声明促大陆当局释放黄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