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明磊尋妻無果返閩 任全牛妻女遭持續騷擾


2016.07.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lawyer1-topbox.jpg 任全牛律師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圖片來源:媒體人,拍攝時間不詳)

709律師大抓捕事件持續,曾受托擔任趙威辯護人的任全牛律師,其妻子周四(14日) 凌晨被鄭州警方傳喚,扣查其手機,一度與外界失去聯系;日間警察再進駐其家中,騷擾兩名年幼孩子。而行蹤未明的律師助理趙威,其丈夫游明磊,從福建前往河南濟原尋妻無果,同日已經返回福建家中。(程文 報道)

據一位律師在微信發布的圖片顯示,任全牛律師的妻子胡友玲再次遭逼遷。而圖片顯示,任律師家中家徒四壁,所有的衣服被子,幾個蛇皮袋就可以裝走。

據知情律師透露,現時任全牛的妻子帶著兩個孩子一直無法找到房子,因為當地警方在背後施壓,沒人敢將房子出租給她。而昨天,當局更是傳喚了正在照顧兩個未成年孩子的母親,此後,她的電話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他說:昨天被傳喚了,現在手機聯系不上。所裡面已經派一個女律師去家裡面找找她。搬家,就是現在的事情啊,搬家那個,到8月1號她的房子到期了,房東堅決不讓再住了。以前跟房東關系都挺好的,房東受到壓力。主要是她周邊的人都不敢租給她,這肯定是當地派出所的人使壞。

任全牛的律師代理人常伯陽律師也向本台記者證實,因為胡友玲的電話一直關機,他已經安排律師前去查看。

周四下午6點半左右,鄭州方面傳來最新消息顯示,任全牛律師的妻子胡友玲凌晨遭傳喚,從昨晚一直到凌晨3、4點,多名警察一直在其出租房內騷擾胡友玲和年幼的孩子,還查扣了胡友玲的兩部手機,使其與外界聯系斷絕。周四白天,警察再度進入任全牛家。而任全牛8歲的大女兒在一家律師事務所睡覺,以躲避騷擾。

同時,常伯陽最近兩次要求會見任全牛都無果,而鄭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一個副支隊長周四要約談他,但常伯陽要外出,拒絕了約談要求。自代理任全牛案之後,河南官方已經向律師全面施壓。

同時,趙威的丈夫游明磊專程從福建趕赴河南尋妻也沒有任何結果。游明磊告訴本台記者,他已經結束了河南的尋妻,並於周四中午返回了福州。他還不清楚任全牛妻子的最新情況。

他說:我不知道,這個情況我不知道,我剛好在福州啊,我早上回來,中午這會才到福州。去趙威那邊沒見到趙威人,然後軌道律師事務所被警方抄家了嘛,任全牛律師的妻子胡友玲也被傳喚了。

游明磊還透露,迄今為止,他得不到任何關於趙威及其家人的消息,也無法獲知任全牛律師的近況。

本台記者致電鄭州市公安局,該局總機稱,她不了解情況,鄭州市公安局局長熱線則一直無人接聽。

記者再次致電鄭州公安局國保支隊,詢問他們為何騷擾任全牛律師的妻女,該支隊人士稱,他們不接受采訪。

去年709大規模抓捕律師後,任全牛律師受委托成為李和平律師助理趙威的辯護人。但其多次申請會見無果。今年5月底,有傳言指趙威在獄中受辱,任全牛要求看守所回應此事,並指出中國監獄存在性侵被羈押人的現像。7月初,已被逮捕的趙威忽然傳出取保獲釋,但外界無從接觸到她本人及其家人。而任全牛則被指遭趙威指控誹謗而被抓捕。

為了救助陷入困境的任全牛的家人,人權律師們發起了“任全牛妻小安居借款”活動,迄今為止,已為任家“借”了123000元。此前,任全牛曾經代理過的拆遷案多名當事人也自發捐助了2000多元,以感謝任全牛此前對他們的法律援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