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派趙威律師發布任全牛致歉信

2016-07-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7月15日,被官方律師指為任全牛寫的書面道歉信。(知情律師提供)
2016年7月15日,被官方律師指為任全牛寫的書面道歉信。(知情律師提供)

709事件中被抓捕後准取保候審的律師助理趙威,天津官方指派給她的律師仉慧雲,周五(15日)深夜在微博發布任全牛給趙威的書面致歉信。(戴維森 報道)

信中指編造“趙威在看守所受到人身侮辱”之言詞,造成公安幹警聲譽損害”。但據任全牛的辯護律師常伯陽透露,他周五原本計劃會見任全牛,但被國保限制自由直到晚上10點,他不清楚致歉信出籠的原因。

這封以任全牛名義寫的致歉信,是在周五(15日)深夜11時許,出現在仉慧雲的微博。

道歉信稱,2016年5月27日在微博發布“趙威女士在天津看守所遭遇人身侮辱”,以及5月29日接受外媒採訪指,“趙威在被羈押期間遭遇性侵的情況在國內看守所很普遍”,這些言論是虛假不實,任全牛作出三點道歉:

1. 言論損害趙威的名譽及人格,對趙威和她的家人造成傷害,對趙威及其家人真誠道歉;
2. 言論對國內的監管系統造成侵害,對所有的監管警察表示道歉;
3. 言論對曾經在看守所被羈押過的女性造成傷害,表示深刻道歉。

仉慧雲所發布的消息還說,趙威初步接受任全牛的道歉,認為任全牛應在更大範圍公開致歉,以消除惡劣影響;否則,趙威將繼續尋求法律途徑維護自身權益。趙威並對鄭州公安機關表示由衷的感謝和敬意。

本台聯絡了任全牛的代理律師常伯陽,他說此前申請會見任全牛一直被阻撓,周五再次要求會見時,被國保限制人身自由直到晚上。對於這份道歉信是如何出台,他還不清楚。

常伯陽說:我是昨天(周五)被他們限制人身自由,一直到晚上10點多。白天很多事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我聽說是昨天,國保給我們所裏的主任、還有一個律師上看守所,不知道他們咋弄,弄出這樣一個事。受到國保脅迫?現在跟周律師還沒碰面,不知道啥原因。現在星期天也會見不了啊,前幾天不是一直阻撓我會見嘛,你要看看網上的新消息,你就知道為啥要阻撓會見了。

在致歉信發布後,立即引起很多人權律師的質疑。一名律師寫到,任全牛奔走一年也不能會見自己的當事人趙威,在任全牛律師被關押的狀態下,能拿到他所寫的道歉信,有誰在背後安排?

至今,官方和被稱為官方指派的律師仉慧雲,都沒有回應有關質疑。

趙威的丈夫游明磊認為,這是官方操控的結果。人被抓了,逼寫認罪書,很多人扛不住了,就得寫。

游明磊說:就是說白了就是共產黨在後面操控的嘛,他們逼著寫的唄。怎麼個變相的逼供,都會有啊,人到共產黨手裡了,共產黨讓你說甚麼,扛不住,你就得說。

游明磊還表示,迄今為止,他沒能見到趙威及其家人,他判斷應該還在官方的控制中。而且在李和平被審時,趙威可能會被官方安排出庭指證李和平。

另據鄭州維權人士消息,任全牛的妻子胡友玲周五繼續受到騷擾,並一度遭警察暴力對待,她的電話一直無法撥通。

到周六(16日)中午,本台記者最新確認胡友玲還在家中,她曾到醫院檢查;她周五在和警察的衝突中受傷,但不嚴重。

本台先後多次聯絡鄭州市公安局、鄭州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但他們都拒絕接受採訪。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