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家屬相繼起訴共青團中央抹黑

2016-12-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6年12月28日,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就共青團中央官微於12月20發布的抹黑視頻,向共青團中央提起“名譽侵權”訴訟 (2016年12月28日,吳亦桐提供)
2016年12月28日,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就共青團中央官微於12月20發布的抹黑視頻,向共青團中央提起“名譽侵權”訴訟 (2016年12月28日,吳亦桐提供)

共青團中央上星期發布視頻,抹黑大陸維權律師江天勇,視頻還涉及709事件被捕律師李和平、王全璋等人;多位709家屬周三(28日)相繼對共青團中央提出訴訟,要求共青團中央刪除視頻並公開道歉。(吳亦桐/黃樂濤 報道)

大陸維權律師江天勇上月21日與外界失聯,中共當局於本月16日通過多家官媒、公安部、省市公安部門,以及共青團系統的官微發布通稿,指江天勇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等;至本月20日,共青團中央再在新浪官微上傳題為“報告境外勢力,江天勇被我們抓起來啦”的視頻。視頻抹黑江天勇與境外人士、邪教組織等勾結,欺騙公眾等;視頻還涉及目前被抓捕的709律師李和平、王全璋及其他多位大陸維權律師。

江天勇的父親江良厚、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周三(28日)先後向北京東城區法院,提出對共青團中央的“名譽侵權”訴訟;709家屬們表達相同訴求,要求共青團中央立即刪除抹黑視頻,並公開道歉,向家屬提供視頻上傳者身份資訊,以便日後對有關人士提出誹謗罪的控訴。幾位家屬還分別要求共青團中央賠償精神撫慰金709元、709709元等,特別數字709強化公眾對709案件的認知及維護該群體尊嚴。

金變玲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她的家人在上周五(23日)收到長沙警方的通知,以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對江天勇進行指定地點監視居住。而之前,中國官媒、以及公安部、共青團中央作為司法機關和官方機構,扮演著構陷和抹黑丈夫的角色,為當局的政治報復尋找藉口。針對共青團中央視頻中的不實“指控”,金變玲提交了江天勇遭國保酷刑毆打後8根肋骨骨折、耳膜穿孔的診斷書等多個證明。

金變玲說:就是說公安機關還沒下發通知,他們就先進行誣衊、先定個罪名,就是這樣抹黑江天勇,如果(網友)不了解江天勇的話,就認為是真的,作為中國一個官方部門,共青團中央竟然發出這樣的視頻,所以我想通過法律的途徑對它進行起訴。

中國公安部本月15日亦曾通過官方微博發布,指稱大陸維權律師意圖在中國進行“顏色革命”的視頻,鏡頭中的李文足被稱為“顏色革命者”;至上周一(19日)李文足憤而告公安部,但在上周三(21日)深夜,公安部悄然刪貼。

共青團中央“抹黑視頻”涉及王全璋,其中一處為多位大陸維權律師集體合照;另一處為2013年4月王全璋在江蘇靖江法院為法輪功學員出庭辯護時,遭拘留10天處罰時的簽字照片,該案當時引國際關注,當局迫於壓力,在王全璋被拘3天後匆匆放人。李文足再次挑戰權力部門以捍衛丈夫聲譽。

李文足說:出現了我丈夫彎著腰在簽字的鏡頭,其實這個視頻是王全璋為1位法輪功學員辯護的時候,被江蘇靖江法院非法拘留10日,是那個時候他簽字的場景,當時這個事件引起了法律界對律師職業權益的廣泛討論和反思,法院撤銷了司法決定的拘留,他們斷章取義的放在整個視頻當中,使觀眾誤以為王全璋是個壞律師,這樣對王全璋的名義造成了損害,也是對我名譽的一個損害。

李和平妻子王峭嶺向本台表示,預計官方會不予立案,但709家屬願意尊重法律,這會與法官僭越法律的做法形成鮮明對比,從而對公眾產生示範效應。

王峭嶺說:我們不是衝那個目標去,而是在這個過程裡面。我在乎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依照法律,我每個權利我都去行使的時候,其實那個帶來的力量是非常大的,是真正能夠改變中國的法治現狀的,這是我起訴團中央的一個初衷,以後無論有任何的政府公權力、或政府掌控的社團、媒體在侵犯我個人權利的時候,我都會用這個方法。

旅居美國的“開放”雜誌主編金鐘在對本台指出,中共建政後,媒體始終扮演黨的打手角色,很多公眾習慣了媒體的言論;共青團中央作為中共的後備力量, 709家屬的控訴無疑作出最具勇氣的回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