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中的許志永公開發文勸習近平退位

2020-02-0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國新公民運動」創始人及代表人物之一的許志永遭當局追捕被迫逃亡,2020年2月4日他在網上發表《勸退書》,要求習近平退位。(中國公民運動網站 / 2020年1月)
「中國新公民運動」創始人及代表人物之一的許志永遭當局追捕被迫逃亡,2020年2月4日他在網上發表《勸退書》,要求習近平退位。(中國公民運動網站 / 2020年1月)

中國異見學者、「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向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發出《勸退書》,歷數他上位後的過失並要求他退位。許志永為躲避當局「大抓捕」,目前正在逃亡中,有評論人士料《勸退書》會為許志永招來更大風險。(吳亦桐/程文 報道)

逃亡中的「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周二(2月4日)公開在網上發表《勸退書》,其間痛陳習近平上台以來禍害中國的種種劣跡,引致中國在經濟、民生、法治、言論等領域全面倒退。因此他勸諭習近平不要戀棧權力,退位歸家。

對此北京知名異見人士胡佳向本台表示,多年來許志永有著殉道般的精神,他對體制之惡有清醒的認識,卻也有著中國學者的改良思維。胡佳並不完全贊同許志永的勸退行動,他認為上台後炮製了無數人權災難的習近平,應該適用法律審判。

胡佳說:2012年我寫過一封公開信,核心的就是說如果習近平非要以「習特勒」開始,那麼他後邊的結局就是「習奧塞斯庫」。後邊發生的事情是習近平完完全全的毛澤東化。像志永發的這個東西都是比較柔和的,習近平是應該上國際法庭、以反人類罪去接受審判的。勸退某種程度上承認了她們統治者的合法性,共產黨就是要退出歷史舞台。

胡佳讚賞許志永的堅持及重建未來中國的美好願望。但他認為這些並不被當局所容許,而是被視作對政權的威脅。料這封信將令許志永陷入更大的危險。

胡佳說:許志永因為是學法律的,他對憲法甚麼的很推崇,他所遵循的還是有那麼一個軌跡:民主憲政、普選……你這麼溫和想要用這種全世界都遵循的普世價值來博弈,共產黨仍然把你作為「煽顛」來看待。

美國喬治亞大學博士留學生古懿早前也曾發起致習近平公開信的活動,他選擇了清晰的反對和問責的立場。古懿認為許志永的《勸退書》還帶有古代文人勸諫之風。

古懿說:許志永為了新公民的理想坐過牢,現在又逃亡,他還不忘記對習近平直言進諫,表現出士大夫的風骨,但缺乏自由人的氣象。習近平獨裁不是對體制的背叛,而是體制的結果。 如果想做自由的公民,就沒有必要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甚至對党彈琴與習謀皮。

本身為一名中國憲政學者的許志永是中國新公民運動的創始人,他主張公民以非暴力方式維護公民權益。宣導教育平權、要求官員財產公示、懲治腐敗等。早在2012年11月習近平上台之初,許志永就曾撰文向習近平勸諫,主要參與者其後遭到抓捕判刑,他本人也於2014年被判入獄4年。

《勸退書》歷數習近平執政後棄民主、法治和人權,強化獨裁專制,暴力維穩,在新疆大建「再教育營」,壓抑民間言論和思想,以打造虛假的太平盛世,致社會矛盾和危機重重。

許志永指,習近平並非政治家,因其沒有思想和不清楚治國方向。在「中國夢」、「民族復興」等標語下,強權扭曲市場,導致經濟每況愈下;邊喊改革開放,邊為馬列招魂;邊講治理現代化,邊強調黨領導一切……許志永質問習近平要把中國帶往何處?到底是民主法治,還是一尊獨裁?是現代化,還是文革化?

信中列舉習近平作為「權力狂人」卻無治國理政能力的實例,如習近平發明「妄議罪」,致社會再無諫言和改良空間;身兼十陣列長,但在決策時毫無判斷力,推出「政治爛尾工程」雄安新區和「一帶一路」戰略等,致萬億財富打水漂,被民間戲稱「大撒幣」;而習近平推出的另一個虛假的精准扶貧工程,亦無法成為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

許志永也指出習近平在重大危機前失誤連連。中美貿易戰即是其折騰的結果;而香港民主示威亦是中共不斷蠶食香港自由、法治所導致;當前的武漢疫情,當局未汲取2003年非典教訓,習近平遲遲不批准公開真相,災禍即來卻下令封城。

《勸退書》最後指出一個修憲永續和瘋狂維穩的習近平,正在掏空中國,打造一個人人負債的「美麗窮國」,而國人正在為此買單。許志永表示,自己為中國的未來深切憂慮,願做《皇帝的新裝》中說出真話的孩子,要求習近平勿逆流而動,而是歸隱休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