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江静玲:英国硬脱欧的中国因素

2019-08-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英国首相约翰逊(右)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握手。(美联社)
英国首相约翰逊(右)和法国总统马克龙握手。(美联社)

七大工业国集团(G7)峰会于24日在法国登场。相较去年加拿大七国集团峰会,今年的国际局势和地缘政治大环境,更加险恶复杂─美中贸易战持续激化,英国今年十月底硬脱欧机率剧增,迫使与会的美、英、法、德、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七国,以及欧洲联盟,必须在没有中国出席的峰会中,审视英国硬脱欧的中国因素,包括对欧盟与中国,以及欧盟和美国跨大西洋关系的影响。

七国集团峰会去年在加拿大召开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与会其他国家元首,因贸易争端和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问题上立场不一,不欢而散。今年法国七国集团峰会,美国之外的其他与会六国和欧盟主张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支持透过多边机制协商合作,包括WTO解决分歧的立场依然未变。但美国特朗普总统执意挑战中国,并借着支持英国硬脱欧剑指中国的逆向操作方式,令本次峰会更加充满山雨欲来的气息。

欧盟对中国经济策略和实践方式与美方一样有共同的关切,但欧盟不支持特朗普政府与北京直接对抗,发动贸易战。可是过去这一年来,中美对峙不但未和缓反而更激化。另一方面,欧洲内部也出现新变化------五年一度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显示极右和民粹主义在欧洲兴起,2008年金融风暴以来拥抱中国投资的态度,也首度出现了警觉性。

这些变化,在今年七月主张硬脱欧的约翰逊成为英国新首相后,再次发生转折。转折点不仅在于英国硬脱欧恐将成真,还在于特朗普总统支持英国硬脱欧。美英两国领袖在本次七国集团峰会前多次通电,继英国外相拉布到华府,白宫国安顾问博尔顿也到伦敦访问。美国传递给英国的讯息是将把两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列为优先项目,以协助并确保英国硬脱欧后成功起飞。


七大工业国集团(G7)峰会于2019年8月24日在法国登场,中为英国首相约翰逊。(美联社)
七大工业国集团(G7)峰会于2019年8月24日在法国登场,中为英国首相约翰逊。(美联社)

对于英国,美国此举不啻是雪中送炭。关键是,美国如此做并非不求回报的,特朗普到底想从英国得到什么?退出伊朗核协议后的美国希望已加入波斯湾巡航保护运油船的英国可以与特朗普政府同样宣布伊朗核协议无效,但从现状观察,英国即使脱离欧盟,对伊朗政策仍将会跟欧盟同步,不会即刻追随美国。

中国才是特朗普政府支持英硬脱欧的主要目标。英国是中国进军欧洲的桥头堡,也是最早与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合作的欧洲国家,美国以国安为由在欧洲封杀华为,没有比身为五眼联盟成员与美国有情报分享关系的英国率先切割与华为合作更具成效和说服力的示范,但华为对英国不仅是安全同时是经贸议题,英国政府因而迟迟未对华为和5G网络做出最后决定。特朗普政府欲借英国硬脱欧重新平衡过去十多来因中国介入逐渐失衡的美英关系,在欧洲地缘政治转型期,以英国为起点打击中国在欧洲的布局。

英国在欧盟中一直扮演对华政策的主导角色。选择脱欧前,英国在经贸和外交上与中美两国间维系着和谐关系,欧盟亦复如此。失去英国后的欧盟立即面临的是必须自我盘整出一套新的对华策略,对于欧盟,这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挑战。

英国硬脱欧牵动的中国因素,不单止于英国,在美中对峙激化下,华府和北京未来在欧洲的战线,将会更分歧,更复杂,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