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劉青:復旦殺手爲何廣受同情?

2021-06-18
Share
評論 | 劉青:復旦殺手爲何廣受同情? 刺殺上海復旦大學數學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的該校海歸研究員姜文華
(姜文華資料圖)

大陸社會現今瀰漫濃厚戾氣,惡性殺人、隨意殺人案件層出不窮,造成大陸莫名的恐慌氛圍。在諸多衆人譴責的惡性殺人事件外,復旦大學特聘教授姜文華持刀殺死黨委書記王永珍一案,兇手卻意外獲得廣泛一面倒的同情甚至讚揚。以致復旦大學爲此特意發佈公告,表示強烈譴責“是非顛倒、黑白不分的網絡言論”。復旦大學甚至發起網上募捐活動,要爲被殺的王永珍遺屬募集款項,然而引來的全是一片嘲諷乃至怒斥。人們紛紛要求公開建立姜文華老師的募款賬號,說姜文華的雙親纔是需要同情和幫助的。

社會熱議的這種傾向於復旦殺人案發生不過一、二天,便有自稱姜文華師兄之人撰文,清晰具體地介紹姜文華有關情況。文章詳細介紹姜文華從小就是書呆子氣的學霸,不論在復旦附中、大學以及留學美國,都是成績斐然而且屢獲獎項,包括獲得復旦大學首屆校長獎;說姜文華絕對是個心地乾淨的人,醉心於學術研究不爭名圖利,就是受了咽不下去的委屈姜文華也會咬着牙將其嚥下去。

網上還有自稱姜文華母親的人發表文章,講述姜文華的學術論文被王永珍署名剽竊,而且還因此利用職權對姜文華打壓迫害。另有女兒任奕怡被關精神病院的母親,在網上揭露黨委書記王永珍利用復旦大學名義,不經醫院診斷也沒有告知並獲得家長的應允,即將其女兒任奕怡送往精神病院關押,以致任奕怡不堪這種壓力和精神凌辱跳樓自盡。任奕怡的母親並將其後與王永珍的往來微信,盡數發表在網絡上以證王永珍的黨棍行徑。

被刺殺的上海復旦大學數學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上海市楊浦區政府官網)
被刺殺的上海復旦大學數學學院黨委書記王永珍(上海市楊浦區政府官網)

復旦大學雖然對網絡輿論同情讚揚姜文華表示強烈譴責,但是卻對這些披露王永珍的惡行一言不發,這無疑讓人們有理由相信絕非空穴來風。面對慣於凌辱欺壓良善者遭受報復,雖然採用殺人極端手段會有理性聲音不願苟同,但是不少民衆覺得罪有應得也確是社會心態。而大陸對於王永珍之被殺輿論幾乎一邊倒,則不僅僅因爲這是一個只關係姜文華、王永珍的個案,而是在大陸有普遍意義和激發普遍感受才導致的。

大陸黨棍官吏欺凌一般民衆普遍而且常態,且不說中共從根上就將人分三六九等,歧視、欺凌在政策上就是共黨基因一環。例如,以戶口城鄉將人從出生便進行等級化,官吏與一般民衆在經濟保障和優渥程度上相差甚遠。即便是黨棍官吏其他欺凌、魚肉普通民衆之事,也是隨時隨刻大量發生。大陸上訪民衆總是千萬數量級的,中共在胡溫執政之時曾經公開承認,數以千萬計的訪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全有正當上訪理由。也就是說,訪民們都遭受過不公或欺壓迫害,而這些上訪全不是因爲戶口等政策性不公,基本全是遭遇黨棍官吏橫蠻暴虐、欺壓侵害。

所以,大陸社會之所以一邊倒地同情姜文華殺人,是因爲在大陸民衆眼裏,這不是一個殺人個案,而是飽受凌辱欺壓卻毫無公正通道的長期社會體驗;通過姜文華殺人一案,得到了情感宣泄的機會。其實,當年楊佳跑到上海手刃六警並重傷多警卻獲得了一片讚揚,並且其死亡忌日至今祭拜不斷,就是比姜文華殺黨委書記更爲影響深遠的同類案件。這其中的道理,在楊佳的一句名言中得到很好詮釋: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其實,世界上其他社會也多有類似的社會情感表現。例如,美國以藝術形式表現的電影《第一滴血》就是說遭受欺凌迫害而沒有尋求公正的通道,最終以極端暴烈的大開殺戒的方式來解決,也是被社會普遍視爲英雄式的壯烈之舉。大陸近期諸多震驚社會的惡性殺人案件,大多全遭到社會輿論強烈譴責、憤怒批判,而唯獨姜文華殺黨委書記一案受到普遍同情,其中的道理和不同之處盡在於此。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