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国安法审查电影 香港电影业神话能否延续?

2021-06-11
Share
引用国安法审查电影  香港电影业神话能否延续? 香港引用国安法审查电影
RFA制图

港版国安法影响到香港社会多个层面,周五(11日)香港政府宣布,落实把国安法引进电影审查制度。如认为影片内容“可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行”、或损害香港政府维护国安的行为,则应得出“不宜上映”的结论。有电影从业员认为,指引界线模糊,令业界日后避免拍摄擦边球的题材。亦有学者分析,这次修例不止收窄电影从业员创作空间,亦会对电影投资者造成影响。



电影《表姐,你好嘢!》对白:到时候,联合声明完了。一国两制完了。基本法完了。

电影《无间道》对白:对不起,我是警察。


资料图片:2007年2月26日,香港导演刘伟强与梁朝伟和刘德华主演的电影《无间道》海报合影。(路透社)
资料图片:2007年2月26日,香港导演刘伟强与梁朝伟和刘德华主演的电影《无间道》海报合影。(路透社)

这些香港经典电影的情节,在新修订的《电影检查条例》,或者全部不合格。因为新修订的电检条例指引列明,检查员应留意片中“可能构成危害国家安全罪行”的行为,或活动所描绘,以及留意被视作认为“认同、支持、宣扬、美化、鼓励或煽动”等内容。如影片“相当可能”构成危害国安罪行,例如煽动分裂国家、宣扬恐怖主义、或展示具有煽动性的刊物等,并考虑到影片对观众的影响,使其可能危害国家安全,该影片便“不宜上映”。

除了禁止上映外,指引又列明可删减部分影片内容,片中如有“暴乱、纵火、刑事毁坏”等破坏公众秩序的暴力场面,而相当可能“鼓励或煽动”观众仿效相关行为,片段则应被删减。

指引又特别提到纪录片,列明如果影片“声称”是纪录片,或报道、重演与香港情况有密切关系的真实事件,令香港观众“相当可能”对影片内容有“较强烈的感受”,而相信片中全部内容。指引要求检查员要更审慎,留意影片是否有偏颇、未经核实、虚假或误导的内容,以及有多大可能令观众模仿。


资料图片:2020 年 9 月 17 日,香港一家电影院屏幕上显示沃尔特·迪士尼影业电影《花木兰》预告片。(路透社)
资料图片:2020 年 9 月 17 日,香港一家电影院屏幕上显示沃尔特·迪士尼影业电影《花木兰》预告片。(路透社)
国安法界线模糊令从业者无所适从

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发言人田启文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相关条文界线模糊,担心影响香港电影业创作。他预计,面对条例带来的不明朗因素,香港电影业将不会拍摄一些擦边球的题材。

田启文:“警匪片的会有,例如恐怖份子来港犯案,之后被你拘捕,都是有犯案的意图,但这意图是否构成,这些都不可制作?我们也不知道。这界线也是不清晰,如何危害国家安全呢?做了些什么?例如说了一句对白,是否会危害国家安全?大家当不清晰时,大家就不做,这就是最安全,但这是否对香港电影业有好处?”

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讲师梁丽娟则认为,修订将增加电影从业员的限制,令他们日后在创造上畏首畏尾。她说,修订亦对电影投资者造成影响。

梁丽娟:“对香港电影从业员来说,会建立多了一些限制,以致他们未来拍电影的时候,都要畏首畏尾,或者要忌惮,就算你可以拍,但拍出来之后,过不了电影检查,也就是说你拿不到播放证书,就不能公映。这样会不会对投资者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资料图片:参观者在香港一家博物馆观看李小龙功夫电影海报。(法新社)
资料图片:参观者在香港一家博物馆观看李小龙功夫电影海报。(法新社)

舒琪:80年代订立电检制度其一原则 确保不因政治禁映电影

前香港演艺学院电影电视学院院长舒琪,在80年代曾有份参与电检制度的立法工作,他向媒体忆述,在电检制度立法前,管制电影放映的原则和守则只属内部依据,并无法律依据,直到1988年政府立法,而当时设立《电影检查条例》其中一个原则,是确保“政治”不能成为给删减或禁映电影的原则,据他所知,立例至今没有一部电影因政治因素而被删减内容或禁映。被问到这次修例是否意味香港电影将被政治审查,舒琪表示不评论。

反送中题材短片未获“证明书”取消放映

言犹在耳,一个民间举办的电影节周五(11/6)宣布,其中一套本地参赛短片《执屋》取消放映。主办方在社会媒体交待,因电影、报刊及物品管理办事处未能在放映前发出“核准证明书”或“拒绝核准证明书”,故取消在五场节目中放映该片。记者正向当局查询求证,暂未获回覆。

这短片讲述2019年秋天,反送中运动中一对小情侣的故事,当中提及两代人的矛盾、黄与蓝、撕裂与修补。


记者:郑日尧 李颖     责编:胡力汉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