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年輕倡議者:無懼二十三條繼續爲港人在海外發聲

2024.02.13 09:52 ET
專訪香港年輕倡議者:無懼二十三條繼續爲港人在海外發聲 羅子維在臺灣積極參與香港倡議和向民衆解說香港一國兩制的失敗經驗,希望協助守護臺灣的民主。
受訪者提供

港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如箭在弦,多項罪名均針對在海外從事香港事務的倡議者。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專訪兩名分別在英國和臺灣爲香港做國際遊說,打"國際線"的年輕倡議者,瞭解來勢洶洶的新法對國際倡議者的影響以及他們堅持爲港人發聲的原因。

“我叫鄺頌晴,我來自香港,已從事公民倡議者的工作多年.......”

以英語作自我介紹的鄺頌晴,是流亡英國的香港倡議者之一,正在攻讀法學博士,也是對華跨國議會聯盟的資深分析員。鄺頌晴已活躍香港民主運動多年,在反送中運動後,繼續爲香港議題做國際遊說,在港的家人因此曾被港警傳召問話。港府在《國安法》後,再加推《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鄺頌晴表示,新法加入知情不報等罪行,會對還有家人在港的海外倡議工作者,構成很大的心理負擔。

鄺頌晴:“這幾年來,我遇到最大壓力是擔心會對我身邊的人,造成什麼的影響。因爲是我自己選擇了這條路,幫助香港做一些倡議的工作,但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並沒有選擇這樣的方向,但是我把他們拉下水,然後讓他們遭受到不少的滋擾。二十三條立法怎麼去執行‘知情不報’的罪行,還很難看清楚,但就是會對身邊的人有影響,是一直在加壓,希望我們會所謂的知難而退,選擇他們心中從良的路。”

鄺頌晴表示,國際遊說屬高壓和高風險工作,但會以笑應對和減壓。(受訪者提供)
鄺頌晴表示,國際遊說屬高壓和高風險工作,但會以笑應對和減壓。(受訪者提供)

鄺頌晴:海外倡議風險高難需保持高度警覺 難享受常人生活

鄺頌晴表示,做海外倡議工作,要長期承受複雜糾結的心情,面對國家機器,每天也要高度警惕保護自己,身邊環境稍有異樣,也會觸動她的神經。

鄺頌晴:“你不會知道他要用什麼方法,嘗試找出你住那裏,是很小心翼翼和顧慮很多。例如說我最近家裏被放了一張寫中文的外賣平臺傳單,整棟樓只有我一個人收到,然後我就在想爲什麼只有我一個收到,還是寫中文,我是不是有什麼奇怪,我就會疑神疑鬼,然後那幾天出入都很小心,出門的時候會留意有沒有被跟,因爲你怕如果沒有想很多的話,如果出事了,就會連累到很多的其他人。”

《基本法》二十三條被通緝風險俱增 鄺頌晴以黑色幽默笑着應對

過去一年,海外香港倡議者被懸紅通緝已增加至雙位數,鄺頌晴笑言,相信自己和不甘心服輸,用黑色幽默自我嘲笑,以笑減壓,是她維持能爲港人打“國際線”動力的力量泉源。

鄺頌晴:“這四年來還是有非常傷心和非常心灰意冷的時候,你要放棄的話,會有一百多個理由,例如說太危險以及沒有看見成功的可能性,但是我不甘心,而且我知道我做事情是對的。看到通緝有懸賞的時候,第一個反應是問:怎麼還沒有輪到我?是不是我還做得不夠多?之後開始跟朋友說,如果是我被通緝然後有懸賞的話,要不要把我賣掉然後我們把錢分了,會說這種奇怪的玩笑,用非常黑暗的幽默感去應對那種蠻壓抑的心情。”

鄺頌晴相信滴水能穿石,港人國際遊說已見成效,歐洲政界已加深瞭解香港的情況。(受訪者提供)
鄺頌晴相信滴水能穿石,港人國際遊說已見成效,歐洲政界已加深瞭解香港的情況。(受訪者提供)

鄺頌晴相信滴水能穿石,她表示,反送中運動至今已經歷4年多,經過不同的香港倡議者的努力,歐洲政界已對香港情況加深瞭解和關注,面對來勢洶洶的二十三條,她表示,會繼續做海外解說,向國際社會揭開藏在法律條文背後的魔鬼。

另外,在臺灣做香港倡議的羅子維,也做好爲香港付出更大代價的準備。

羅子維:願爲手足完願犠牲 與家人訣別在所不惜

羅子維流亡臺灣前,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反送中運動改變了香港和他的命運,隻身赴臺繼續未完成的學業,也爲香港做倡議。面對《基本法》二十三條,他表示,已有準備要與家人斷絕往來。

羅子維:“坦白講,我已經做好這個心理準備,可能會被通緝,可能我和親愛的家人、親人們和朋友們不能再聯絡,心裏面一定會難過、遺憾。即使要跟家人切斷關係,但是我覺得也是在所不惜。我相信即使他們發表一千個聲明批評我的作爲,但他們的心底裏面也是會默默的支持着我的工作,我希望可以繼續努力,繼續爲香港服務。”

明知山有虎,但羅子維相信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無法放下與“手足”們的交託,再艱難也要堅持做香港議題倡議。

羅子維表示要完成手足的交託,已做好可能被通緝要與家人斷絕來往的準備。(受訪者提供)
羅子維表示要完成手足的交託,已做好可能被通緝要與家人斷絕來往的準備。(受訪者提供)

羅子維:“在高風險的時機還要繼續倡議,因爲有很多朋友因爲反送中運動而坐牢,如果那麼輕易放棄的話,我覺得對不住那些爲香港付出的勇士們;還有梁凌傑先生那個黃色雨衣的身影,梁健輝、周梓樂等等,這些勇敢的爲香港已經付出了生命的人,讓我不敢停下,如果我再退後的話,香港怎麼可能光復呢?責任感是我參與政治倡議工作的唯一原因。”

羅子維:守住臺灣民主 光復香港纔有希望

羅子維過去一年,參與協助不同的香港議題活動,也自發曾在大選前單車環島,把香港的一國兩制失敗經驗,傳播到不同縣市,也有出席不同的政論節目,以港人視角向臺灣觀衆解說中國的統戰滲透。他希望,能以自身的經歷,協助守護臺灣。

羅子維:“我相信光復香港是自由對抗威權中國建的前哨,如果我們這些還沒有死、還沒有被抓,還有自由的倡議行動者,能夠繼續的參與其他國家的民主運動,用民主來對抗威權的滲透,我相信光復香港纔有機會。我們要親身參與進臺灣的社會當中,參與進臺灣的民主防衛運動,守住臺灣的民主,抵擋中國的入侵、滲透和統戰,成爲光復香港的基礎。”

相對英美,在臺灣的香港倡議者人數比較少,但羅子維相信,支持民主的人同屬一家,不論身在何方,港人都會團結不同力量,反抗中國迫害。

記者:自由亞洲電臺中文部    責編:許書婷、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